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属灵争战中看见神的爱

志 远

引 言

撒但是与神为敌的恶者,一直想败坏、吞吃神所造的人类。当神作工拯救人时,撒但尾随神后处处打岔、搅扰神的作工,因此每一位接受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都不同程度地临到了撒但的搅扰、试探。那作为基督徒,我们该如何对待撒但的试探呢?是逃避畏缩,还是依靠神得胜撒但?下面我们一起看看志远姊妹的经历,从中寻找当实行的路。

何其有幸,我迎接到了天主重归

我原是天主教的一名信徒,每天早晚都跪在天主耶稣钉十字架的画像前背诵经文,巴望天主能早日接我们进天国。一天,大哥带着刘弟兄来给我们讲道,刘弟兄从圣经旧约、新约一直讲到默示录,最后见证说天主耶稣已经回来了,就是末后基督全能神。全能神发表了数百万字的话语,揭开了隐藏几千年的奥秘,像全人类是怎样发展到今天的,撒但是怎样败坏人的,天主是怎么作工拯救人的,人类以后的结局归宿是怎样的,等等。刘弟兄还交通说神拯救人类的工作分为三步,即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和末了的国度时代。律法时代雅威上主颁布律法带领人类在地上生活,使人知道了什么是罪;恩典时代天主耶稣为救赎人类舍命钉十字架,使人罪得赦免;末了的国度时代,天主再来作最后一步审判工作,发表话语除去我们的犯罪本性,使我们彻底脱离罪性的捆绑得着洁净,最终把我们带入美好的归宿中。神拯救人的三步作工一环紧扣一环,每一步工作都是建立在上步工作的基础上,一步比一步拔高,缺一不可。通过读全能神的话和听刘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一些信天主多年不明白的真理,心里很亮堂,也很有享受,我认定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稣的再来,欣然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姊妹耐心的听弟兄姊妹的交通

此后,我常与弟兄姊妹一起聚会读神的话、学唱诗歌,心里感到无比甘甜。我觉得自己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太晚了,很多真理都不明白,所以我每天都如饥似渴地读神的话,可没想到……

读神的话瞌睡不已,甚是苦恼

一个礼拜后,我发现自己的状态不对了,拿起神话语书翻开一页还没看几行,我的眼睛就涩得睁不开了,我努力地睁开眼睛,可一看神的话就打哈欠,眼睛还直流泪。我很想看神的话,但困得实在是看不下去。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跟神祷告:“神啊,我一看你的话就犯困,想看却没精神,求你带领我胜过肉体。”祷告后,我多少有点儿精神了,可当我再次拿起神话语书看时又开始犯困了,我心想:“这可能是我白天带孩子累的,等第二天再看吧。”谁知,第二天也是如此。我很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呀?我读的可是天主耶稣再来发表的生命言语,怎么会瞌睡呢?以往信天主时,我闭着眼睛背圣经都不瞌睡,可现在一读神的新说话怎么就瞌睡成这样呢?难道……难道我信错了?”可转念一想,“不对呀,这些天通过读全能神的话和听刘弟兄的交通,我认定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稣的再来,我不能因着看神的话打瞌睡就怀疑神的作工呀,可我看神的话这么瞌睡是怎么回事呢?”就在我纳闷时,忽然想起前几天聚会时一姊妹读的一段神的话:“神以经营人来打败撒但,撒但以败坏人来结束人的命运,搅扰神的工作,而神作的工则是拯救人类。……神一边作工作,它一边搅扰,到末世它搅扰完了,神的工作也结束了,神要作的人也作成了。神从正面引导人,他的生命是活水,无限无量,撒但败坏人败坏到一个地步,最终生命活水将人作成,撒但无法插手作工,这样,神就能把这些人完全得着了。撒但现在还不服气,一直跟神比试高低,但神并不搭理它,神说过:我必胜过撒但的一切黑暗势力,胜过一切黑暗权势。”(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当时姊妹交通说:“神作工拯救人,撒但却步步尾随,搅扰、打岔神的作工。尤其末了这步工作,我们被撒但败坏至深,受罪性捆绑常常犯罪抵挡神,神根据我们的需要发表话语审判我们,除去我们身上的罪性,彻底洁净、变化我们,最终把我们带进美好的归宿中。但撒但不甘心失败,它不想让我们归向神蒙神拯救,就想方设法施行各种诡计搅扰我们,利用我们肉体的软弱来攻击、试探我们,就像让我们看神的话时心烦、打瞌睡,让我们生病,或让我们家里不平安,等等。撒但就是想让我们对神产生疑惑,甚至埋怨神、背叛神,最终回到撒但权下继续被它苦害、吞吃,这就是撒但的险恶用心。我们若遇到这些情况,应知道这是撒但的试探,要多多跟神祷告,求神带领引导,也要多寻求神的心意,依靠神得胜撒但的试探,不要对神的作工产生疑惑。比如我们看神的话打瞌睡时,一方面跟神多祷告,把自己的实际难处向神交托、仰望,还得实际地背叛肉体,站起来唱唱诗歌、跳舞赞美神。神是全能的,相信只要我们真心依靠神,有心志背叛撒但,神就会带领我们胜过撒但的搅扰试探,为神站住见证。”

回想着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才意识到自己看神的话打瞌睡是撒但在搅扰我,它想让我怀疑神的作工,从而离开神。好险,我差点儿就上了撒但的当!于是,我赶紧在心里跟撒但宣告:“撒但,你越搅扰我,越证明我信的是真道,我越要看神的话,不管你如何搅扰,我都不会再中你的诡计!”之后,我就按姊妹说的读神的话犯困时就站起来学唱诗歌,不一会儿就不那么困了,等再打瞌睡时,我就赶紧跪下祷告神,求神加给我力量和信心,带领我胜过撒但的搅扰。这样的光景持续了好几天,期间,我一遍遍地跟神祷告,求神带领我。没想到,神真垂听了我的祈求,几天后我再看神的话就不瞌睡了,而且越看越想看,越看越能明白神的心意。

姊妹在树下揣摩神话

我很喜乐,感到自己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得着神话语的牧养浇灌真是太荣幸、太有福了!于是,我更加渴慕神的话,希望能多装备些真理,以后能跟弟兄姊妹一起传福音见证神,把那些真心信神、急切盼望天主重归的弟兄姊妹都带到神的面前。

旧病复发,心生怨言

可就在我心志满满时,撒但的试探、搅扰再次临到了我……

一天晚上,我的月子病(生孩子时落下的疾病)突然犯了,浑身疼痛,我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头上和身上直冒虚汗,最后浑身都动不了,想翻身还得让丈夫帮我。那一夜,我疼得没合眼,心想:“这病来得太突然了,平时我都是阴天才犯月子病,但也只是腰有点儿酸,身上不太舒服,天气一晴就好了,可这几天都是晴天,我怎么就犯病了?而且这次比平时严重得多,真是反常啊,难道这又是撒但在试探、攻击我?不行,我可不能中撒但的诡计!”于是,我在心里跟神祷告:“神啊,我突然犯病,不知是不是撒但的攻击、苦害。神啊,你知道我身量小,求你加给我信心,带领我胜过撒但的搅扰,不埋怨你。”第二天,丈夫看我疼得实在受不了,就去给我买了点药。我想:“以往犯病吃点药就好了,现在我信神了,应该会好得更快。”可没想到,我一连吃了两天药也不见效。白天我扶着墙还能勉强下床,可一到晚上疼得我根本不能下床走路,吃药也不管用,什么活儿都干不了。我一直向神祷告,可病就是不见好,我不由得想:“我还有两个几岁的孩子需要照顾,这病要是一直好不了可怎么办啊?我也向神祷告了,神怎么不看顾保守我呢?”

软弱之时,神话语来带领

就在我消极软弱时,一个姊妹得知了我的情况,就来我家看望我。姊妹耐心地给我交通神的心意,并给我读了两段神的话:“周围环境及人、事、物都有宝座的许可,千万别生埋怨的心,否则神不赐恩典。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在你们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后都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背后都有争战。……撒但与神在灵界争战的时候,你该怎么满足神,该怎么为神站住见证?你该知道,每一件事临到对你都是一次大的试炼,都是神需要你作见证的时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姊妹读神话

姊妹交通道:“神的话把灵界神与撒但争战的实情给我们揭示出来了。今天这个疾病突然临到我们,这是撒但对我们的苦害,但也有神的许可,背后是一场属灵争战。撒但知道我们特别宝爱肉体,就利用肉体的病痛来攻击我们,企图击垮我们对神的信心,使我们误解神、埋怨神,甚至否认神、背叛神。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神就借着撒但的试探来检验我们是不是真心信神的人,真心信神的人无论临到什么不合自己观念的环境,不管撒但如何搅扰、试探都能持守对神的忠心,为神站住见证满足神,不会对神发怨言,更不会否认神离神而去。就像约伯临到撒但的试探,他失去了所有的家产、儿女,就连他自己浑身上下还长满了毒疮,受尽痛苦折磨,但约伯一句怨言也没发,更没因肉体与心灵所受的痛苦否认神、背叛神。约伯对神的敬畏、信心与顺服让撒但彻底蒙羞失败,他在试探中为神站住了见证,蒙了神加倍的祝福。我们也应该效法约伯,不管临到什么病痛或苦难,都应持守对神的信心与忠心为神站住见证,以实际表现来回击撒但、羞辱撒但。”

听了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才认识到,我今天能受这样的苦,这是神的爱临到了我,神给了我一次分辨撒但诡计为神站见证的机会。想想我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还不配让神检验呢,这是神对我的高抬啊!可我不明白神的心意,肉体受了几天的苦,看不见神的保守就没信心了,开始埋怨神,陷入撒但的试探里,一个劲儿地求神赶紧把我的病挪去,这在神面前哪有见证啊!认识到这些,我感到很蒙羞。

反省自己,竟有得福存心

接下来,姊妹根据我的情形又交通说:“我们临到病痛,一方面得看透灵界争战,识破撒但的诡计;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反省自己不对的信神观点,找到埋怨神的根源,这样才能彻底解决问题。我们再来读一段全能神的话就更清楚了,神说:‘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乐;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质财富;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安然地度过此生,求得来世别来无恙;多少人信我是为了躲避地狱之苦,获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暂时的安逸,并不求来世得着什么。当我将忿怒赐给人的时候,将人原有的喜乐、平安夺走时,人就都疑惑了;当我将地狱之苦赐给人而将天堂之福夺回之时,人就恼羞成怒了;当人让我治病时,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对人感觉厌憎,人就离我远去,寻找污医邪术之道;当我将人向我索取的都夺走之时,人都不见踪影了。所以,我说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处太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神的话把我们信神与神搞交易、向神索取恩典祝福等情形表现都揭露出来了。我们被撒但败坏后,本性都特别自私,无利不起早,做什么事都是为个人利益图谋,连信神都是为了得恩典、得祝福。在我们的观念里都认为:我们信神了,神就得保守看顾我们,让我们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事业顺利、前途光明,无论我们向神索要什么,神都得有求必应。因此,当我们临到病痛或家里发生祸患时,我们就会理直气壮地埋怨神为什么不保守我们,甚至还能背叛神离神而去。这就看到我们信神并不是为了追求真理达到顺服神、敬畏神,而是在与神搞交易,是在利用神、欺骗神达到自己得福的目的,我们信神的掺杂实在是太多了!神是造物的主,我们人本是受造之物,若没有神给的气息、神赐予生存所需的一切,我们根本无法存活,可我们却一味地向神索要恩典、祝福,这样的人还哪有一点良心理智?所以,我们在神面前得站对自己的位置,无论神是否给我们恩典、祝福,我们都应该无条件地顺服神、敬拜神,这才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该做到的。

姊妹,现在我们对自己在病痛中埋怨神的根源是不是清楚了?其实就是因着我们信神的观点不对,当撒但苦害我们,利用身体的病痛来搅扰我们时,我们不会分辨撒但的诡计,反而一味地向神提出无理智的要求,结果当病痛迟迟不见好转时我们就消极软弱,对神生发怨言。神允许撒但的搅扰临到我们,借此显明了我们得福的存心,让我们及时扭转不对的信神观点,能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信神、敬拜神,这样我们的信才能得着神的称许。”

听完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心里更亮堂了。想到我月子病刚犯的时候,虽然也意识到这是撒但的试探,我不能埋怨神,但心里却想着只要我跟神祷告,再配合着吃药,神就会让我很快好起来。可当我吃药不见效时,就对神失去了信心,开始埋怨神。反省到这儿,我看到自己信神的观点确实不对,信神只是为了求恩典、祝福。撒但也正是借着我得福的心来搅扰我,让我对神生发埋怨,不知不觉中了撒但的诡计。我得扭转自己不对的信神观点,摆正心态,不管病好不好,我都要敬拜神、顺服神。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啊,我愿向你悔改,不管我的病好不好,我都不再埋怨你,我要站住见证让撒但彻底蒙羞,一直跟随你走到底!”

存心顺服,看到神作为

明白神的心意后,我不再活在病痛中了,也不再埋怨神了,虽然晚上还需要丈夫帮我翻身,但我忍着疼也坚持聚会、祷告、读神的话。过了几天,我身上的疼痛不知不觉减轻了,晚上能翻身了,也能慢慢下床走路了。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对神更加有信心了。

后来,我跟姊妹们一起去传福音,当我骑自行车时身上虽然还有点疼,但我没有受病的辖制。当看到原派别的一些弟兄姊妹也接受了天主再来的作工时,我心里感到很踏实平安。就这样,我一直忙着传福音,心也不注重肉体的病了,过了一段时间,我的病竟不知不觉全好了,真是感谢神!

经历后的体悟

现在回想起那段时间的经历,我真实地体会到:病痛临到并不是坏事,而是好事,这对我定真神的道很有帮助。若不是借着撒但的试探,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灵界争战,对撒但极力与神争夺人,控制人、占有人,断送我们蒙拯救的卑鄙存心也不会有分辨,对神拯救人脱离撒但权势的良苦用心也不会有所体会。经历过来,我的肉体虽然受了一些苦,但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也矫正了自己信神的错误观点,我所受的一切苦也都是值得的,感谢全能神!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