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狂妄是怎么脱去的

重 生

我是个特别狂妄自大的人,加上上学后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出人头地,高居人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的毒害与熏陶,使我变得更加目中无人,自命清高。因二姐从小体弱多病,父母经常带她去医院住院,而大姐结婚早,家中十岁的弟弟和五岁的妹妹就由我照顾看管,自然而然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由我说了算。十三岁那年,我就成了家中的小主人。弟弟妹妹都怕我,都乖乖地听我的话,二姐虽大我三岁,也得听我的,谁不听话我就会大发雷霆,训斥一顿……父母知道我的性格、脾气,有时也顺着我,我认为对的事,谁也拦不住,在这种家庭环境里没人约束我,我越来越狂妄。中考时,我以艺体生考上了高中,父母引以为豪,邻居及亲朋好友也都对我赞不绝口。为此我更是心高气傲,高高在上,认为自己了不起。然而,当我上到高二时,由于家里贫穷,无奈只好退学,虽然退学了,但我的心仍不甘落后,就想在社会上干出一番事业。十九岁那年我进了水泥厂上班,车间最好的工作岗位是微机室,工资很高,还轻省。为了得着这个重要岗位,我拼命工作,任劳任怨地干活。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被评上了“先进个人”“先进个人模范”,之后被调入了微机室,老职工都夸奖我能干,年轻有为,对我刮目相看,这更助长了我的狂气,心想:“只要我想干的事,没有干不了的!”我觉得自己比谁都强,对谁都看不起,不放在眼里。

2000年1月份,蒙神的高抬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当我看到神的话说:“现在你们开始接受神的托付,能够追求做国度子民,达到做国度子民的标准,这是起步的进入。要想达到完全通行神的旨意,就得接受这五个托付,这五个托付你若达到了,那你就合神心意了,必能被神大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为了追求被神大用,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尽本分中,积极迎合教会的各项工作,拼命地受苦付代价,因此一再被提拔。2004年,我被提拔尽中层负责人的本分,就更认为自己是实干家,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比谁都强,比谁都有工作能力,于是我更加卖力地花费,盼望再度被提拔。2011年春天,因着我的狂妄本性窃取了神的荣耀,各方面工作没有了果效,被调整尽小区负责人本分。虽然本分被调整了,可我还是没从地位上下来,总觉得自己还是比别人高,比别人强,心里暗立心志:等我作工有果效了,我还会尽中层负责人的本分,别人都不行。神的话说:“我是公义,我是信实,我是鉴察人心肺腑的神!”(摘自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真是神在暗中鉴察着我的存心,神最知道我被败坏得有多深,不忍心看我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被淘汰,坠落阴间,神摆设人事物,试炼熬炼来拯救洁净我的败坏性情。

我的狂妄是怎么脱去的

2011年夏天,有一天上层带领来信通知我去聚会。到了约定时间,我骑车到了聚会的地方,另两名同工(以往的作工对象)也已到了。等了半天上层带领还没来,我不由自主地又站在地位上询问起她们的情形与工作情况,针对一些问题我还找了神的话语与她们交通,她们高兴地说问题解决了,我心里美滋滋的,不由得想:“上层带领忙,不能让我给她们聚会吗?我做了几年中层负责人,这些工作又不是没干过。”当我流露这样的想法时,第二天早上又来了一名同工姊妹(以往的作工对象),我便问她:“你也是来聚会的吗?带领没来,昨天我们三人一起交通了工作上的问题,今天带领再不来,我们就打算走了,回去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呢!”姊妹说:“带领不来了,今天咱们一起交通吧!”听了她的话,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噢,原来带领是叫她来和我们聚会的,带领安排了她浇灌我们啊!”我外表答应下来,但心里却七上八下的,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很是不服不满,心想:“叫她来浇灌我们,她能交通出什么?以往都是我给她聚会,对她我还不了解吗?素质差,道理多,自己都不进入,还来给我们聚会,带领真不会选人!唉!我这个人才带领怎么就看不见呢?我哪里不比她强……”我心里越想越苦。这时,姊妹已读完了神的话,对我说:“姊妹,你先交通吧!”我应付着说了几句,便低头不语了,坐在那里就如针扎一样难受,真想起身就走,但碍于脸面硬撑着。我发现姊妹好像受辖制似的,说话吞吞吐吐,没交通几句话,就问我们能不能听懂。此时,我心里更不服了:“还问我们能否听懂,又不是谈多么高深的真理,你读神的话我们还能听不懂吗?有你这样聚会的吗?来了也不问我们的情形与工作情况,不了解问题怎么交通真理呀……”这时,一个同工提出个问题,我看姊妹解决不了,便夸夸其谈地交通了起来,通过交通问题解决了。我瞟了姊妹一眼,看到她低着头坐在那里,我心想:“你还给我们聚会呢!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聚什么会呀!还是我能解决同工提出的问题吧!你不行,我做中层负责人还差不多!”看到姊妹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我心里暗自高兴。到了晚上,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想不通:带领怎么用她不用我呢……正想着,一个同工说:“我看来的这个姊妹也不能解决咱们的问题,还不如咱们几个人交通得好!”听到这话,我心中窃喜,但还假惺惺地说:“咱们明天和姊妹交通交通吧!”心想:“不光我不服,同工也不服,你带领不了我们,下次别来了!”第二天,我们便给姊妹提出聚会时要先了解人的情形与工作情况,再结合神的话交通解决。姊妹听了说:“好,我接受。”之后姊妹便又继续交通。我只是勉强坐在那儿,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心里抵触,根本不配合姊妹的工作,心想:听你交通还不如我回去自己看神的话呢!就盼着赶快结束聚会好回去……一天的聚会我心不在焉,最后,总算熬到了散会,我终于松了口气,骑上自行车飞快地回去约同工聚会。

晚上见了两个同工,我刚开始交通,突然就觉得身体不舒服,立时上吐下泻,半个小时后,两眼睁不开了,躺在床上,四肢无力,一动也不能动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同工担心地说:“你下午来时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得病了?”姊妹给我买来药,吃了药也不起作用。我心想:我也没吃什么东西呀?怎么会突然得了这么重的病呢?夜里我起来上厕所时走到院子里,立时心跳加速,四肢无力,一下瘫倒在地,像要断气似的,虽然我心里很清醒,可怎么也起不来。那一刻我心里很害怕,觉得要死了,痛哭流泪地向神默默地祷告:“神啊!我临到这么重的病,不知道哪里抵挡了你,求神开启我,让我认识到,我愿向你悔改……”祷告完,渐渐地不难受了,我又回到了床上躺下,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呼求,一时一刻也不敢离开神。之后,我上吐下泻的病慢慢好了,可刚硬麻木的我并没有在这事上真正寻求神学到功课。一天,上层带领又召集我们几个同工一起聚会,见面后带领就问我们:“上次姊妹来和你们聚会怎么样?”我一听这话,立刻表示对姊妹的不满,还没等我说几句,带领直接对付我:“你太狂妄自大了,不顺服神的作工,就是一个三岁小孩给你读神的话也得听呀,你不是听这个人的,是顺服神的话,姊妹给你们读的是神的话,就是交通不了什么,读神话也得听呀!你还争权夺利,不服气,排斥人,挑毛捡刺的,你这不是与神对抗吗?……”听了带领的这番话我心里很不服气,心想:“肯定是姊妹回去向带领告我的状,要不然带领怎么能知道呢?这次是完了,上层带领知道我狂妄,人性次,争权夺利,信神多年不追求真理,看来我是没有被提拔的机会了,恐怕连小区负责人都保不住了,唉,都是这个姊妹给造成的!”我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就越钻人钻事……

向神祷告认罪

聚会回来后,我心里很痛苦,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此时我心里很痛苦,因着我瞧不起姊妹,不能顺服你的作工,不维护教会工作遭到了上层带领严厉的修理对付,我活在黑暗中怨人怨事,却不明白你的心意,愿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认识自己的败坏,能够学到我该学的功课。”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很少认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这样的试炼,而是认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说我总是对你挑毛拣刺。事到如今,你对我说的、对我作的到底有几分认识?别以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万丈,你并不比别人聪明,甚至可以说,你比任何一个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爱,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从没有自卑感,似乎你对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实,你根本不是什么有理智之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么,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么,所以我说你甚至比不上一个对人生毫不觉察但却仰赖上天的赐福而种地的老农。你对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顾,竟然不晓得有知名度,更没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神句句审判的话语如利剑刺在了我的心上,使我幡然醒悟。想想自己上次聚会的种种表现不就是在作恶吗?我却丝毫不认识自己。当病痛管教临到时,我没有真正去反省认识自己与神敌对的撒但本性,神又借着带领的对付修理来帮助我认识自己,可我不但不反省认识自己却将眼光盯在姊妹身上,认为是姊妹告我的状,完全活在了钻人钻事的情形中,一点也不接受来自神的审判刑罚,我真是个善恶不分、糊涂透顶的浑人。反复揣摩着神的话语,不由得回想起上次聚会的情景,当我看到参加聚会的几个同工都是我以往的作工对象,并且带领没有去时,我狂妄自大、自高自傲的撒但性情就不由自己地膨胀起来,谁也没放在眼里,总觉得自己比她们都强、都高,便站在地位上作工讲道显露自己,厚颜无耻地给别人当起带领来。但当得知一姊妹是代替带领来聚会时,看到姊妹比自己地位高了,触及自己的地位之心,心里就嫉妒,不服气,有意排斥、辖制姊妹,嫌弃姊妹素质差,贬低她道理多,不会看人情形用真理解决问题等。当同工提出问题姊妹解决不了时,我更是幸灾乐祸,赶紧给同工解决问题以显示自己高明,让同工们看我比姊妹强,还是我有工作能力,从而对姊妹及上层安排姊妹给我们聚会有看法。看到我狂妄得已失去了理智,没有一点敬畏神之心,真是不知羞耻!姊妹读神的话时,我不但不配合交通,反而还拆台,拉帮结伙,让同工听我的,孤立姊妹。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虽然我已看出姊妹受我的辖制,却毫无一点自责、愧疚之感,还能变本加厉地打击姊妹,我这样与神作对,又怎能不让神愤恨!从我对待姊妹一言一行的表现中,更显明了我的卑鄙存心,人性的恶毒,对姊妹不能包容忍耐,没有爱心帮助,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不维护姊妹的工作,看到姊妹作工作不合自己的意就故意鸡蛋里挑骨头,打着帮助姊妹的幌子变相地排斥、打压她,我为维护自己的地位,这样没有人性地对待姊妹,竟然毫无一点良心知觉!反省我从小到大都是凭着撒但狂妄的本性活着,处处事事都想比别人高,比别人强,把自己看作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心中无神,目中无人,从没有自卑感,如同天使长一样,总想与神平起平坐,与神争夺地位,与神较量,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样式。神今天给我蒙拯救的机会,让我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脱离撒但的捆绑,活出人样,而我却狂妄自大,总是争名夺利,即使调整使用也不反省自己到底追求什么,走的是什么道路。我狂妄自大,自以为是,高举见证自己、显露自己,总想掌权自己说了算,站在地位上说话作工,把人带到了自己面前,到现在有的同工还仰望我,我凭“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出人头地,高居人上”等撒但毒素活着,认为自己比别人强,总给别人当老师,我的确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毫无理智地摆弄自己那些一文钱不值的臭道理到处演讲,真是不知羞耻!我所流露的正是受狂妄本性支配的败坏性情,完全凭着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活着,没有一点人的模样。我口口声声说听神的话,顺服神、满足神,就因有姊妹显不出我了,我就对姊妹抵触、不服,不接受姊妹所读的神的话语,这也正显明我的实质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我这哪是在信神啊?分明是有意抵挡神。此时,我心里懊悔不已,泪水止不住地流出来:“神啊!我真是该死!我不是个追求真理顺服神作工的人,平时喊的顺服你全是道理,对待你话的态度就是对待你的态度,对你没有一点敬畏之心,你道成肉身发表真理来拯救人,而我却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硬着颈项与你敌对,真是毫无一点理智良心。若不借着这次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我真不认识你的作工这么实际、全能、智慧!神啊!今后我愿顺服听从你话,接受真理,不再与你作对了。”神借着病痛来管教我,又借带领对付我,让我真实地体尝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人有悖逆败坏,对神不顺不服,就得受到神的审判刑罚。正如神的话所说:“人都因着他刑罚、审判的工作看见了他的性情,由此对他有了敬畏的心。神是让人敬畏的,是让人顺服的,因为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并非是与受造之物相同的,是高于受造之物的。神是非受造之物,只有他是配让人敬畏、让人顺服的,人是没有资格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看了神的话,我从心里感谢神的刑罚审判、试炼熬炼的作工临到我,借着神的击打管教,使我对神的公义圣洁的性情有了些认识。当我悖逆抵挡神,嫉妒不服、看不起弟兄姊妹,与人争夺地位时,神的威严烈怒立时就临到了我,让我体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当我呼求神时,神的刑杖退去,但我仍不学功课,神又借带领严厉对付和神话语的开启,我才反省到自己的罪恶行径。从这次的审判刑罚中,我深深地体尝到了神的威严烈怒中还包含着慈母般深沉的爱,神恨恶我的败坏,又担谅着我的软弱,还在开启带领着我,让我明白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神这样试炼熬炼我,不是要显明淘汰我,而是要变化我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是要洁净我。当我走下坡路时,神精心地摆设环境来止住我作恶的脚步,不再沿着受惩罚的路走下去。此时,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愿意顺服在神面前,寻求自己该进入的真理。

一天,我看到讲道交通中说:“顺服真理的权柄那才是真实顺服神的人,顺服真理的权柄是指任何一个人不管他的年龄大小,不管是什么地位,他说的合乎真理你地位再高也能顺服,因为真理是高过一切,真理代表神,人不能代表神,唯有真理能代表神,真理的权柄高于一切,你如果在凡事上能顺服真理的权柄,这才能代表你是顺服神的人,这才能证明你是顺服神的人。……如果一般弟兄姊妹说的对、合乎真理就该顺服,这叫顺服真理的权柄,真理的权柄在教会里是最高权柄,神话的权柄是最高权柄。做一个真实顺服神的人就得这样实行操练,‘我顺服的是神的话,是真理,最小的一个弟兄姊妹说的合乎真理,我都接受,都采纳’,没有个人观念,没有个人成见,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顺服真理才是真实顺服神,不管这个真理从谁的口里发出,出自哪一个人,都得接受顺服,这是操练进入顺服神的实际最重要的一个实行啊!谁说的合乎真理都接受,就是你最看不起的那个人,他交通的如果合乎真理,你说‘你交通得对,合乎真理,我接受’……这么进入真理实际是对的。在神家神话的权柄、真理的权柄高于一切,顺服真理的人才是真实顺服神的人,不管谁交通的,只要合乎真理、合乎神话都能接受,都能采纳,都能顺服,这样的人才是真实顺服神的人。”(摘自《讲道交通(七)·得着真理进入实际的最主要表现》)从上面的讲道交通中我找到了实行进入的路途,也明白了顺服神的权柄这方面的真理。无论是带领工人还是普通弟兄姊妹读神的话交通真理,就是我最看不起的人,只要他交通的合乎真理,我都得接受顺服,不能再悖逆抵挡神了,只有这样实行才是接受真理、实行真理的人。之后,我就操练实行这方面的真理,当遇到自己看不起的弟兄姊妹给我读神的话,我的狂妄性情又想发作时,我就祷告神,有意识地放下自己,慢慢就能接受顺服了。我也体尝到了顺服神话语权柄的甜头,认识到神的话就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更有信心实行真理来满足神。

实行真理满足神

经历了这次刻骨铭心的试炼熬炼,每次与同工接触交通时,我都会提醒自己该站什么位置,唯恐自己再触犯神,也能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正常相处,能活出些正常人性,顺服神作工了。然而,性情变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我却认为经历这一次审判刑罚、试炼熬炼自己就有变化了,原来那是我把性情变化看得太简单了,神对我有望眼欲穿的了解,为了变化我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让我脱离撒但的苦害,神又一次精心摆设了环境来洁净我。

感谢神的高抬,后来我又被提拔为上层负责人。当得知和我一起配合本分的姊妹是我之前的作工对象时,我心里就抵触起来,心想:“上层带领真不会选人,怎么把她提拔上来了?她是我之前作工对象中最差的一个,还让她和我一起配搭……”在之后的配合本分中,我压根儿没有把姊妹当同工对待,还是把她当我的作工对象对待。每次去教会聚会时,都是我交通的多。一次,我俩一起去聚会,还是我先交通,先抠问工作,先与作工对象谈心、交通,她只是随和着说几句就完了。我外表也说:“姊妹,你也得交通呀!得有负担,这是咱两个人的本分。”可心里却想:“你与我一起配合工作没负担,起不了作用,还是个多余的,你还不如不来呢!”然后我又继续交通起来。过了一会儿,我瞟了配搭一眼,看到她坐在那儿像没事一样,心不在焉的,也不交通,我心里越看她越有气,心里想:“工作是咱们两个人配合的,你可好,来了像没事的一样,还拿着小本子记录,再记你工作也做不好。唉!我怎么遇到这样一个配搭呢?有她没她都一样,还不如我一个人配合工作呢!”后来,工作上自然是以我为首。上层带领来信时,我俩看完,多数是我写下发信,即使她偶尔有写,也得给我看后再发;什么事她先问我,多数我说了算;工作上即使与她商量了也以我为主,后来我干脆不与她商量了,一个人说了算。一次,从汇报中我看到配搭负责的范围,福音工作及浇灌新人的工作果效急速下滑,看到姊妹不急不忙的,我气不打一处来,就站在地位上对付她:“姊妹,你看你负责的工作,浇灌新人与福音工作都没有果效,还急速地下滑,你怎么认识的?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尽本分呢?”配搭姊妹低着头说:“看到工作急速地下滑,是我没有负担造成的,我反省自己从调过来尽这个本分心里就觉得轻松了。”听到这话,我更是没有好气地说:“提上来就飘了,享受地位之福了,不作实际工作了,工作都下滑了还没有负担,还不去配合,你看我负责范围的工作,新人聚会正常,福音工作果效也好……”自从我对付配搭姊妹后,她消极了,工作果效更是急剧地下滑。而我却沾沾自喜,只顾欣赏自己作工能力强,却无心思帮助姊妹扭转情形与教会的不利局面,后来配搭姊妹因情形不好,工作果效差,被迫停下工作灵修反省。一次,一个姊妹见到我说:“我看姊妹总躲着你,受你的辖制,你别欺负她。”我心想:“她是因没有负担才失去圣灵作工的,我没有辖制她呀!”后来,因环境不好,我们带领和同工都灵修,与我一起灵修的一个姊妹对我说:“姊妹,你知道吗?你的配搭说过受你的辖制,她失去圣灵作工是不是因受你的辖制?咱们也得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听到这话,我心里有些惊讶:难道配搭真是受我辖制才失去圣灵作工的吗?我觉得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心里不服,还在讲自己的理:“我怎么辖制她了?工作上她没有负担我该说的也得说呀!我这是在维护教会工作,她失去了圣灵作工那是她自己不追求真理造成的,你们不了解情况还乱给我扣帽子!”我心里觉得很委屈。一天灵修时,借着读神的话反省自己,与姊妹配搭三个月的一幕幕浮现在我脑海里,我痛哭流泪地向神祷告:“神啊!你借着两个姊妹来提醒警告我,说配搭姊妹失去圣灵作工是因受我的辖制,此时我心里很痛苦,很受熬。神啊!我的确需要你的审判刑罚,愿你开启我明白你的心意和我该进入的真理。”

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神在人身上作工作,神的态度、神的心是爱惜人的;相反,撒但爱不爱惜人哪?它不爱惜人,它想在人身上作什么?它想害人,它就琢磨害人,是不是这样?那它琢磨害人的时候,它那个心情是不是急迫的?(是。)所以说撒但在人身上作工作,这里有两个很能形容撒但这个恶毒、邪恶本性的词,能让你们真实地体会撒但的可恶,那就是撒但对待每一个人它都想强行占有与附着,以至于能够达到它完全控制人、残害人的地步,达到它的这个目的与野心。强行占有是什么意思?是在你愿意还是不愿意的情况下?是在你知道还是不知道的情况下?你都不知道啊!在你不清楚的情况下,也可能它不跟你说什么,也可能它没做什么,没什么前提,也没什么背景,它就在你身边转,围着你,找个可乘之机,然后强行地占有、附着,达到它完全控制你、残害你的目的,这就是撒但与神争夺人类的一个最典型的存心与表现。这话你们听了有什么感觉?(毛骨悚然,心里害怕。)感不感觉恶心呀?(感觉恶心。)那你们感觉恶心的时候,你们觉不觉得撒但无耻啊?(无耻。)当你们觉得撒但无耻的时候,你们对于身边总想控制你们的那些人,对地位、对利益极有野心的这些人恶不恶心呢?(恶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四》)还有讲道交通中说:“那些狂妄自大、特别自是、谁也不服的人,总好辖制别人,总看不起别人,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好,所以总是高高在上谁也不服,这样的人就是对自己的败坏实质没有丝毫认识的人。好辖制人的人,总想控制别人,总想让人听他的,总想让人都围着他转,这样的人对自己也没有认识,因为他一点儿理智都没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有些人有点地位就要辖制人,就要控制人,有个地位就想称王称霸,让人都听他的,有个地位就搞以他为中心,让人都围着他转,一切都得按着他的意愿做,无论谁所作所为若不合他的意愿,那谁就是他的仇敌,就是他打击的对象。这样的人认不认识自己呀?这样的人没有理智,没有理智的人都不认识自己。……你只是一个带领,你怎么还能让弟兄姊妹都尊你为大呢?你那个意愿、你那个想法是真理吗?不是真理,那你为什么要求别人按着你的意愿来呢?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不是太狂妄自大了?这是把自己当神对待了,站在神的地位上来做事、说话,让人都按着他的意念、他的心愿办事,人和人接触还得经过他同意,还得看看他的脸色。这样的人是不是属撒但的?败坏人类如果这样要求人,是不是撒但掌权哪?这就是撒但掌权、恶人掌权。”(摘自《讲道交通(四)·什么是真实的认识自己》)神话语的揭示与上面的交通句句刺痛了我的心,结合神的话我反省与姊妹配搭时自己的所作所为:受狂妄本性的支配,我高看自己,小瞧姊妹,总高高在上,站在地位上说话做事,对姊妹发号施令,不能站平等的地位与姊妹谈心,共同商量工作,而是一人独大,一人专权,架空配搭姊妹,把姊妹辖制得不敢交通,没有信心和负担配合工作,最终导致工作果效下滑,不得不停下灵修。而我从不反省自己,反而认为姊妹对工作没有负担,就对她排斥、教训或对付,看到她聚会时不积极交通,配合工作被动时就从心里厌烦、嫌弃她,对她抵触、打压,认为她起不了什么作用,是多余的,甚至还埋怨怎么遇到这样一个配搭,还不如我一个人干工作呢!所以在工作中我很少与姊妹商量征求姊妹的意见,有时即使象征性地提出问题,最终还是我作决断,我这不正是在架空配搭姊妹而自己掌权吗?姊妹尽本分受我辖制什么事都得问问我,经过我的同意她才去做,我把姊妹控制在了自己手里,实质就是一个人掌权,搞着自己的经营,这正是在搞独立王国,我的所作所为与敌基督不是一样的实质吗?而我还麻木无知觉,借着神兴起两个姊妹的提醒与警告,我才反省认识到配搭姊妹的确是因受我的辖制才失去圣灵作工的,导致一个区的浇灌新人工作与福音工作急速下滑。而我却不知反省自己,也不起来维护教会的工作,不与姊妹一起查找原因解决问题,使工作赶快的好起来,反而因工作果效不好,向姊妹发泄怨气,站在地位上教训她,打压她,还讽刺挖苦她,甚至还幸灾乐祸地拿着圣灵的作工果效来显露、炫耀自己,我真是毫无理性,厚颜无耻!神的话点透我站在地位上妄图掌权的野心欲望,以及自己用各种手段辖制、控制配搭姊妹的卑劣行径,在姊妹面前我常常见证、树立自己,处处让姊妹听我的,存心目的就是让姊妹崇拜、仰望我,把我当神一样对待,我的本性实质太邪恶,太卑鄙!此时我心里更感到羞愧难当,我尽本分是神交给我的托付,神并没有给我地位,更没有让我站在地位上作工作。这时我才明白当自己站在地位上狂妄自大、自是自高,凭撒但败坏性情活着时,是神最恨恶的,自己太没有理智了,事实显明我的狂妄本性并没有变化,性情还是属撒但的。我所作所为的实质完全是撒但恶魔实质的流露与彰显,实行的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哲学法则,看谁不顺眼、瞧不上就采取无情打击、排斥,给人带来的都是灾难与伤害。神高抬我尽本分是让我跟姊妹配搭,共同依靠神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让人能顺服神、敬拜神,而我却拿着神给的本分当权力用,自己掌权说了算,当配搭姊妹不合我意时,自己就以权力控制人、打压人,导致姊妹失去圣灵作工活在黑暗中,这不就是我把姊妹残害的吗?我控制地位权力,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打岔搅扰破坏教会的工作,这不是在抵挡神吗?一想到自己所作的恶,我心里就懊悔痛恨自己,不由得流出了悔恨的泪水:“神啊!我在尽本分中不但不体贴你心意,反而还搅扰搞破坏,伤害弟兄姊妹,我简直就是一个畜生,没有一点良知!神啊!我太败坏悖逆了,求你怜悯、拯救我……”

神的性情不容触犯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神的话说:“人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尊神为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神的话一针见血地点透了我的本性实质就是特别的狂妄自大,在尽本分中处处树立自己、辖管人、占有人、控制人,与神争夺地位,实质就是与神为敌,严重地触犯了神的性情!我站在神的位置上控制配搭姊妹听从自己的,把自己当神来对待,这就是撒但本性在掌权,我所做的打岔搅扰教会工作之恶事,全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做出来的。这时我才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撒但的本性已成了我的生命,使我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若不是神的怜悯和宽容,按我的所做所行早该遭神击杀、毁灭的,看到我狂妄本性不解决不变化太可怕了,能致我于死地。这时我心惊胆战,痛恨自己所作的恶,我痛苦流泪地向神祷告:“神啊!我真的作了大恶了,已触犯了你的性情,因着我的本性狂妄,给工作带来了这么大的搅扰,真是该死,该受你的咒诅,我心里没有你的地位,所做的都是在抵挡你。神啊!我才看到自己的狂妄本性实在是可恨、可恶、可咒诅!神啊!我愿向你悔改,接受你的审判刑罚,变化自己的撒但本性。”

之后,我看到交通讲道中说:“那人的狂妄怎么解决呢?这个问题也很关键。人的狂妄性情存在的时候容易产生欲望,产生一种自大的心理,这个自大的心理一膨胀人就要掌权,就要为所欲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就是撒但本性膨胀了,那是个危险的兆头。人有狂妄性情,这种欲望随时都会因着一个特别的事而爆发出来,这个有没有体验到?人的情欲有发作的时候,狂妄的撒但本性也有膨胀的时候。那撒但本性膨胀的时候该怎么解决呢?你得赶紧冷静,要祷告神,多读神的话,用神的话把它镇住。你说不定读到哪几句带有神权柄的话语以后,里面对神的话一有开启,一有光照,一认识到神的权柄、神的能力,人就老实堆那儿了,不敢动弹了,不敢任意妄为了,就开始蒙羞了,就知道自己半斤八两了,就想着这句话:‘如果圣灵不作工,如果没有神的话,我啥也不是,瞎狂啥呀?不知羞耻!圣灵作工开启咱们,咱们才能尽点本分,才有点人样。’这是解决撒但本性爆发的最有力的武器、最捷径的路途、最好的办法。”(摘自《讲道交通(十二)·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的讲道交通(八)》)通过看上面的交通,我有了解决狂妄性情的实行路途,要想解决自己的狂妄本性就得祷告神,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在神揭示人本性实质的话上反省认识解剖自己,寻求真理的进入。回想以往的经历中,每次当我流露狂妄性情被撒但苦害时,都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引导与开启,使我认识、反省自己,恨恶自己,达到背叛自己,胜过了撒但败坏性情,活在了神的光中。在经历中我体会到神话语的权柄与威力,神的话是解决人败坏本性的最有力的武器。这次我继续这样经历的时候,神开启带领让我明白真理,看透狂妄性情的实质,有了更明确的实行路,当我照着神的话去实行时,心里越来越释放,让我看到人只有凭神的话活着,才能脱离撒但的捆绑与辖制。

后来,我与两个姊妹一起配合工作。一次,上层带领给我们来信落实工作,我深知自己本性狂妄,也不敢再自作主张,便有意识地放下自己与姊妹一起交通商量。在给作工对象写信时,一个姊妹让我写,我想到这是神对我的检验,以往自己独断专行一个人写信,今天我不愿再走老路,愿与姊妹们一起商量共同配合。于是,我说:“姊妹,咱们一起写吧!我不能再像以往那样独断专行了。”姊妹们也都很赞同。之后,我们尽本分时,就在一起共同寻求真理,商量解决教会的问题及难处,有时意见看法不同,我也能不持守自己、自以为高、自以为是了,而是提议寻求真理原则再统一看法……当我这样实行真理时,获得了圣灵作工,心里有平安喜乐,感受到了神的爱与拯救。我不禁向神献上感恩的祷告:“神啊!你为拯救我摆设了多少人事物、环境来变化洁净我,我心里真实的感受到了你的爱硕大无比,你的爱太真实、太实在!因着我的狂妄本性不变化,让你伤心流泪,我愿立下心志,追求真理,重新做人,按你的要求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还报神爱安慰神心。”

神的话说:“所以对于人来说,如果没有几年的熬炼,没有一定的苦难,人在思想上、在心灵里面摆脱不了肉体败坏的辖制。人在哪方面还受撒但的辖制,在哪方面还有自己的欲望,还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应该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难中能学到功课,就是能够得着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其实,许多真理都是在苦难试炼的经历中明白的,没有一个人说,在安逸的环境里面、在顺境里就明白神的心意,就认识到神的全能智慧,领略到神的公义性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试炼中应该怎样满足神》)经历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击打管教,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这样作工审判显明是让我看清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狂妄本性支配我走敌基督道路,作恶抵挡神,不悔改必遭受神的惩罚,从而促使我寻求真理,脱去狂妄性情,早日得变化、洁净,走上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正道。若不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我的败坏性情永远脱不去,仍然活在撒但的权下不能自拔,最终只能落得个抵挡神受惩罚的下场。在实际的经历中,我体尝到了神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也认识了神的卑微隐藏、至高伟大以及美丽善良的实质,深深地感受到神对我极大的爱与拯救。在神爱的激励下,我改变了自己追求的方向与目标,不愿再这样狂妄无知地活着,我是神手造的一个受造之物,我的一切都是神给的,应该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尽自己的本分,为神忠心的效力。今后我愿追求真理,做一个有人性,有良知的人,有理智地活在神面前,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以后无论神给我摆上什么样的环境试炼,我都无条件地顺服神的作工,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愿将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