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宗教式祷告说bye-bye!

河南省 刘硕

这天我聚完会回到家,感到腿还是有些不舒服,我就坐在床上,拍打着双腿,嘴里少气无力地哼着诗歌:“我们要赞美耶和华,因为万有都本于他,他是天地万有的主宰,再无别神能像他……”正唱着,丈夫推门进了屋。看到丈夫回来了,我激动地问:“诶,可把你给盼回来了!你这次怎么走这么长时间?都快两年了!”

丈夫把随身带的东西放在桌上,回答道:“那边教会的事非常多,脱不开身哪。”随后,丈夫走到床边关切地问道:“怎么又捶起腿来了?”

我说:“上层同工通知我们聚了几天会,这不我也是刚回来,腿疼得厉害,就捶捶让血液循环一下。”

丈夫笑着说:“是不是聚会祷告跪的时间太长了?”

宗教仪式,祷告,做礼拜

我叹了口气说:“唉!可不是咋地,他们两个同工就足足祷告了一个多小时,呼喊主名又有二十几分钟,最后其他几个人又祷告了一个多小时,这算起来差不多三个小时了。其实,祷告四十分钟后,我的两腿就开始发麻,腿肚就发胀,本想站起来缓解一下,但一想到受这苦神称许,就跪到那儿继续祷告,祷告结束后,我都快站不起来了,腿又困又疼。说实话,这样祷告我真有些吃不消了。”

丈夫认真地说:“主耶稣曾说过:‘神是个灵(或无个字),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4:24)祷告是我们敬拜神最直接的方式,需要用心去祷告,就是把自己的真实情形、实际的难处或悖逆性情向神敞开,与神说心里话,而不是在祷告的时候卖弄口才、显露自己,或是把话说得多长、多好让神听。我以前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祷告,好多时候都是罗列经文,说一大堆好听的话,根本就不是用心跟神祷告,而是为了获得别人的高看,让别人崇拜、仰望。你说主会称许、垂听咱们这样的祷告吗?”

我说:“是啊!主耶稣是这样要求我们的,让我们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神,祷告的时候和神说心里话。听你这么一说,我发现我在祷告的时候也是那种心态,认为祷告的话多,罗列的经文多,时间长,自己就属灵,别人也不敢低看我,这样祷告神也称许。其实,同工们也都是这样罗列经文互相攀比,才导致我们的祷告时间一个比一个长!”

丈夫说:“其实,我们有口无心的祷告神根本就不垂听。马太福音6章5至6节主耶稣曾教导门徒说:‘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从中看到主耶稣厌烦假冒为善之人的祷告。可我们却认为祷告的话越多,主越喜欢,其实不然,因我们那样祷告是为了让别人误认为我们对主很虔诚,是在故意炫耀自己、显露自己,这样的卑鄙存心岂能骗过主的眼目?”

我听了点点头,说:“你说的还真是这样,这样的祷告掺杂太多,确实不蒙神称许啊!你要不说,我还真没往这方面寻求过。哎,我发现你这次出去长进不小啊!你从哪里得来的这些亮光啊?”

丈夫微笑着说:“这些是前些天一个弟兄给我分享的,我感觉人家对祷告这方面有独到的见解,我就顺便把其中最关键的几段话记在笔记本上,没事时就拿出来揣摩揣摩。我拿来和你分享一下。”说着丈夫站起身走到桌旁,打开背包,取出笔记本读道:“‘祷告不是走走形式、走走过程或背背神话,就是说祷告不是学话、不是模仿,祷告必须得达到心能交给神,与神交心来接受神的感动。’(摘自《关于祷告的实行》)你看这话把我们该如何向神祷告说得很清楚,祷告最关键的是达到与神交心,和神说心里话,这样的祷告神才垂听。如果我们祷告只是为了完成一种仪式或是走走过程,不是发自内心地向神祷告,那无论我们祷告的时间有多长,说的话有多么动听,神都不会垂听而且还会厌憎我们。”

我看着这话说:“这样看来我们以往的祷告都是背经文、学说话、走过程的祷告了,根本就没有达到与神交心了。”

丈夫“嗯”了一声,说:“我再给你读一段话,咱就清楚什么是真实的祷告了。‘什么是真实的祷告呢?就是和神说心里话,摸着神的心意和神交通,在神话上与神交通,感觉和神特别近,觉得神就在你的面前,觉得有话跟神说,心里特别亮堂,感觉神特别可爱,你就特别受激励,弟兄姊妹听了有享受,就觉得你说的话是他的心里话,是他要说的话,你所说就代替他要说的,这是真实的祷告。当你有真实的祷告之后,心里就得平安,心里就有享受,爱神的劲就能起来,觉得爱神是人生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事,这证明你的祷告达到果效了。’(摘自《关于祷告的实行》)从这段话中看到,真实的祷告达到的果效就是能使我们的心与神更近,感觉神可亲、可爱,能享受到神赐给我们的平安喜乐,并且借着祷告我们对神的话,对神有更深的认识,心里就愿意爱神,不管临到的实际难处有多大,都愿意去满足神。若我们总是像背书一样每天将圣经上的章节背诵给神听,像和尚在那儿念经一样,每天重复一些老生常谈的话,那神怎么会悦纳、垂听我们的祷告呢?长此下去,我们只会离神越来越远,甚至还会让神厌烦。就像一个孩子从小到大总跟父母反复说同样的话,不说知心话,这不是在应付父母吗?那父母愿意听吗?”

我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说:“看来,我们以往那样的祷告还真不合主心意。我说怎么现在也天天祷告,可自己灵里的光景还是不好,心里的劲儿就是起不来,总感觉不到主的同在,原来这与我们的祷告有直接关系呀!”丈夫带着赞许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我又不解地问:“那我们每天两次守时的晨祷和晚祷,还有我们这些教会执事和比较有负担的弟兄姊妹,为教会里所有的弟兄姊妹祷告,求主保守这些家庭在主里平安,然后再为外邦人祷告,小到家庭,大到国家,为全世界的和平祷告,也不知这样的祷告神垂听了没有?”

丈夫苦笑着说:“神有没有垂听我们的祷告,对照事实就可知道。我们整天为世界的和平祷告,但从现在的世界形势来看,战争越来越激烈,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各国都在联合演习以示自己国家的强大;我们祷告求神赦免人的罪,免去人的祸患,可为什么现在的灾难越来越多,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广?这些我们在电视新闻报道中也已看到,种种迹象表明我们这样的祷告根本没有达到神的耳中。因为我们人测不透灾难背后神将要作的工作是什么,神的心意是什么,更不明白神这样作要达到什么果效,只是凭着观念想象让神保守世界和平,信神的人平平安安,这样无理智的祷告神不垂听,神也根本不称许。其实这些灾难的发生都有神的许可,更有神的美意,我们人该做的就是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寻求神的心意,否则很容易打岔神的作工,与神的心意背道而驰。现在外界的灾难越来越大,也正应验了主再来的预言:‘你们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不要惊慌。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地震、饥荒。这都是灾难的起头(灾难:原文作生产之难)。’(可13:7-8)从主的话中看到,当灾难越来越大时,也就预示着主已经来了,在这个关键时候,我们更得留心听主的声音,做聪明的童女,向神祷告寻求怎么才能迎接到主的再来。当我们存着寻求、顺服的心祷告的时候,神才会垂听,把他的心意逐步向我们显明的。”

我恍然大悟地说:“你结合实际一说还真是这样!看来,虽然我们整天跪在主前祷告那么长时间,但我们并没有寻求主的心意,只是一味地让主按着我们的意思做,这样的祷告的确不合主的心意,主也不垂听我们这样的祷告。”

丈夫认真地说:“是啊,我们每天祷告时守着这些规条,其实就是宗教仪式的祷告,没有任何果效不说,更重要的是主还不称许。我们再看段话你就更明白了。‘就如三自教堂里的人,仅限制在天天守晨更、作晚祷、饭前谢饭、凡事谢恩等等这些作法上,这些人做得再多、实行得再久,却没有圣灵的作工。人若活在规条之中,心倾注在作法上,圣灵就没法作工,因为人的心被规条占有,被人的观念占有,所以神没法插手作工,人只能一直活在律法的辖制之下,这样的人永远不能得到神的称许。正常的灵生活就是活在神面前的生活。祷告能够把心安静在神面前,借着祷告寻求圣灵开启,认识神话,能够明白神的心意。’(摘自《关乎正常的灵生活》)从这段话中看到,若我们只注重守住这些外表的作法,活在宗教仪式、规条里,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能蒙主的称许,更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再加上我们祷告时很多时候只是一味地要求神这样作那样作,好像我们是神的谋士一样,让神按着我们的意思去作,那样我们的地位就站错了,没有丝毫的理智,这样的祷告根本不合神的心意。所以,我们在祷告时,得把心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神的意思,和神说知心话,寻求圣灵的开启与带领,在明白神心意的基础上寻求顺服神,这样的祷告神才称许。另外,我们还得对自己的生命有负担,常常为自己不明白的真理寻求祷告,在临到事时为明白神的心意而祷告,为我们的灵生命长大而祷告,这些才是合神心意的祷告,神才会应许。”

我激动地说:“真是感谢神的带领,以往我总认为祷告的时间长、跪的时间长就代表对主虔诚,代表自己属灵,守住各种仪式就代表对主忠心,其实我的心并没有安静在神面前,没有和神说过知心话。现在看来,守这些外表的做法,即使持续的时间再长也不合神心意,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下次聚会我得赶紧将这些亮光分享给弟兄姊妹,让弟兄姊妹赶快扭转这些宗教仪式的祷告。”

丈夫高兴地说:“我们就先唠到这儿,我现在肚子饿得‘咕咕’叫,你赶紧给我做点饭,我先填饱肚子,饭后我还有更多新的亮光要和你说呢。”

我高兴地说:“好,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