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为地位卖命了

杨 军

编者按:她叫杨军,是一个特别喜欢追求名誉地位的人,曾经把出人头地看得高于一切。在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这十年期间,她因追求地位经历了多次审判刑罚,慢慢明白了一些真理,看清了追求名誉地位就是虚空,带给自己的全是痛苦,杨军醒悟了,她不再为地位卖命了,从此走上了正确的人生道路。

为得到高的地位受苦付出,却临到惨痛的失败教训

2016年7月,我被选为教会中层负责人,心里既高兴又有点受宠若惊,想着在那么多弟兄姊妹之中选中了我,那说明我比别的弟兄姊妹追求,比他们都强。此后,我整天活在自我欣赏中,觉得谁都不如我,跟弟兄姊妹聚会也是夸夸其谈,当别人交通完自己的经历后,我就把自己的经历交通一遍,让弟兄姊妹按照我的经历去实行,当看到弟兄姊妹都向我投来赞赏的目光时,我心里别提多美了。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有一次,上层负责人过来主持选举,要从我们几个人之中选出两名组长,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便蠢蠢欲动:“这次我能不能当选组长呢?”同时又在心里衡量着四个候选人:A姊妹信神有根基特别稳重,临到事有敬畏神的心,而且尽这个本分时间最长,其中一名组长应该非她莫属;我与B姊妹年龄相当,在工作上我没有B姊妹有负担,可我在别的方面比姊妹强,另一个组长人选可能会是我吧!可事不遂人愿,A姊妹与B姊妹当选了组长。结果出来时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弟兄姊妹没有选我,说明我在他们心里并没有好的印象。我越想越失落,甚至约好跟弟兄姊妹见面的事也不想去了。到了下午,一个弟兄过来与B姊妹热情地打招呼,没有招呼我,我心里更失落了,心想:“唉!人家是组长啊,有了地位就是不一样,我这没名没分的,就跟空气一样没人看得见!”为了让弟兄姊妹也能高看我,哪里有路程远的、需要出力的本分,我就争着干,再苦再累我也不发怨言,用“实际”行动让弟兄姊妹看看我多有负担!“虽然我不是组长,但我有能力独立尽好本分,而且尽得比组长还要多,这样,下次我不就有机会当选组长了吗?或许她们两个做不好被撤换也说不定呢,到时不就非我莫属了!”想到这儿,我尽本分更有劲了。过了一段时间,带领来信要从我们几个姊妹中挑一个比较追求真理、有负担的人去参加上层带领的选举,先让我们推选。看完信我心里美滋滋的,心想:“我这段时间的‘付出’相信你们也都看在眼里了,这次说什么也该轮到我了吧?”正想着,B姊妹对我说:“这次打算让你去。”我一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可又故作镇静地说:“那也得大家都推选我才能去呢。”为了打探另外两个姊妹的意见,我又单独去问她们推选的是谁,她们都说:“我们推选的是B姊妹……”我一听急了,还没等姊妹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她们的话,说:“我感觉B姊妹不合适,她对人都没有分辨……你们是根据什么原则推选的?”她们就心平气和地对我说:“我们根据神家选举的原则推选的,B姊妹是个追求真理的人,她在本分上有负担,我们遇到难处的时候她也能跟我们交通神的话,解决我们的一些现实难处,从这里看到她具备一些工作能力,我们觉得B姊妹是最合适的人选。”听完姊妹们的评价,我心里酸溜溜的,对B姊妹即羡慕又嫉妒,心想:“这下你可出风头了!没想到我这么努力表现自己也得不到大家的认可,唉!即使再吃苦又有什么意思呀?”我既灰心又失望,尽本分也没有以前那么主动了,而是被动地等着别人安排工作,有时连已经安排好的本分都能忘了,整天丢三落四。不仅如此,临到事也不会学功课了,总盯人钻事不认识自己;落实工作的时候对弟兄姊妹不是卡就是压,以致弟兄姊妹都受我辖制;B姊妹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表现给我交通真理帮助我,我不但不接受,还认为她在故意跟我过不去。此时,我灵里已麻木黑暗到一个地步,早已失去圣灵作工。在教会选举期间,虽然我外表上也在跟弟兄姊妹交通选举的原则,可只是在守规条、走过程而已,导致选出的带领同工都不合用,打岔搅扰了教会的工作。当B姊妹向我了解情况时,我不但不反省认识自己,还理直气壮地说是根据原则选举的,拒不承认自己作恶的事实。我的刚硬悖逆激起了神的怒气,不久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我负责的两个小区都出现了严重问题:选出的带领作不了实际工作,致使弟兄姊妹过不上正常的教会生活,而且我不按原则随意撤换浇灌新人的人员,导致新人得不到及时浇灌,很多新人都消极了……两个小区被我搞得乌烟瘴气。带领来了解工作,看到我已没有圣灵作工,就把我撤换下来灵修反省。

秋风落叶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失去地位后,我心里特别痛苦,一想到姊妹们还在尽着本分我却没有机会了,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流,特别听到讲道交通中说:“还有的人追求地位,地位越高野心越大,做了教会带领觉得‘教会带领太小,我得做区带领,按我的才干那是区带领的才干’,做了区带领呢,不说把工作作好,把本分尽好……一看别人也不比他强多少,还想做圣灵使用的人,最后还想当神,说活着就是基督,这等人走的是什么道路啊?老想控制神选民与神争夺权力,这犯了死罪了。神给你本分,你不接受托付,你老追求地位,这是不是有点邪门啊?神给人的是托付,是本分,你要啥地位呀?那地位值啥钱哪?你要地位是死,你接受托付那是活,这是祝福,而你把托付没接受,把地位接来了,你宝爱的是地位而不是托付,这是不是背叛神的表现哪?这样人最后败在什么地方了?败在地位上了。”(摘自《讲道交通(八)·实行认识自己必须解决的偏差与误区》)交通中的字字句句都是对我的审判刑罚,把我追求地位、为地位奔波的表现与丑态揭示得淋漓尽致。我反省自己自从尽上中层带领的本分就觉得自己不得了,还总想继续被提拔,临到选组长时我就竞争当组长,结果没有被选上,就活在消极软弱中,甚至破罐子破摔;当上层带领来信让推选人去参选带领时,我便蠢蠢欲动充当急先锋;当看到推选的是另一个姊妹时,我就心存嫉妒并有意贬低她;因没有得到地位,我开始灰心失望,失去了尽本分的动力,满了应付糊弄,坑害了弟兄姊妹,也给教会工作带来了一些亏损和拦阻。看到自己这一路走来,不在神给的托付上下功夫,处处为地位患得患失,活得真是苦不堪言。我宝爱地位不宝爱神给我的托付,为得到更高的地位处心积虑地树立自己,走的不正是敌基督灭亡的道路吗?此时我更加消极,躺在床上像散了架一样,动都动不了了,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我真的就败在地位上了吗?我该怎么走以后的路呢?痛苦中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知道我的所做所行令你厌憎、恨恶,但我不愿活在消极中,愿神带领、开启我,使我能明白您的心意。”祷告后,我打开神的话看到:“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活在罪中却不以为罪,而且人还认为‘我们信神,神务必得给我们福气,务必得将我们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我们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个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给我们无穷的祝福,否则,就不叫信神’。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观点仍是丑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观点一说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无能、卑鄙而又脆弱,对黑暗势力不感觉厌憎,对光明、真理却不感觉喜爱,而是尽力驱逐。”(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看完神的话,眼泪已模糊了我的双眼,神的话说得太明白了,今天我能临到这些环境,正是神对我的拯救。想想自己被选上负责人后,整天想的都是怎样能稳固自己的地位,当听到弟兄姊妹夸B姊妹时,我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就想与她争,每天挖空心思地想怎么做能得到大家的赞成。看到我尽本分接受的是地位,把神的托付丢在一边,我已经走上了错误的道路,再这样走下去就是死路一条。神及时的审判刑罚制止了我作恶的脚步,神这样的作工才是对我最实际的拯救。想到这儿,我懊悔不已,恨自己太瞎眼,不明白神的心意还误解神,我真是太没良心了。我来到神面前悔改:“神啊!我错了,我不该为了追求地位,丧失了人格尊严、失去理智,我愿向您悔改,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我愿好好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来满足你。”之后借着我实际的配合读神的话、寻求真理,慢慢地,我的情形也有了好转,又恢复了圣灵作工。

向神祷告

禁不住地位的诱惑,老病重犯后的反思

一段时间后,教会又给我安排了新的本分。当听说又可以尽本分了,我兴奋得一夜都没睡着,心想:“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尽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能再悖逆神伤神心了。”可因我追求地位的本性太顽固了,临到合适的环境我又老病重犯。2017年10月,我到了文稿组,因我特别喜欢用电脑打字,给我安排这个本分我很感恩,好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又想:“以往那么多的带领工人撤换后重新尽本分时,都有了一些成果,我也得做出个成果给弟兄姊妹看看。”于是,我加班加点地整理文稿,别人都睡了我还不睡,别人都没起床我就起来了,经过两个月的努力,我终于整理出一篇合格的文稿。负责人看我们工作有些果效,又把一个比较重要的本分交给我们负责,我心里兴奋不已,没想到自己刚进组没多长时间就得到负责人的器重了,我要好好干,到时候这项本分也有果效了,不就有我的一份“功劳”了嘛,那多风光啊!之后,我就铆足了劲尽本分,当工作稍有点成果,眼看着离自己出头露脸的机会不远的时候,带领突然来对我说:“姊妹,现在有处教会的一个带领和两个同工被恶人举报,她们现在不能再抛头露面尽本分了。现在那处教会的人员很薄弱,传进来的一些新人还没有根基,有的新人临到一点事因不明白真理就活在消极中,需要及时浇灌扶持。我们准备近期安排你到那边教会尽这个本分。”听了带领的一番话,我心里有些不乐意,心想:“我尽本分的效率还是很好的,而且我在这里还挺重要的,你怎么让我走呢?负责人要知道了肯定也舍不得让我走。最主要的是,眼看着这项重要的本分都快要做出成果了,我要是走了,之前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还上哪儿露脸去!”可转念又一想,带领这样安排也不是出于她个人的意思,每天临到的事都有神的主宰安排,我无奈地说:“姊妹,你们根据工作的需要来安排吧,你们看我适合尽这个本分那我就接受。”之后,我回到屋里往电脑前一坐,心里空落落的,也不知该干什么了,心里特别乱。姊妹们看出我的情形不对了,就关心地问我怎么了,我很难过地说:“我要调本分了……”话还没有说完,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她们安慰我说:“不就是调本分吗?又不是没有本分尽了,只不过是换一样本分罢了。”我哭着说:“我不想失去这个本分。”心里难受的同时还有嫉妒的意念:你们倒好,还能继续在这里尽本分,我却没有机会再尽这个本分了。等她们都走了,屋里空空的就剩我一个人,我趴在床上哭了起来,边哭边跪在床上祷告:“神啊!我现在心里特别痛苦,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愿神开启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后我打开机子看到神的交通说:“哪个人活着都受了许多苦,但人却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也没有人细琢磨人受这些苦的根源是什么、到底值不值,也没人琢磨人的这种活法到底对不对。小时候,人就想着能有好衣服穿,能吃到好的,这就活得很快乐;再大一点,人就琢磨好好上学读书,能出人头地,自己以后有好日子过,有名有利;再大一点就想挣到财产,在这个世界当中混到一席之地,有名有利,有权有势,没人敢欺负,做人上人,不做人下人,不做贱人,不想做平民,想当官,想统治、控制别人,不被别人欺负……人这一步一步的都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人这样想?为什么人是这样活着的?人没路,是吧?”“人这一辈子活着做什么来了,外邦人不明白,你们是不是明白一些了?现在你们尽的这些本分有价值啊,也可能暂时你看不到效果,暂时没有收到很好的效应,但是长远来看,这些如果做好了,对这个人类的贡献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这比任何东西都宝贵,都值钱,都有价值,它要存到永远,这就是每一个人的善行,是值得纪念的东西。人这一辈子除了信神走正道,为什么活着都是虚空,都不值得纪念。你就是做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上过天,登过月球,没用,你就是搞一项科研成果,对人类有点好处、帮助,没用,这一切一切都要废去,唯独什么不废去呀?唯独神的话,唯独对神的见证,见证造物主的所有所有的这些产品、见证,人的善行,都不会废去,这些东西要存到永远,这些东西太有价值了。所以你们就放开手脚做吧,把自己这点精力、心血都用上,这个值啊!”(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价值》)神的话把尽受造之物本分的价值与意义向我们打开了,更把我们人类被撒但败坏后凭撒但毒素活着的痛苦根源揭示了出来。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追求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有价值,凭着撒但的哲学活着与世人追求的观点一样,总为名利追求只能越来越痛苦不堪,活得没有真正的人生价值。回想当带领让我到教会尽本分时,我就伤心难过,觉着自己尽这个重要的本分离出头露脸只有一步之遥了,在这紧要关头带领却这样安排,这要是让弟兄姊妹知道了会怎么看我?我伤心难受的主要原因就是因自己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觉得回到教会扶持新人带领也看不到,那是一个不起眼的本分,没法出头露脸了。从这些流露中看到,我所追求的都是自己的奢侈欲望,为了地位、脸面拼死拼活地争,越争我嫉妒的心越大,灵里越黑暗,最后失去了圣灵作工。明知道地位、名利给我带来的都是痛苦,却无力摆脱,看到撒但的毒素种到我里面太深了,已成了我的生命,使我硬着颈项走上抵挡神的道路,这不正是撒但的本性吗?走的不正是沉沦灭亡的道路吗?今天借着调本分正是神对我的保守,是为了让我不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是神对我的爱啊!这时我才明白,神及时的审判正是对我的拯救,我需要什么场合只有神知道。到教会扶持人也正是我的缺少,是神交给我的托付,也是我的义务和职责,我应该迎合。这时我的情形扭转过来了,从心里愿意顺服神这样的主宰安排。

寻求真理,看透名利的实质,摆脱名利的枷锁

到了这处教会后,我发现两个带领因工作上出现的各类问题正活在消极的情形中。我心里为自己抱屈:“我不比她们两个强吗?让我做教会带领还差不多。”转念又一想:“是不是先让我扶持弟兄姊妹,等工作有果效了,随时提拔我也说不定!”想到这儿,我又有劲了,之后就风风火火地投入到本分中。为了能有成果,我就有计划、有目标地安排本分,比如教会还有多少需要扶持的新人,他们的观念是什么,该找哪些神的话和视频帮助解决,我都做了充分准备。可是因我的存心不对,努力了半个月的时间也没有解决弟兄姊妹的实际问题。看到自己这样的作工成果,我心里特别消极,不知该怎么实行了。灵修时,我听到一段讲道交通:“有些人名义上是尽本分,‘我是尽浇灌的本分’‘我是尽带领的本分’‘我是尽传福音的本分’,但只是挂个名,没实际果效,这算不算尽受造之物本分哪?(不算。)也去做了,该说的话也说了,就是什么果效也没有,那这样的尽本分算不算合格啊?(不算。)效力都不合格,尽本分一点果效没有,连忠心的效力者都称不上。保罗他够不上尽受造之物本分这个原则,所以神不承认他是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但是保罗效力效得好不好?他效力效得还是不错的,对当时的教会有一定的果效,效力还算合格,是不是啊?保罗在恩典时代效力是合格的,如果拿到国度时代效力那就不合格了,就没什么果效了。”(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一百六十二辑》)交通中揭示的正是我现在的情形,想想在扶持弟兄姊妹时我该说的也说了,该做的也做了,但为什么就没有果效呢?这岂不说明我没有尽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吗?当我反省尽本分没有果效的根源时才意识到,为了把本分尽好,使自己能出头露脸,我起早贪黑地忙碌着,只注重出力干活,却忽略了自己的生命进入,即使流露败坏也不寻求真理解决,成了一个纯粹出力干活与真理无关的人,若不是神摆设实际的环境,制止了我为名利追求的脚步,我肯定会一直错下去的,感谢神对我及时的拯救。同时我也认识到,今天让我尽扶持新人的本分,才是真正检验我实际身量的时候,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当新人有问题自己却帮助不了时,才看到自己的确没有真理实际,不会高举神、见证神,还不能把人带到神的面前,真是太贫穷可怜了!这更使我认识到追求真理太重要了。看到神的话说:“我定规一个人的归宿不是根据其年岁的大小,不是根据其资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据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据其可怜的程度,而是根据其有无真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神话就是真理,神拯救人、定规人结局的唯一标准就是根据人有无真理,只有注重在真理上下功夫,最终明白、得着真理,这样的追求法才是最合神心意的。而我却鬼迷心窍,一味地追求地位名誉,虽信神十年,自己的身量还小得可怜,这不都是因我不务正业、不实行神的话造成的吗?现在自己的追求法该转变了,不然就算跟随到最终也是一场空啊!之后在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实际上不管人的理想有多远大,不管人的愿望有多现实,多正当,人所要实现的,人所要追求的离不了两个字,这两个字在人的一生当中对每一个人都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撒但要灌输给人的东西。哪两个字呢?一个字是‘名’,一个字是‘利’,那就是‘名’和‘利’,撒但用一种很温和的方式,很合人观念的方式,也不是很激进的方式,让人在不知不觉当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则,建立了人生目标,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觉有了人生的理想,这个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说辞是多么冠冕堂皇,但是都离不开‘名’和‘利’。任何的伟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随的只有这两个字——‘名’和‘利’,是不是这样?(是。)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荣华富贵、享受人生的本钱;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寻欢作乐、肆无忌惮地享受肉体的本钱。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愿地,不知不觉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于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运都交给了撒但,从来没有疑惑过,也从来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当人能对撒但有这样的投靠与忠心之后,人还能自己控制自己吗?肯定不能了,人就彻彻底底地被撒但控制了,人也就彻彻底底地陷在了这泥潭当中不能自拔。人一旦陷在名和利里,人就不再去找寻什么是光明,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美善的东西,因为名和利对人来说诱惑太大,是人一生甚至永远都追求不完的东西,这是不是实情?有的人会说:我们学习知识啊,无非就是读读书,学习点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别被时代淘汰,别被世界淘汰;学习知识无非就是为了自己的饭碗、自己的前途,为了温饱。那你说有没有一个人为了温饱,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仅仅是解决吃饭问题而寒窗苦读十年呢?(没有。)没有这样的人吧!那他能受这些苦,吃苦这些年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名和利。因为名和利在前面等着他,在召唤他,他认为得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吃的苦、自己的奋斗才能走上名利的道路,才能得着名利。为了自己以后的道路,为了自己以后的享受与更好的生活,他就要吃这个苦。你们说所谓的知识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撒但在人学习知识的过程中让人明白的撒但灌输给人的生存法则、人生道路?是不是撒但灌输给人的人生的‘远大理想’呢?比如说伟人的思想,名人的操守,英雄人物的英雄气概,那些武侠小说当中侠客、剑客的侠骨柔肠。这些思想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也让一代又一代的人接受这些思想,为这些思想而生存,而追求,不断地追求,这就是撒但用知识败坏人的方式、途径。那撒但把人领上名利这条道路之后,人还能不能信神、敬拜神?(不能。)撒但灌输给人的知识与它的生存法则,这里有没有敬拜神的思想?有没有属于真理的思想?(没有。)那有没有敬畏神远离恶的实际呢?(没有。)你们好像说得不是太肯定,但是不要紧,凡事只要寻求真理,就能得到正确的答案,有了正确的答案,才能走上正确的道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

一个姊妹正在读神话

通过揣摩神的话我明白了,撒但利用一个很温和的方式把它的生存法则灌输到我里面,“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等撒但毒素早已成了我的生命,支配着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从小到大我一直凭着撒但灌输的这些毒素活着,幻想着自己也能像那些名人、伟人一样干出一番事业流芳千古。上学时,为了出人头地,我刻苦学习、点灯熬油,但因素质有限没能如愿考上大学;到了神家,我依然不放弃追求名誉地位,为了达到自己出人头地的愿望,我每天不辞劳苦奔走在教会中,吃苦付代价也愿意。当我的付出得到回报,成绩一路直线上升时,我更认可了撒但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当我得到高的地位后,看到弟兄姊妹不夸我而夸别的姊妹时,我心里就嫉妒、排斥姊妹,深怕姊妹的存在盖住了我的锋芒,导致姊妹处处受我的辖制,在尽本分中不得释放。看到姊妹消极我不但不反省自己,心里还沾沾自喜,巴望姊妹不行才能显出我来……回顾自己这一路走来,凭撒但的毒素活着使我越来越没有人样:自私卑鄙、诡诈、恶毒,活在没有神祝福的黑暗之中痛苦不堪,每天都浑浑噩噩如同行尸走肉,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想想我的所作所为与天使长有什么区别呢?回想天使长总想牢笼控制众天使,企图让人都听它的,便公开与神分庭抗礼,处处与神争夺地位,最终因触犯了神的性情被神打到半空中。但它死不悔改变本加厉,神造了人类,它又要掌控整个人类,败坏、残害人类,处处与神为敌,最后受到神公义的惩罚。我也是一直凭着撒但的毒素活着,走的正是悖逆神的敌基督道路。虽表面看我劳苦花费,任劳任怨,可我的所做所行都是在搞自己的经营,处处维护在人心中的形象、地位,排斥、打压对自己不利的人,弟兄姊妹处处受我辖制,不能全身心投入到本分中,严重打岔了神家工作。而我自己也常常活在黑暗中痛苦不堪,失去了神的同在。我再这样走下去,不跟天使长一样的结局吗?等待我的也将是神公义的惩罚。想到这些,我心里才感到害怕,自己已在危险的边缘了,我该怎样才能从这里走出来呢?后来我看到神话说:“现在人如果真认识自己的实质,认识自己的地位,还追求什么前途、盼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二)》)“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这国家里面,命定我生在这邦族里,我只有完全顺服在你的权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么地位,我无非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无底深坑、硫磺火湖里面,我无非也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爱你,因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类当中的一个,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里面,任你摆布,我愿意做你的工具,愿意作你的衬托物,因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时候你就不注重什么地位了,这时人就解脱出来了,这样你才能放心大胆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辖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神的话说得太明白透亮了,一方面把放下名誉地位的实行路途给指出来了,另一方面看到只有神这样的审判才能使我对神有真实的认识与顺服。神的话把我们人的身份与地位的实质揭示的特别透亮,我再争夺不也是一个臭虫吗?事实上,神造的万物都尽善尽美,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见证神的作为。一棵小草虽不起眼,但它也有存在的价值与意义,为大地增添了一片绿意。我虽不如别的姊妹有特长、素质好,但我今天能在自己的本分上尽上忠心,体贴神的心意,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合神心意的。神对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我需要什么样的环境只有神知道,借着扶持新人才使我认识到自己的缺少与不足,以往的夸夸其谈都是道理,今天实际的工作却作不好,从中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正如神说:“现在无论是公义的审判,还是无情的熬炼与刑罚,都是为了拯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这时我才注重在每天神所摆设的环境中学功课。这样经历了一段时间后,我感觉心里特别踏实平安。当带领工人在尽本分中遇到难处时,我也不受地位的辖制,明白多少就交通多少;当他们有不明白的向我寻求,我也毫不保留地把自己明白的都交通出来让他们借鉴。一段时间后,我心里有了平安喜乐,灵里特别踏实,我也更加明白了神把我安排到这里尽本分的心意,虽然我不是带领,但我能毫无保留的尽上自己的功用,感觉这样尽本分才算有点人样了。经历了这次神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到追求地位不是“好道”,是撒但捆绑人、控制人的一个无形的枷锁,追求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最正确的。从今以后不管我尽什么本分,在哪个位置上,不管有没有地位,我只愿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本本分分地尽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注重实行真理满足神。当我的观点转变以后,情形也扭转过来了,不再嫌弃这个本分不起眼、不露脸了,之后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我不注重能不能出头露脸了,只注重脚踏实地地尽自己的本分,明白进入各方面的真理。再临到扶持新人遇到难处,或是扶持几次都没有解决新人的问题时,我也不灰心,不受名誉地位的辖制,我心里清楚这些环境都是神为了成全我得着真理而摆设的,就跟神祷告,查找问题的根源,再实际地与新人交通,直到问题得到解决。经历了这次的刑罚审判,我心里对神满了感激与赞美,看到神太全能了,使我从扶持新人的本分中明白、进入了一点真理。感谢神!虽然我的生命进入还太肤浅,我愿继续朝着这个目标去追求,以后无论尽什么本分,只愿尽上全部精力来安慰神的心。

认准自己受造之物的身份地位,甘心尽本分满足神

一天,我无意中听教会带领说,陆姊妹现在被选为中层负责人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之前我们都是在一起尽本分的,没想到她现在竟然被选为中层负责人了,可我呢,现在只是在教会扶持新人,差别怎么这么大呢?”想到这儿,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马上意识到带领说这些话是神对我的检验,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我不注重什么地位,我无非就是一个受造之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我虽然有一些难受,但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不管我有没有地位,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不管我尽什么本分,注重追求真理才是最重要的。想到这儿,我心里释然了,立下心志不再为地位“卖命”了,地位不能拯救人,真理才能拯救人。以后我愿好好的追求真理,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尽好自己的本分,神无论怎么安排对我的生命都是最有益处的,从中使我认识到神对我实际的拯救,感谢神的带领!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