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约束”

蒙 爱

好不容易我才从繁忙中挤出点时间回娘家看望父母,到家后,母亲看到我也喜出望外。我问了一下家里的情况后,母亲就郑重其事地告诉我她信全能神了,并说神现在正在作洁净、拯救人的工作,神要把经历审判、刑罚达到被洁净的人带入神的国度之中。母亲还说这是神最后一次拯救人,让我千万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听了母亲的话,我有些为难,想到信神还要聚会、读神的话,那多受约束,多耽误时间啊!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要上班挣钱养家糊口,每天还有忙不完的家务活儿,哪有时间和精力信神啊!我本想直接拒绝,但看到母亲一脸的期待,我又不忍心让她失望,只好敷衍着答应了。

没想到一段时间后,母亲联系上了我所在城市的教会,并与这边的姊妹约好了时间,让姊妹带我去聚会。我看着手中还没有忙完的家务活儿,又想到一会儿孩子从补习班回来,我还要辅导他学习,明天还得上班,怎么办?唉!既然已经约好了,还是去见见面吧!于是我急匆匆地赶到了约定的地点,一位长得很清秀的姊妹把我带到她家,给我讲了一些关于信神的事,可我心里总惦记着孩子快放学了,我得赶紧回家做饭……我的心都被这些家庭琐事占满了,姊妹讲了很多,但我什么也没听进去。临走时,姊妹真诚地对我说,她希望我以后能再到她家聚会,我随口应了一声,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就匆忙地离开了。

一回到家我就赶紧做饭,洗洗涮涮忙完了,再辅导孩子学习,等把孩子安顿好已经是深夜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无力地坐在沙发上,生活中的一幕幕浮现在我眼前:丈夫从小被公婆溺爱,家里的什么活儿都不干;公婆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只能帮忙买点菜,家里的人情来往,辅导孩子做功课,还有所有的家务活儿都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家里的事操持完,我还要赶着上班,单位的事也挺多,还要看上司的脸色。我每天就像个陀螺一样旋转在家庭和单位之间,常常感到心力交瘁,我也很想停下来给自己放个长假,可一看到家里这一大摊子事,我只有强打起精神支撑着。面对生活上的压力,我经常埋怨丈夫没本事,丈夫不服气总与我争吵;婆婆不仅不体谅我的难处,还常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与我争吵……频繁的争吵和过度的劳累让我心烦意乱,心中的委屈无处诉说,只有自己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泣。因我长时间心情压抑、郁闷,导致内分泌失调,我得了严重的妇科疾病,中医说是怄气伤肝所致。心里的苦闷、病痛的折磨让我感到活着没有一点儿意思,甚至想一死了之,可看着年幼的孩子,我又不忍心丢下他。我经常半夜醒来,茫然地看着四周,总有一种莫名的无助感紧紧地包围着我,生活中的各种缠累把我死死缠绕着,我仿佛置身在荆棘丛中,不知该怎样摆脱……

忧愁,人生,命运

日子就跟翻书页一样,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偶尔我也会想起信神的事,想起姊妹可能还在等着我去聚会,心里就觉得有些亏欠,可是,那一丝愧疚感掠过之后,我又在想:唉!日子总得过下去,孩子的数学成绩又下降了,明天还要给孩子找个好点的学习班……

一天傍晚,我与丈夫又争吵了起来,我生气地摔门而去,不知不觉走到了江边。微风吹拂着我的脸庞,有一丝丝的凉意,夕阳西下,绚丽的晚霞映在空中,荡漾的江水也被染红了,相互倒映显得格外美丽。可我没有一点儿兴致欣赏,脑子里还在回想着与丈夫争吵时的情景,心情越发地烦躁。再往前走,看见路旁摆满了菜摊,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每个人都忙碌地做着各自的活计,脸上似乎都带着一丝忧愁,好像都被生活压得不堪重负。看到此景我的内心不免又增添几分伤感,觉得我们都活得好可怜,一个人来到人世间短短几十年,就像旅客一样匆匆来又匆匆离去,不知生为何也不知死为何,就这样忙忙碌碌到底要到何时?难道只有彻底闭上了双眼才可以结束这无奈的一生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个接我到她家聚会的姊妹!她挤在人群中四处张望,脸上有些焦虑,像是在寻找谁。那一刻,我突然有种想找她聊一聊的冲动,于是我挤到姊妹身旁,轻轻地拍了她一下,姊妹回头看见是我,又惊又喜,拉着我的手邀请我到她家里去。到了姊妹家,姊妹激动地对我说:“真是感谢神啊!终于找到你了……”从姊妹的交谈中我才知道,原来在我失约的这一个多月中,姊妹非常着急,但又不知去哪里找我,只好到我住的大致方位的菜市场附近转,希望能碰到我。听姊妹说她一直在寻找我,等我去聚会时,我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特别受感动,想不到在我痛苦难过的时候,还有人如此关心着我,我的眼泪不由得掉了下来。

互相帮助,基督徒

姊妹轻声询问起我的近况,我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地方,一股脑儿地把自己的苦楚全说了出来。姊妹安慰着我,给我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因着多少年来人的风俗习惯,所以人都被属地的泥土气息沾满全身,因此人都麻木了,并不觉世间的凄凉,而是在冰冷的世间之中在作自我享受的工作。在人的生活之中没有一丝火热,在人的生活之中不含一点儿人的味道,没有一点光明,但人一直在迁就自己,任自己的一生碌碌无为、没有价值。转眼之间死亡的日期逼近,人就这样含冤死去。在世并不曾做什么,不曾得着什么,就这样匆匆来,又匆匆地离去,在我眼中的人,不曾有一个带来什么,也不曾有一个带走什么,所以人都觉得世间的不平。”(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篇说话》)姊妹交通说:“就如神的话所揭示的,我们人类被撒但败坏后,都远离了神失去神的祝福,落在了撒但的权下,我们所追求、向往的都是高品质的物质享受,都是让肉体得到满足的生活,为此我们不停地奔波忙碌着。与此同时,现实生活中的压力、家庭的缠累、世俗的交际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可我们为了生存,又不得不在世界上打拼、挣扎。我们心里虽然厌烦这种碌碌无为的生活,但又无路可走、无力摆脱,只是很无奈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受着撒但的愚弄、苦害,根本不知道人活着的价值与意义是什么。更可悲的是,当神的拯救工作临到我们时,我们仍是躲避、不搭理,甘愿继续做撒但权下的牺牲品。神忍受着我们对他的悖逆,一直在等待着我们向他回转,希望我们都能接受神的救恩,因为神不忍心看着我们如此痛苦地活一生,更不忍心看到我们被撒但苦害、践踏。神要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权势,将我们带入神给预备的美好的归宿中。正如神的话说:‘整个撒但势力都被捆绑了,人在地上的生活相当轻松了,不像现在这么复杂,什么人际关系、社会关系、复杂的家庭关系,太麻烦,太痛苦!人活在这里面太苦恼!人被征服之后,人的心与人的思想都改变了,都有了敬畏神的心,也有了爱神的心。当全宇之下追求爱神的人都被征服之后也就是撒但被打败的时候,撒但被捆绑也就是所有的黑暗势力都被捆绑,人在地上的生活就没有任何搅扰,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地上生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接着姊妹又跟我读了很多神的话语,并与我交谈了许久……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回味着傍晚所发生的一切,明白了今天与姊妹的相遇是出于神的主宰安排,是神对我实实际际的爱呀!借着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我一直在过着祖辈们的生活,为了养家糊口每天都在辛苦地劳作,活在劳苦愁烦的痛苦中,却不知这是撒但的苦害。世俗的缠累、人际的交往、病痛的折磨几乎让我窒息,我却还在拒绝神的拯救,仍然在无边的沼泽地中挣扎,任生命一点点消逝。然而,当我活在痛苦之中时,神却一直在我的身边默默守候,一刻也未曾离开过,神为我的愚昧叹息,为我的痛苦哀伤,神不忍心看到我这样可怜地活在撒但权下,感动姊妹一直寻找我,只为让我有机会接受他的拯救,尽早脱离撒但权势的捆绑,能够释放自由地敬拜神,活在神的祝福之中。我感受到神对我的爱是那么的真诚、实际,我不能再失去这个机会了,我应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此后,我开始积极参加聚会,即使家务活再忙我也坚持每天读神的话,常常祷告和神说心里话。渐渐地,我脸上的笑容多了,心胸也变得越来越开阔,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我与家人也能正常相处了,随之我的病也不知不觉好了。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神经营工作的点点滴滴无不在渗透着神的爱与怜悯,无论人能否理解神的良苦用心,他还是在坚持不懈地作着他要作成的工作。无论人对神的经营了解多少,然而,神作工给人带来的帮助与益处是人都能体会得到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是的,在神的带领下我实实在在体会到了神爱的真实与美丽!是神的爱把我带到神的面前,我才有机会听到神的话语,得到神的亲自带领,有了脱离撒但黑暗权势的机会。更是因着神爱的拯救,我才知道了我们不应该只为肉体活着,而该用一颗诚实的心去敬拜神,这才是我们该追求的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人生。

现在,我不再觉得聚会、看神的话是耽误时间,而是深深地感受到这正是神拯救人的途径,是我们安静在神面前聆听造物主心声的桥梁,更是神对我们爱的“约束”!一切荣耀归于神!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