谁是当代的法利赛人

台湾 静静

每当看到圣经上主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马太福音23:13)我就会想起耶稣作工时法利赛人拦阻信徒跟随主耶稣的事,但令我不解的是:法利赛人祖祖辈辈都在事奉神,他们熟读圣经,精通律法,外表特别敬虔,怎么能疯狂地抵挡主耶稣,甚至勾结罗马政府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呢?为此我也寻求了好多人,但都没有明确的答案,直到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借着看神的话,我才对法利赛人的实质有了分辨。

小时候我就跟妈妈信了主耶稣,主赐给了我们丰丰富富的恩典,因此我们对主充满了感激。之后,我就和妈妈一起聚会、读圣经、祷告,妈妈也一直热心事奉主,经常奉献钱财,扶持软弱的弟兄姊妹。

一天,我给妈妈打电话时,妈妈告诉我主耶稣已经回来了,带来了新工作,还说我们以后不用奉主耶稣的名祷告,要祷告全能神的名,她已从全能神的话中确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妈妈的话让我一惊,我心想:“妈妈是一个很虔诚的基督徒,牧师也一直告诉我们要守住主耶稣的名才能被提进天国,她怎么弃掉主耶稣的名去信全能神了呢?”但又一想:“现在灾难越来越大,圣经的预言也都基本应验了,各种迹象表明主应该回来了,万一主真的回来了,我拒绝不接受,不就被主撇弃了吗?”此时我很矛盾,就一直跟主祷告:“主啊,你真的回来了吗?如果真是你回来了,求你引导、带领我,我不愿做信你却弃绝你的人。”祷告后,我想到迎接主来是大事,得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了尽快把事情弄清楚,我买了机票回到了娘家。

到家后,妈妈有点急事出去了,这时牧师来看望妈妈,他刚坐下就对我说:“你妈最近信了‘东方闪电’,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现在不用祷告主耶稣的名了,而是祷告全能神的名,主给了你们那么多恩典,你妈怎么能信全能神呢!”牧师又说了很多抵挡、亵渎全能神的话。我心想:“事情怎么还严重了呢,不过牧师可是主的仆人,比我们明白的圣经多,妈妈要是信错了可怎么办呀,等妈妈回来后我一定要问清楚。”

妈妈回来后,我迫不及待地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却告诉我:“主耶稣和全能神是一位神,末世全能神是在主耶稣作的工作的基础上又作了一步话语审判洁净人的工作,正应验了圣经中说:‘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得前书4:17)咱们都知道现在整个宗教界都没有圣灵作工,同工之间勾心斗角,牧师讲道也是老生常谈,只讲一些圣经知识、神学理论,丝毫解决不了我们现实的问题和难处。就在我灰心绝望时刚好认识了全能神教会的姊妹,借着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教会荒凉是因神作了新的工作,只有跟上羔羊脚踪的人才能得到生命活水的供应,获得圣灵作工。现在我们天天读全能神的话语,享受从宝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浇灌供应,也恢复了以往对神的信心,感觉信神越来越有路了。我本想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弟兄姊妹,没想到牧师知道后不但不寻求考察,反而还带着长老、执事来搅扰我,叫我不要信全能神,他们还说了很多亵渎神的话,并封锁教会不让弟兄姊妹和我接触,执事还经常打电话警告我,说我如果再给弟兄姊妹传福音就报警抓我。”

说到这儿,妈妈拉着我的手对我说:“静静,我们不能再崇拜牧师了,应该顺服神,听神的话,咱们信主最大的盼望就是能迎接到主的再来,这次回来你一定要好好考察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看全能神的话,你就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的再来了!”听了妈妈的话,我心想:“现在台湾的教会光景也不如以往了,我虽然每个礼拜都去聚会,但却没有什么收获,这次见到妈妈,我发现她确实比以往明白了不少真理,说话也比较有见地了,莫非全能神真是主的再来?可是为什么他们不祷告主耶稣的名了呢?不行,我得好好考察一下,把这个问题弄明白。”于是,我答应妈妈和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见面,考察全能神的作工。

晚饭后,妈妈请来了全能神教会的姊妹,我对姊妹说:“牧师经常给我们讲一定要持守主耶稣的名才能得救,因圣经上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主的名是不会变的,可你们怎么说不用祷告主耶稣的名而要祷告全能神的名了呢?这方面我不理解,请你们说说吧。”

察全能神的作工

姊妹微笑着说:“其实,神原本是灵,没有名,神就是神,只是因着工作的需要,时代的不同,神才起了不同的名,全能神说:‘“耶稣”这个名是为了救赎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稣再来还能叫这个名吗?还能作救赎的工作吗?为什么耶和华与耶稣是一,但他们却在不同的时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为工作时代不同吗?就一个名能将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吗?这样,只有在不同的时代来叫不同的名,以名来更换时代,以名来代替时代,因为没有一个名能将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将神的具有时代性的性情代表出来,只要能将工作代表出来即可。所以,神能选用任何一个适合他性情的名来代表整个时代。’(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三)》)‘耶稣这一个名,即“神与我们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吗?就能把神说透吗?人若说神就只能叫耶稣,再不能有别的名,因神不能改变他的性情,这话才是亵渎!你说就“耶稣”一个名——神与我们同在,就能将神代表得完全吗?神能叫许多名,但在这许多名中,没有一个名能将神的一切都概括出来,没有一个名能将神完全代表出来,所以说,神的名有许多,但就这许多的名也不能将神的性情全都说透,因神的性情太丰富了,简直让人认识不过来。人没法用人类的语言把神尽都概括……就一个特定的词、一个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将神的全部代表出来,那你说神的名还能固定吗?神如此伟大、如此圣洁,你就不容他在每个时代来更换他的名吗?所以,在每个时代神自己要亲自作工的时候,他就用符合时代的名来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这个具有时代意义的特定的名来代表本时代的他的性情,是神将神自己的性情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出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三)》)神的话说得很明白了,神太伟大、太智慧了,任何一个名字都无法将神的全部性情与所有所是代表出来,神在每一个时代只作一部分工作,只发表一部分性情,所以神用具有时代意义的特定的名来代表他本时代的工作及所发表的性情,这就是神在每一个时代更换名字的原因。就如律法时代,神的名叫耶和华,这个名是神在律法时代所作的工作,以及神发表的威严、烈怒、焚烧、咒诅、怜悯人的性情而取的名。到了恩典时代,人都尊主耶稣的名为圣,奉主耶稣的名祷告就能病得医治、罪得赦免了,耶稣这个名是根据神在恩典时代所作的救赎工作和神怜悯慈爱的性情而取的名。到了国度时代,神发表话语作了一步审判刑罚的工作,并把他的全部性情都向人显明,又取名叫全能神,这个名也是根据神在末了时代所作的审判工作和所发表的性情而取的。所以,神的名字不是一成不变的,神会根据工作的需要更换神的名字,以名来更换时代。”姊妹的交通让我想到启示录1章8节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腊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原来神早预言末世他的名叫全能神!我高兴地说:“这话说得太实际了,真没想到神改变名还有这些奥秘,神真是太全能了,神的性情也太丰富了,一个名确实不能把神代表完全。感谢神的带领,使我明白了神取名的意义,这是我看圣经所不能明白的啊!不过姊妹,我还有一事不明白,牧师长老常常告诉我们,要儆醒等候主来,现在听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他们应该带着弟兄姊妹寻求考察神的作工,怎么能拦阻弟兄姊妹考察,甚至还抵挡定罪神的末世作工呢?”

姊妹说:“你提的这个问题很关键,直接涉及我们能否迎接到主来的大事。其实,当初主耶稣来作工的时候,就遭到宗教界的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的疯狂反对、抵挡、定罪,咱们要是知道法利赛人为什么会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就不难理解当今宗教界的牧师长老为什么会抵挡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了。我们先读一段神的话:‘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误。而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姊妹交通说:“神的话把法利赛人抵挡神的根源、实质说得很清楚,因他们的本性狂妄自大,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他们虽熟读圣经、精通律法,但他们不喜爱真理,也从来不寻求真理,只注重用经文的字句来装饰自己,目的是为了显露自己,让人都仰望、崇拜。当神来作工时,他们顽固持守自己的观念想象,把神定规在圣经中,认为只要不叫弥赛亚就不是基督、不是神,即使主耶稣讲的道再高、再对、再是真理,说的话再有权柄、能力,他们也丝毫不寻求,反而处处抓主耶稣的把柄,到处散布各种谣言,毁谤、定罪主耶稣的作工,甚至还带领犹太百姓否认基督、定罪基督,把犹太百姓都带到了抵挡神与神为敌的道路上,使人都成了撒但的帮凶和傀儡。末世全能神来了,发表了数百万字的话语,作了一步审判刑罚的工作,同样遭到了宗教界首领的疯狂抵挡和定罪,他们跟当年的法利赛人一样,也是凭着撒但的狂妄本性,顽固持守自己的观念想象,认为主回来只要不叫耶稣就不是神,他们明明知道全能神教会见证主回来了,全能神教会有圣灵作工,不仅不带领弟兄姊妹寻求考察真道,反而还散布谣言谬论抵挡、定罪神的末世作工,拦阻信徒寻求考察,从中看到他们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撒但本性,他们走的就是法利赛人的道路。如果我们信神不注重听神的声音,而是盲目听从牧师长老,甚至听到神的声音也不寻求考察,那将会错失神拯救我们的机会。”

定罪神的末世作工

妈妈又交通说:“法利赛人祖祖辈辈信神,熟读圣经,外表也很敬虔,当初的犹太教百姓就是被他们的外表所迷惑,而盲目听信、崇拜他们,随从他们抵挡、定罪主耶稣,把主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最终触犯了神的性情。我们今天不也是这样吗?认为牧师是神学院毕业的,他们明白的圣经多,事奉主、为主作工多年,就崇拜、仰望他们,可他们面对神的末世作工丝毫没有寻求真理的心,还盲目地抵挡定罪,他们根本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也不是接受真理的人,怎么可能听到主耶稣回来了就能寻求、考察、接受呢?静静,我们不能再盲目崇拜人受人迷惑了,我们信神就该听神的话,凡事按神的话实行。神末世道成肉身主要就是借着发表真理审判人、洁净人、拯救人,凡是能听见主的声音寻求接受的,就是聪明童女与主一同赴筵席了,这也正应验了主耶稣说的话:‘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约翰福音10:27)我们得做聪明的童女,多读全能神的话,看看全能神的话能不能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有没有真理的发表。”听后我心想:“是啊,想想牧师长老他们都还没有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就盲目定罪,这不是太武断了吗?我如果随从他们不考察、不寻求神的末世作工,这不就是在跟随人吗?信神就得听神的话,怎么能听信人的呢?”于是,我决定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之后,我每天如饥似渴地看神的话,还和弟兄姊妹一起交通对神话语的认识。渐渐地,我明白了神三步作工的关系,虽然每个时代神的名、神的作工不同,但三步作工紧紧相连,都是一位神作的。我也明白了妈妈接受全能神的作工,祷告全能神的名,是跟上了神的作工步伐,迎接到了主的再来,不是另外又信了一位神。借着读神的话,我以往信主时的很多困惑也得到了解决,从神的话中我认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感谢神!能迎接到主的再来,这是我的福气,也是神恩待了我。

回家后的一天,我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说她去给教会的弟兄姊妹传全能神的末世福音,牧师封锁教会不让弟兄姊妹接触她,还说了很多亵渎神的话,教堂的执事也经常打电话恐吓威胁要报警抓她,后来她迫不得已以照顾外婆的名义离开了家乡。听到这些,我很气愤,同时对牧师长老抵挡神、与神为敌的实质又看清了一些。

之后,我很快联系到了当地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借着和弟兄姊妹一起聚会,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就想把神的末世作工告诉给那些苦盼主再来的弟兄姊妹,让他们早一天来到神面前蒙神拯救。于是,我联系教会的弟兄姊妹,给他们见证神的末世作工,没想到一弟兄说:“‘东方闪电’的道讲得很高,牧师说我们身量小,让我们不听、不看、不接触,我可不听。”我又给一个姊妹传福音,当时姊妹听后直说这道好、有真理,没想到她过后却给牧师打电话,第二天我就被牧师带进办公室,当时屋里有传道人、牧师、师母、执事、组长等七人,他们把我围在中间,像审问犯人一样逼问我是不是接受了“东方闪电”。面对这些人我有些胆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只有默默地跟神祷告:“神啊!你知道我身量小,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我很害怕,求你带领我,保守我能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万有之首全能神,宝座之上掌王权,掌管宇宙和万有,正在全地带领咱。时时和他有亲近,安静来到他面前,一时一刻别错过,随时都有功课学。周围环境及人、事、物都有宝座的许可,千万别生埋怨的心,否则神不赐恩典。”(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六篇说话》)“我是你的磐石,是你们的靠山。”(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六篇说话》)神的话语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明白了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这些人也在神的手中,神是我的后盾,我还怕什么,今天我临到这个环境也有神的许可,神要检验我对他是否有真实的信,能否在撒但势力围攻时为神作见证。明白这些后,我平静了好多,能坦然面对这样的环境了。

接着牧师、执事凶巴巴地问我:“谁给你传的福音?谁让你来教会偷我们的羊?不管谁来教会偷羊,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他们还说了很多亵渎、定罪神的话。我气愤地反驳道:“‘东方闪电’是主耶稣的显现作工,这正应验了主的预言:‘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马太福音24:27)面对主的显现你们不但不寻求考察,还说我来偷羊,哪只羊是你们的?你们这样说不是站错地位了吗?我们都是主的羊,主才是我们的好牧人。今天我把主耶稣再来的好消息告诉给苦盼主来的弟兄姊妹,这有什么不对吗?你们拦阻人考察真道,剥夺人考察真道的权利,这样做合乎主的心意吗?”

拦阻人考察真道

牧师见我不妥协,脸色更加难看,说:“你别再信了,赶紧回头吧!你看李姊妹就是信了‘东方闪电’,人都不正常了。”我心想:“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前几天我看到李姊妹很好、很正常,我真没想到牧师这么恶毒,为了拦阻我信全能神,居然还作假见证,明目张胆地散布谣言,难道他们就不怕触犯神的性情吗?”于是我对牧师说:“圣经上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马太福音7:1)你们随意论断、定罪人,这合乎主的心意吗?李姊妹正直善良,真心信神,而且身体健康,根本就不是你们所说的那样,你们为什么说谎,给人编造谣言呢?这是在遵守主的教导吗?”牧师看到他们的阴谋被揭穿,更加疯狂地论断、亵渎全能神。我想到主耶稣说:“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它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马太福音7:6)我知道跟他们说再多也没有用,于是就不再说话了。牧师警告我说:“不许再来偷羊,再不悔改,你会下地狱的!”我义正辞严地反驳说:“人的命运结局都是神主宰安排,我下不下地狱,不是你说了算,是神说了算。”牧师气急败坏地吼道:“以后教会不欢迎你来,我们要开除你!”我心想:“现在教堂里一点圣灵作工也没有,你们还为所欲为,一点敬畏神的心都没有,把教堂都变成贼窝了,你们就是留我,我也不能再跟着你们这些假牧人抵挡神了。”于是,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堂。

回到家后,刚才的一幕幕像过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浮现,使我的心无法平静。想想牧师之前为人和善、谦卑的态度与今天狰狞的嘴脸真是判若两人,就因我传末世福音他们就要把我赶出教会,还咒诅我,真是让我不可思议,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恨传全能神福音的人。

晚上聚会时,我把事情的经过和心里的困惑告诉了弟兄姊妹,一个姊妹给我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那些在大教堂里看圣经的人,整天背诵圣经,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个人能认识神,更没有一个人能合神心意。他们都是无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处教训‘神’的人,他们都是打着神的旗号却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都是故意搅扰人走上正道的魔头,都是拦阻人寻求神的绊脚石。他们虽然都‘体魄健壮’,但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哪里知道他们就是带领人抵挡神的敌基督呢?哪里知道他们就是专门吞吃人灵魂的活鬼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读完神的话,姊妹交通说:“神的话把宗教界牧师长老抵挡神的实质揭示出来了,他们虽口里信神,却只信天上渺茫的神而故意抵挡地上的基督,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饭碗不惜将神重钉十字架,他们的本性实质跟法利赛人同出一辙。回想主耶稣作工期间显了很多神迹,比如五饼二鱼使五千人吃饱、让瘫子行走、瞎子看见、死人复活等等,主耶稣的作工轰动了整个犹太,许多人都跟随了主耶稣。法利赛人意识到,如果主耶稣继续这样传道作工,人都会跟随主耶稣,他们的地位、饭碗自然就不保了,于是他们联合罗马政府把主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法利赛人宁可钉死主耶稣不要赎罪祭,宁可犯下滔天大罪抵挡神、得罪神,宁可子子孙孙遭受咒诅,也要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法利赛人抵挡定罪主耶稣的恶行完全暴露了他们仇恨真理、抵挡神的恶魔实质。同样,今天宗教界的牧师长老外表谦卑、敬虔,但当他们看到全能神作末世的审判工作,发表的话语都是真理,有权柄、能力,有很多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听到了神的声音都归向了全能神,他们害怕所有信神的人都跟随全能神,那就没有人再给他们奉献钱财,也没有人再高看、追随他们了,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饭碗,就采取各种手段疯狂地造谣论断、抵挡定罪全能神,甚至打着‘保护群羊’的旗号封锁教会,竭力搅扰、拦阻信徒考察真道。他们就是想搞独立王国把神的‘羊’霸为己有,让弟兄姊妹都听他们的话,顺服他们,所以他们特别仇恨全能神,仇恨传扬见证全能神的人。这些宗教界的牧师长老就是仇恨神、与神为敌的敌基督,是践踏人、吞吃人灵魂的恶魔,是地道的恶仆、凶恶的园户,就如主耶稣定罪法利赛人说的:‘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马太福音23:13)这些牧师长老不接受神的救恩,还要断送他人蒙拯救的机会,严重地触犯了神的性情,必然会遭到神公义的惩罚。”

听了姊妹的交通,我看清了牧师长老假冒为善的真面目,这些牧师长老就是当代的法利赛人。同时我也认识到神的末世作工真是太智慧了,借着发表真理把山羊绵羊、善仆恶仆都显明了,真心信神的人不管神的作工多么不合人的观念,都能存着谦卑、寻求的心考察神的作工,从神的话中认出神的声音,而那些仇恨真理的人,即便听到神的话是真理也不会寻求考察,反而还会抵挡定罪,这是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

后来听一个姊妹说,我被牧师开除出了教会,他们还在教会里公布我的名字,让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弃绝我,不准和我接触,并且加大力度抵制“东方闪电”。这使我更看清了这些牧师长老假冒为善、仇恨真理、与神为敌的实质,我不再被他们外表的假象所迷惑。感谢神的拯救,使我能有幸来到全能神面前,如果不是神的怜悯,我还会继续受牧师长老的谣言鬼话蒙蔽,最后只能因着随从他们抵挡神、定罪神,失去蒙神拯救的机会。以后我要多看神的话语、多装备真理,把神的末世救恩见证给那些还在受牧师长老谎言蒙蔽的弟兄姊妹,让他们早日脱离撒但的苦害,回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末世救恩。感谢全能神!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