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情感对待人合神心意吗?

翠 柏

2018年11月份的一天早上,上层负责人在聚会时跟我们落实上面的交通,让我们赶紧排查教会各组的组长是否合用,并及时撤换、调整胜任不了工作的组长,根据原则把合适的人提拔起来,这样才能把教会工作作好。聚完会后,我和同工就分头落实这项工作。

几天后,我们收到了弟兄姊妹对各组组长的评价。我看到弟兄姊妹评价福音组组长李娜姊妹不接受真理,有时弟兄姊妹提出对的建议,她不但不接受,还狂妄自大,说话口气强硬,使人受辖制。而且她尽本分没什么负担,也没什么责任心,有时弟兄姊妹说出在传福音中遇到的难处,她也不交通真理解决问题,导致大家尽本分没有实行的路途。看完弟兄姊妹对李娜的评价,我心里有些难受,从评价来看,她就是一个不接受真理、作不了实际工作的人,而且她尽本分也没果效,按照原则衡量她肯定是要被撤换的。可想到李娜是我的老乡,我们也一起配搭尽过本分,我俩的关系一直很好,有时我们会在一起灵修、谈心,聊聊各自的情形与难处,交通对神话语的领受认识,互相帮助、鼓励,生活上我有什么难处,她也会关心我、帮助我,若是撤换她,到时候她会怎么看我啊?会不会觉得我无情无义呢?我又想到她脸面地位心很重,两年前她尽带领本分期间因着不作实际工作在选举时落选了,当时她都挺痛苦、消极的,现在如果连组长本分也被撤换了,她会不会消极得一蹶不振呢?想到这儿,我就不想看到李姊妹被撤换。不行,我得再交通真理帮助她,让她赶紧认识自己,兴许她能悔改就不会被撤换了。

第二天早上,我骑着车去找李娜,见到她后我就把她存在的问题指点了出来,但她听后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没什么真实认识,不过她也表示愿意去反省、扭转。听了李娜的话,我心里为她松了一口气,心想:“到时我在同工面前再为她美言几句,也许她就能继续尽组长的本分了。”

整洁的小屋内,我和几个同工围着桌子坐着一起讨论前几天收到的各组长的评价,根据原则衡量哪些组长可以继续留任,哪些组长需要撤换。当衡量到李娜时,赵执事说:“按原则衡量李娜的这些表现,她不适合再尽组长本分,该撤换了。她之前尽带领本分就不怎么作实际工作,作工也没有果效,当同工指出她尽本分中存在的偏差和问题时,她不但不接受,还反驳、讲理。后来教会选举带领,她落选后也没有真实地反省认识自己……”听着赵执事的话,我心里一阵翻腾,“之前你和李娜是同工,你是不是对她有成见不能公平对待她啊,怎么还翻起旧账了呢?李娜是有问题,但她现在愿意悔改了啊,你就不能再给她一次机会吗?”赵执事接着又说:“李娜以往临到事就不接受真理,现在她还是不接受弟兄姊妹对的建议,根据她这两年的表现来看,她没什么变化,不能再继续留用了。”另外两个执事也都同意撤换李娜。听着同工们的话,我的心越揪越紧,看来李娜这次被撤换是铁板钉钉了,我要是去撤换她,她会不会恨我啊?我俩的关系会不会因此破裂呢?想到这儿,我就说:“李娜尽本分也不是一点果效都没有啊,有段时间组里的弟兄姊妹尽本分有些被动,后来是李娜把他们带动起来了,再说了,她现在尽本分也挺积极,还是有些负担的。”此时,蒋执事站起来说:“李娜尽本分外表风风火火,看着挺积极,其实都是喊口号,弟兄姊妹的积极性是被她带动起来了,但因着她不寻求真理解决实际问题,弟兄姊妹尽本分没有实行的路途,作工果效还是很差的。”郑执事说:“是啊,李娜作不了组长的实质性工作,我也同意撤换她。”听后,我再也无话可说了,她们说的的确是事实,那这样李娜就真的要被撤换了,这可怎么办呢?正在这时,配搭刘姊妹说:“李姊妹确实不适合尽组长本分了,但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要不暂时就先用着,等有人选了再调换。”配搭姊妹的话正合我的意,我松了一口气,赶紧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没人选的时候就先用着,等有人选了再撤换吧。”几个执事听后都不再说什么了。

3个姊妹在一起讨论工作

想不到当天傍晚,上层负责人就找我们了解一些工作,并让我们赶紧在教会里再排查看看谁比较适合尽组长的本分。负责人走后,几个同工在商量这事时,他们都说陈弟兄、张姊妹各方面相对好点,可以操练尽组长的本分。一听这话我心里又有些紧张担忧,原以为物色组长人选还有些日子,在这期间李娜还有机会重新获得大家的信任不被撤换,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组长人选了,一旦人选定下来,那撤换她自然就成定局了。不行,可不能提拔陈弟兄和张姊妹做组长,于是我就有意强调他们以往的一些败坏流露与缺欠,说陈弟兄名誉地位心重,张姊妹临到难处容易消极,目前他们还胜任不了组长的本分。同工们听我这样说后都有些犹豫也不出声了,我紧接着又说:“要不再看看吧,等教会有合适的人选再决定。”说完之后,我感到有些不平安,心里知道陈弟兄和张姊妹都是追求真理的人,我这样评价是不是对他们不公平呀?但想到若是提拔了他们,李娜就要面临被撤换,我有些于心不忍,就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我们的讨论没有任何结果就结束了。

夜晚,桌上的小钟“嘀嗒嘀嗒”地响着。我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把排查各组长的情况输入文档中准备交给上层负责人,他们根据真理原则再衡量这些组长是撤换还是继续留任。当要反映李娜的情况时,我停下来思想了片刻:“如果我把李娜不接受真理、不作实质性工作的事实反映上去,上层负责人看后肯定会马上撤换她。不行,我不能把李娜的表现原原本本都写出来,写个大概就可以了,这样上层负责人就不会发现她的问题,兴许就不会撤换她了。”于是,我就把李娜不接受真理的表现避重就轻地写了一点点,而反映其他组长的情况时,我就把具体事例如实地写了出来,也明确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汇报快写完时,我回头看了看,发现我反映其他组长的情况都举了很多具体事例来说明问题,唯独反映李娜的表现时我只是笼统地写写。这时,我心里感到有些不踏实,不由得扪心自问:“同样是反映情况,为什么我写其他组长的表现就写得那么具体,对李姊妹的表现却是一笔带过呢?我这是受什么存心支配的呢?是不是在凭情感做事啊?”

灵修时,我就找到神揭示人情感方面的话语,看到神的话说:“情感是败坏性情这不假,那情感的实际那一面用几个词形容形容。(不能公平地待人,他就会偏袒、袒护。)就是这回事,偏袒,袒护,维护肉体关系,没有公正,这就是情感。所以说,你说要脱情感那就是脱一脱,我不想他就行了,是这回事吗?你丝毫不想,平时丝毫不想,谁一说你家人,谁一说你家乡,谁一说跟你有关的人,你‘腾’的火就起来了,非得为他辩解,非得把那个说法扭转过来,不能让他蒙受‘不白之冤’,得维护他的名声,极力地维护,把错的也得纠正过来,把对的也得变成错的,不让人说,丝毫不让说,这就是不公正,这就叫情感,明白吗?情感只是针对家人吗?(不是。)这个面广,它是一种性情,不是谁跟谁之间维护的一种肉体关系,它不是这个范围。也可能是你的上司,也可能是对你有过恩惠的人,也可能是帮过你忙的人,也可能是跟你关系最近的人,也可能是跟你最对脾气的人,也可能跟你是老乡,也可能还是你的朋友呢,也可能是你仰慕的对象,这都不一定。”(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好比说让你处理一个人,你会产生哪些存心?会有怎样的情形?比方说有个人尽本分一直没果效,还总不愿意尽,我就告诉你赶紧把那个人撤换了,你琢磨琢磨,‘他尽本分果效不好?我怎么没发现呢?他也没发什么怨言,跟我处得还挺好,还总给我端茶倒水的,处理他?等等吧。’你有这个存心,你就不能马上处理,你就得想各种办法应对上面,糊弄下面,来个两面手法。一方面,你跟那个人说‘你做事得用点心啊,不能怕受苦,这是咱们的本分’,他听了之后,尽本分是稍微认真点了,但还是没什么实际果效。过后我问这个事处理得怎么样了,你就说:‘那人变好了,愿意尽本分了,尽本分的果效也比以前强了。’其实你心里想:‘这是我跟他做思想工作达到的果效,要不然他还那样。再一个,他对我挺好的,我不能处理他。’你的存心里有这些东西,这是什么情形?维护私人的情感关系,搞处世哲学,另外,你这样做有没有顺服?你对自己看到的或者听到的事有一个主观的判断,你凭主观意愿、凭情感判断,而且还认为自己这样做事公正,是给人悔改机会,是凭爱心帮助,所以你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不按照神说的去做了。这就是打折扣了,这是你做事的结果,做事的态度。你按着自己的方式做,做完之后还觉得心安理得,觉得自己是在实行真理。那所有的过程当中,你是凭着真理去做的,还是凭着个人的喜好、个人的存心去做的?完全是凭着个人喜好、存心做的。……你采用这样的方式对待真理,对待神的要求,用这样的态度来尽本分,那你的存心在这里起了什么作用?起了绝对能维护好自己的利益、脸面与人际关系的作用,而对神的要求、对自己的本分没有起到任何积极的作用,完全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和私人情感关系,对神却不用作任何的交代,心里没有一点责备,丝毫意识不到这是什么问题。人没有敬畏神的心,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无论尽什么本分、处理什么问题都不会按原则办事,人活在存心、私欲里就没法进入真理实际。所以,人临到事不省察自己的存心,不能认识自己存心的错误,而是用各种理由为自己编织谎言、编织借口,把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脸面和人际关系维护得挺好,但与神却没有建立任何的关系。”(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该有的态度》)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在对待人、处理事时,不能站在真理原则一边公平公正地处理、对待,而是偏袒、袒护与自己有关、对自己有利的人,这就属于凭情感行事,也是一种败坏性情的流露。人临到事受情感支配,做事就容易失去原则,只会凭着个人的利益、存心做事,丝毫不会维护教会工作,更不会顾及神的心意,这样无论是尽本分还是处理问题,都实行不出真理,更没法进入真理实际。我反省自己这些天的流露,当从弟兄姊妹的评价中看到李娜不接受真理、不作实质性工作很可能会被撤换时,我就顾念与她之间的情感,怕她被撤换后会痛苦、消极,更怕她对我产生成见与看法,为了保住她组长的位子,我就包庇、袒护她,凭私人情感去与她交通,想让她赶紧认识自己从而不被撤换;当几个同工根据原则衡量都说要撤换李娜时,我就找理由竭力为她辩护,遮盖她不接受真理、不作实质性工作的事实;同工们提出陈弟兄和张姊妹适合尽组长的本分时,我再次为保住李娜组长的位置,故意挑陈弟兄和张姊妹以往流露的一些败坏性情,拦阻教会补选新的组长;现在给上层负责人汇报工作,在反映李娜的问题上,我又是避重就轻、偏袒包庇,想用障眼法来迷惑欺骗上层负责人,帮助李娜蒙混过关……这一连串事情的背后,我的存心、动机都是受情感支配,维护的都是与李娜之间的关系,是在拿教会工作作交易来答对人情,我太自私卑鄙了,哪有一点人性啊!作为一个信神的人,我不以神的话为做人、尽本分的准则,而是凭撒但的处世哲学行事,这不是对神的背叛吗?神家调整带领工人是有原则的,对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可以培养使用,对不追求真理、不作实际工作的人必须调整撤换,另行安排,这样对教会各项工作有利。外表上我也在落实这项工作,但我却不按原则办事,而是随从私欲、情感行事,我这是以权谋私,在神的作工中搞自己的经营,是触犯神性情的恶行啊!想到这里,我有点害怕,赶紧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的显明,我看到自己情感太重,尽本分不根据真理原则,是在搅扰打岔教会工作,是在作恶抵挡你,实在让你厌憎。神啊,我不愿再凭情感做事,我要严格按原则如实反映事实真相,不愿再包庇、袒护李娜了。”接着我就把李娜的一贯表现如实写到汇报中。写完汇报后,我心里很踏实平安。

一天,我从全能神教会App上看到一段讲道交通:“对于情感问题,人都知道情感是什么东西,并且有许多人也能看透,人没有真理,情感就是人类的致命弱点哪!对于所有追求真理的人来说,情感也是人生命进入的最大难处,是人实行真理的最大拦阻。就是因为人有情感,脱不去,所以人就行不出真理来,就没法达到按原则办事,这是不是实情啊?(是。)这绝对是实情,也是许多人公认的事实。那为什么有许多人都想脱去情感,都想实行出真理却达不到呢?问题的根源在哪儿?有许多人会说:‘这情感不好脱呀,谁也脱不掉,想脱也脱不掉!’为什么脱不掉啊?这个问题多数人看不透,看不透他就不好脱,他就受情感辖制,他就实行不出真理;看不透他就把情感看为宝贵,好像脱去情感才是天不该、地不该,宁可不实行真理也要凭情感行事,凭情感行事在他来看那就是天经地义呀!因此有许多人至死也不脱去情感,他觉得凭情感对待人、凭情感活着那就是正常的人,就是好人,这样的人他把情感看得高于一切,好像情感就是他的生命,所以他认为凭情感行事是完全正当的,并不是罪。这个问题存不存在呀?(存在。)有许多人说,‘是人就得讲点情、讲点义,人有情义还能有错吗?人有情义应该说就是好人,比没情没义强,比狼心狗肺强’,所以人从来就没有把情感看成是仇敌,从来就没有把情感看成是撒但,是魔鬼,是撒但哲学,是撒但逻辑。”(摘自《讲道交通(十四)·看透情感实质实行真理才能蒙神拯救》)“其实人临到事,有许多时候心里都明白怎么实行合乎真理,但他为什么实行不出真理呀?不就是受情感辖制嘛!因为情感,把原则抛在一边,不理睬;因为情感,硬着颈项不顺服神;因着情感,为满足肉体而做,不随从灵的意思;因着情感,违背了神的心意。这就是在生命经历当中,情感所起到的拦阻、破坏的作用。可以说,情感就是拦阻我们实行真理的罪魁祸首,换句话说,情感就是我们生命进入的头号杀手,这东西坑死人不偿命啊!”(摘自《讲道交通(十四)·看透情感实质实行真理才能蒙神拯救》)从讲道交通中我明白了,我不能实行真理、不能按照原则办事的根源就是受情感的控制,一直以来我都凭着撒但的哲学“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为朋友两肋插刀”“是亲三分向”这些毒素活着,把亲情、友情看作是正面事物,认为做人就得重感情、讲情义,有情有义的人才是好人。所以在面临要撤换李娜的这件事上,我觉得她是我的老乡,和她又一起配搭尽过本分,平常她对我也很照顾,我就应该帮助她,替她说话,这才是有情有义的人。我从来不去解剖这种观点合不合真理、合不合神的心意,也不去揣摩神家对待人的原则是什么,就认为自己实行的是正确的。神要求我们凡事以神家的工作为第一,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着想,只有这样实行才合真理原则,才合神的心意。想想现在正值传福音的关键时期,李娜担任福音组长的本分不能起带头作用,不能帮助弟兄姊妹解决实际问题,不撤换她就会给福音工作带来拦阻,各项工作也会受影响,只有撤换她把对的人提拔上来才是维护教会工作。可我却公然违背原则,不顾神家利益,极力地袒护她,想继续留任她,我这不是出卖真理、出卖原则,拿教会工作当儿戏吗?神家培养我,让我操练尽带领的本分,是让我追求真理,按原则办事,维护教会工作,可我却把情感看得高于一切,宁愿得罪神也不愿意得罪人,我这不是吃里扒外,充当了撒但的差役,拦阻、打岔教会工作与神对着干吗?神家撤换调整人的本分,是为了促使人反省自己,能及时悔改变化,这是神拯救人的一种方式,是神对人的保守与洁净,是神对人的爱与拯救。而我不愿意撤换李娜,是怕她说我薄情寡义、不讲情义,从而失去在她心中的形象,我凭情感做事完全是为维护个人利益,根本不是真正为她的生命着想,不是真的在帮助她、对她有爱,我是在坑人害己,是在抵挡神啊。此时我才认识到,我所认为的做人讲情面、讲情感才是对人有爱,这种观点太谬妄、太荒唐了!同时我也看清了,情感确实是神的仇敌,是我实行真理、尽好本分的最大拦阻,是我生命进入的绊脚石,活在情感中只会触犯神的性情遭神惩罚,我若不悔改就会断送自己蒙拯救的机会。认识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我太悖逆了!我能操练尽带领的本分是你对我的恩待,可我却不体贴你的心意,凭着情感维护与人的关系,不实行真理,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拦阻、打岔。神啊,现在我愿意向你悔改,不再凭情感、凭处世哲学做事,愿意按你的要求尽本分,满足你的心意。”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要想和神建立正常的关系,必须达到心归向神,在此基础上,你与人也有正常关系了。若你与神没有正常关系,不管你怎么维护与人的关系,你再努力,再用劲,也是属于人的处世哲学,你是以人的观点、人的哲学来维护你在人中间的地位,让人都夸你,而不是根据神话来建立与人的正常关系。若你不注重与人的关系,而是维护与神的正常关系,愿意把心交给神,学会顺服神,自然而然地你与所有人的关系也会正常的。这样,你与人的关系不是建立在肉体之上,而是建立在神爱的基础上,几乎没有肉体来往,但是在灵里有交通,彼此地相爱,彼此地安慰,彼此地供应,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心满足神的基础上做的,不是靠着人的处世哲学来维护,而是靠着对神的负担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不需要你人为的努力,而依神话原则实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很重要》)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要求我们弟兄姊妹一起相处都要建立在神爱的基础上,当看到弟兄姊妹尽本分出差错或有违背原则的地方,不凭肉体情感,不讲亲情、友情,而是交通真理原则,如果经多次交通真理帮助扶持后仍不反省悔改,对教会工作造成了拦阻,即使是我们的亲人、朋友也不能凭情感搞处世哲学,所作所为得以神话真理为原则,该撤换就要撤换,该调整就要调整,凡事考虑教会工作,维护神家利益,这样实行才能满足神的心意。在对待李娜的事上,我不能根据她是我老乡、是我以前的配搭、曾经帮助过我而不撤换她,应该根据神家撤换调整人的原则撤换她组长的本分,不能让教会工作受到拦阻,同时还要把她的一贯表现给她交通解剖,让她认识自己的败坏,能够及时地向神悔改,这样才是实行真理,对教会工作有利,对她也才是真正的爱心帮助啊。明白神的心意之后,我就和几个同工根据原则撤换了李娜组长的本分,也提拔了陈弟兄和张姊妹做组长。虽然李娜刚被撤换时有些软弱消极,但是她能从这次调整中寻求真理,慢慢地明白了神的心意,对自己的败坏性情有了些认识,后来再尽本分时,她也有一些扭转进入,传福音也有了点果效。看到这些后,我真实地体会到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太重要了,不管是对教会工作还是对人对己都有益处。

公园的清晨

2019年3月份的一天早上,空气清新,公园里人来人往,我和配搭刘姊妹找了一个石椅子坐下,谈起了教会的工作。刘姊妹说:“最近在了解各组的工作时,发现组长杨梅尽本分没有负担,不作实际工作,我每次抠问她的工作时,她只说些笼统的话,对弟兄姊妹的真实情形、尽本分的情况都不太了解。而且她比较自私诡诈,怕得罪人,不维护教会工作,只维护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当弟兄姊妹传福音遇到难处退缩时,她总是体贴弟兄姊妹的肉体,不交通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的情形,导致弟兄姊妹都活在消极中,尽本分一直没有果效。针对这些问题,我也给她交通真理帮助了,可她还是没有扭转……”听到这里,我知道配搭姊妹是想撤换杨梅,我就有些不愿意,心想:“虽然杨梅有些自私诡诈,会站在弟兄姊妹一边随从他们喊难叫苦,不维护教会工作,尽本分也没有什么果效,按原则是该撤换,但我之前就认识杨梅,也了解她,她的脸面地位心比较重,如果把她撤换了,那她肯定会很痛苦,她能不能经历上去呢?再说了,要是我去撤换她,她会不会说我没有爱心,不体谅她的难处,以后不搭理我呢?而且最近她说也想变化,也愿意往上够,要不我给配搭姊妹说一说,看看一段时间后杨梅有没有悔改的表现再决定是否撤换她吧。”想到这儿,我就想为杨梅说话,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存心不对,又要凭情感袒护姊妹了。我想到神的话说:“在做每一件事的时候,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心能摆对,行事公正,不随从情感、个人意思行事,这是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与神的关系如何》)神的话给了我实行的路途,要想做一个办事有原则、行事公正的人,就得在临到的每件事上寻求真理、反省自己,当发现自己有情感掺杂与不对的存心时,就要背叛情感,摆对存心按神话真理去实行,这是作为信神之人起码该达到的。想想前段时间我凭情感拦阻撤换李姊妹的事,已经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我不能再凭情感行事为人,不能再抵挡神了,这次我得为教会工作、为弟兄姊妹的生命着想,于是我就放弃了要为杨姊妹说话的想法。我对配搭姊妹说:“杨梅尽组长本分已经五个月了,组里有些弟兄姊妹活在消极软弱中不迎合福音工作,她却维护个人脸面地位,不交通真理解决实际的问题,导致组里福音工作没有果效,弟兄姊妹生命进入受亏损,如果不尽快撤换她组长的本分,只会耽误教会的工作,坑害弟兄姊妹,也会使杨梅留下更多的过犯。”刘姊妹说:“回去后我们再跟同工说说这事。”我微笑地点点头。

之后我和几个同工又根据原则衡量,都觉得杨姊妹确实不适合尽组长的本分了,要撤换重选。于是我就去找杨梅,指出她身上的败坏性情以及她对待本分的一贯态度,并撤换了她的组长本分。杨梅也愿意顺服教会的安排,说接下来会好好反省自己。听了她的话,我心里很得安慰,体会到背叛情感实行真理的甘甜。

以往我一直认为凭情感做事是有情有义的表现,是正面事物,是正常人性的一方面体现,但通过这段时间神的显明,还有神话语的揭示审判,我才看清了情感是撒但哲学,是与真理相违背的,情感只会拦阻我实行真理,甚至做出背叛神、抵挡神的事惹神厌憎、恨恶,严重了还会断送自己蒙神拯救的机会。感谢神对我的显明与拯救,今后我愿注重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做一个让神放心满意的人!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