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堕落生活,走上人生正道(上)

许 闵

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从小父亲就教育我长大后要走正道,但对于什么是真正的人生正道我并不知道。参加工作后,我兢兢业业、尽职尽责,通过努力由一名普通的业务员提升为公司的副经理。后来随着改革开放,身边的许多朋友、同事都纷纷辞职下海经商,我的心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也辞职与妻子开了一家酒店。为了使酒店的生意红火起来,我利用身边的关系网,把有头有脸、有权有势的人物都请来吃喝玩乐,当他们走时再送些红包和高档礼品,因此他们常常来光顾我的酒店,我们的生意就这样逐渐红火了起来。看着大把的钞票滚滚而来,我喜笑颜开,周围的人也对我羡慕不已。当时社会上很流行这样的话“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今朝有酒今朝醉”,我身边的朋友、同事以及所接触的各个阶层的人都是这样生活,我也慢慢地接受了这样的观点,认为人生苦短,不吃喝玩乐那才是傻。于是我开始终日沉迷于吃喝玩乐中,也结交了一些酒肉朋友。我们不但在自己的酒店里吃喝玩乐,还穿梭于其他酒店,酒足饭饱后还游走在舞厅、迪厅、KTV、洗头房、桑拿房等各大娱乐场所之间。就这样,我堕落了,深陷其中无力自拔。妻子也随波逐流经常吃喝玩乐,渐渐地,我们两人都无心经营酒店,最后酒店只能关门。失去了经济来源,妻子经常跟我吵嘴、打架,最后我们离婚了。一时间我失去了一切,沉重的打击把我打蒙了,我悲痛欲绝,对以后的生活没有了丝毫的盼望,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半年之久,每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只能借着烟酒来麻痹自己。看着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女儿整天为我担忧,我感到特别痛苦,不由得向苍天呼求:“老天爷啊,求你救救我!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八个月后,我不忍心家人再为我操心,就借款约十八万元开了一家药店。看着好不容易开起来的药店,我对自己说:“开这个药店不容易,还有那么多的欠款要还,以后可得好好做生意,不能再像以往那样不务正业了。”虽然我有心走正道,但没过多久,昔日的那些朋友都找上门来,他们围着我转,恭维、夸奖的话不绝于耳,而且这个要请我喝酒,那个要请我K歌、跳舞,还有邀我打麻将、玩纸牌的。就这样,在他们的引诱、拉拢下,我身不由己地又随从了他们,恢复了以往吃喝玩乐的生活。

摆脱堕落生活,走上人生正道(上)

当我再次堕落滑向危险的边缘时,一个亲戚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传给了我。当时她给我读了一段神的话:“人类发展到今天已有几万年的历史,但是我所造的起初的人类早已堕落了,人类已不是我所要的人类,因此人在我眼中早已不被称为人类,而是被撒但掳去的人类的败类,也是撒但所居住、所穿戴的、腐朽了的行尸走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正的“人”指什么》)读完神的话,她交通说:“我们人被撒但败坏后,思想、良心、理智都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分不清善恶美丑,甚至把属撒但的反面事物当成正面事物来崇拜,整天只注重吃喝玩乐,追求肉体享受,沉浸在荒淫的酒足饭饱之中。这样的人类不知道有神,也不知道人所享受的一切都是从神来的,更不知人活着就当敬拜神,只是空有人的外壳,早已不是神起初造的能荣耀神、彰显神的人类……”接着,亲戚指出我以往的生活就是被撒但败坏、享受罪中之乐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让神厌憎。听了神的话和她的交通,我心想:“神的话揭示得一点不错,原来我一直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下,尤其是开酒店的那些年,我吃喝玩乐、放纵肉体,过的根本不是正常人的生活。吃喝玩乐毁了我的事业和家庭,现在我好不容易从绝望中爬起来要重新做人,可撒但又引诱我走回头路,让我堕落下去。然而,神不忍心让我坠落阴间,借着亲戚给我传福音,让我及时醒悟过来,这真是神对我的拯救啊!”想到这里,我就想摆脱这堕落、虚空的生活,于是我开始读全能神的话,和弟兄姊妹一起聚会。在聚会中,弟兄姊妹针对我的情形分享他们各自的经历,谈他们是怎样在全能神话语的带领下脱离世界邪恶潮流,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的。每次听弟兄姊妹分享经历见证时,我都特别受激励,渴望自己也能从吃喝玩乐这个邪恶潮流中走出来。

接下来,我开始有意识地远离一些朋友,拒绝和他们一起吃喝玩乐,但对于跟我关系较好的、有业务往来的、有权有势的朋友,我却碍于面子一时还无法摆脱他们。一天晚上,几个朋友又来请我吃饭,我一听饭后还要去娱乐,就想:“现在我是信神的人了,可不能再像以往那样了。这次我要依靠神识破撒但的诡计,不能随从撒但,得背叛肉体满足神。”于是我就对朋友们说:“你们看看,这么多人来买药,药店根本离不开人。”朋友们听后不愿意,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劝”我:“你不要太忙活了!人生苦短,何不趁着年轻乐呵乐呵,别太苦了自己。”“就是,我们哥儿几个今晚聚在一起主要是想聊聊天、叙叙旧,少了你还有什么意思,凭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就赏个脸吧。”说完,一朋友指着药店东面的一家烧烤店说:“哎!这不是现成的吗?我们就在这儿吃,你顺便还能照看着药店。”听朋友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实在不好意思驳了他们的面子,心想只是吃个饭而已,应该不会怎么样的,于是就随从了他们。在吃饭时,他们又和往常一样推杯换盏、互相吹捧,越喝越开心,而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感觉和他们没有了共同语言。我独自坐在那儿想:“从外表来看,今天晚上是朋友请我吃饭,其实这是灵界的争战,神要拯救我,撒但却不肯放过我,千方百计想把我拉回吃喝玩乐的邪恶潮流中,让我继续受它败坏、苦害。想想神为拯救我付出了许多心血代价,不仅用话语引导我,让我看清了社会潮流的邪恶,还借着弟兄姊妹跟我交通真理,帮助我远离各种试探。神要拯救我脱离这虚空、堕落的生活,可我现在仍随从世界潮流沉浸在吃喝玩乐中,这样我何时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走上人生的正道呢?”想到这些,我特别受煎熬,内心在极力地挣扎着:“走,得罪朋友,不走,得罪神,我要怎么选择呢?……”不知不觉到了半夜,朋友们都喝得很高兴,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一位朋友喝多了,他吆三喝四的声音引得路人纷纷侧目。正在这时,一包垃圾从天而降砸到我们的酒桌上,酒和菜汤四处飞溅,把我们都砸蒙了。原来我们的吵闹声影响了楼上住户的休息,不知道是哪家扔下了这包垃圾。几个朋友都不是好惹的人,非要拿这包垃圾上楼挨家挨户找人。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幕,我知道这是神许可的,是神在摆布环境用事实向我传达神的心意,神厌憎、恨恶我随从社会潮流吃喝玩乐。于是我赶紧劝说朋友不要发火,是我们玩得太晚、太吵闹影响了人家的休息,错在我们。朋友们听后很诧异地说:“诶,你今晚怎么了,竟然帮别人说话?你变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在我的再三劝说下,朋友们才很不情愿地离开了。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怎么也睡不着,心里特别自责。于是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真的想摆脱这种吃喝玩乐的堕落生活,远离这些朋友,但我没有胜罪的能力,总是身不由己地随从。神啊!我愿意寻求真理脱去这些败坏,求神带领我。”就这样,我带着负担常常向神祷告。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说:“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摆脱堕落生活,走上人生正道(上)

看了神的话我才认识到:原来“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今朝有酒今朝醉”这些思想观点,都是撒但用书本知识和社会潮流灌输给我们的错误追求目标。当我们接受了这些观点后,就会把贪享肉体当作正当的追求,开始享受罪中之乐,注重吃喝玩乐,过着腐朽、堕落的生活,在罪恶中越陷越深以致无法自拔……活在这样的邪恶潮流中,我们的肉体是得到了暂时的享受,但心灵里全是痛苦、煎熬,我们没有正确的追求目标,不知道人活着的意义,一心追求邪恶的反面事物,活在黑暗中看不到光明,被罪恶捆绑无力摆脱,没有了人的样式。我就是被撒但残害的一个典型的代表,撒但让我注重吃喝玩乐、追随世界潮流,一步步把我引向了错误的道路,害得我失去了事业、失去了家庭,还让我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现在我好不容易接受了神的救恩,追求走人生正道,可撒但并没放过我,还时时捆绑、搅扰我,拦阻我实行神的话,撒但真是太邪恶、太恶毒了!

之后,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其实在神造的万物中,人是最低贱的,虽然人在万物中是主人,但在万物中只有人在受着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经撒但百般地败坏,人根本没有自主权,多数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秽之地中,而且受着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来,受尽人间沧桑,受尽人间的苦难,而撒但将人都玩弄之后,便结束人的命运。”(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一)》)看了神的话,我认识到撒但就是借着邪恶的社会潮流来引诱、败坏我们,使我们活在它的权下,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也使我们都活在这个罪恶的大染缸里,越来越堕落,越来越败坏。整个人类中不知有多少人因着随从邪恶潮流,整天花天酒地,无所事事,导致家庭破裂,儿女失去父母的呵护、陪伴,流浪于社会,甚至有的孩子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不知有多少人崇尚邪恶,迷失了自我,出卖自己的人格、尊严、肉体,活在淫乱败坏中;甚至有的人在听到神的福音后,仍选择以往的生活方式,拒绝神对人类的拯救之恩,离神越来越远,失去神的祝福,落入撒但权下被撒但残害、吞吃。今天多亏神话语的揭示,使我对撒但败坏人类的方式有了分辨,看清了撒但的真实面目与丑恶嘴脸,再回想神在我身上所作的一步步拯救工作,我理解了神的良苦用心,便立下心志一定要摆脱吃喝玩乐的生活,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安慰神心。(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