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义人?

河北省 李曼

林薇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家门,随手把包挂在了衣架上。正在盛饭的建阳见林薇一脸倦意,关心地说:“累了吧!你先歇一会儿,咱马上吃饭。”建阳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问林薇:“今天同工会聚得怎么样?郝姊妹和贾姊妹的问题解决了吗?”林薇走到饭桌前,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说:“唉!她俩为了争讲台真是较上劲儿了,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谁都不肯让步。我一生气,就指责了她们几句。”林薇想起自己刚才冲两个姊妹发火的一幕,心里就不是滋味,叹了口气,说:“发完火我就后悔了,主耶稣要求我们要爱人如己,可一临到事我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守不住主的教导呢?”建阳认真地听完林薇的话,安慰道:“现在弟兄姊妹都是这样的光景,想守住主的教导却守不住,想摆脱罪的捆绑却总是身不由己地犯罪得罪主,没有一个人能胜过罪。但罗马书中不也说:‘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10:10)咱们只要跟随主,相信主十字架上的救恩,就可以白白称义了。虽然咱们还能常常犯罪。但主的救恩已经赦免了我们的罪,等主来时肯定会提接我们进天国的,你也不要太忧虑了。”林薇不太赞同建阳的话,就说:“咱们信主的确能够得到主的救恩,但神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利11:45)主是圣洁的,主的国也不允许污秽的人进去,咱们还常常犯罪,够不上主的要求,最终咱们能不能成为义人蒙主称许还是未知数呢!”听了林薇的话,建阳沉默了,好像也在用心揣摩着这个问题。

“铃铃铃……”电话铃响了。建阳接起电话才知是他的妹妹建玲打来的,他高兴地说:“小玲!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嗯,嗯,好,我马上去车站接你,正好一会儿咱姐夫向东也过来,咱们一块儿唠唠……”

傍晚,天灰蒙蒙的,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小雨。大街上冷冷清清,林薇家却很热闹,林薇、建阳、建玲和向东几个人围坐在茶几旁有说有笑。林薇见建玲回来,心里高兴得不得了,给建玲又是剥橘子又是削苹果,还不停地询问她这半年的情况。当说到最近教会里发生的这些事时,林薇的语调低了下来:“小玲,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教会发生了很多事,弟兄姊妹的信心越来越冷淡,很多信徒因贪恋世界不来聚会,同工之间勾心斗角、嫉妒纷争,没有一点爱心、包容,就连我自己也常常发血气、记恨人,活在罪中,根本行不出义来。神曾说过:‘……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利11:45)虽然主钉十字架救赎了我们,赦免了我们的罪,但我们还常常犯罪,这能被称为义人吗?我真怕这样信到最终也不能蒙主称许啊!”向东听到林薇的话,放下手里的水杯对林薇说:“林薇,你这不是杞人忧天吗?你说这话可是对主没有信心哪!主耶稣钉十字架作了人类的赎罪祭,把我们从罪中救赎回来了,我们跟随主就是神所拣选的人了,没有人能定我们的罪。正如罗马书说:‘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或作:是称他们为义的神吗),谁能定他们的罪呢?’(罗8:33-34)神称我们为义了,那我们在主耶稣那里就是义人了,这有什么可怀疑的!”

林薇听着向东的话,心里掠过一丝疑惑,说道:“姐夫,要是照这样说,那些外表信主心里存着恶意的人,岂不也能被称为义了?这不太合乎主的话吧!我觉得并不是每一个接受主救恩的人都是神所称许的,犹大虽然跟随主,但他还偷主耶稣的钱花,卖主卖友,他不能算是义人吧?那些偷吃祭物的、淫乱的、胆怯的、常常犯罪的人,他们能是神眼中的义人吗?圣经上说:‘行义的才是义人,正如主是义的一样。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约壹3:7-8)经上说得很明确,只有行义的才是义人,还能犯罪的人是属魔鬼的,魔鬼怎么能是义人呢!所以,我觉得像咱们这样只是信主但还常常犯罪的人,恐怕不能称为义人吧!”听了林薇的话,向东顿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什麼樣的人才是真正的義人

林薇的话与建玲的想法不谋而合,建玲说道:“是啊,主是圣洁的,不可能把一个满身污秽、还常常犯罪的人称为义人。雅各书2章24节说:‘这样看来,人称义是因着行为,不是单因着信。’可见,真正的义人不单单指人信神、跟随神就行了,最主要是在信神的同时能实行主的话、顺服主,这样的人才被神看为有义行的人,才没有人能控告他们的罪。而咱们现在还常常陷在罪中,根本没有义行,怎么能称为义人呢?”建玲越说心里越敞亮。

林薇和建阳也觉得建玲的交通有亮光,符合主的心意,正要顺着建玲的话继续往下琢磨时,一旁的向东依旧坚持说:“我们的确还会犯罪,这我不否认。你们说义人要有义行,这我也承认。但想想我们也常常获得圣灵的感动,接受主的管教反思自己,痛哭流涕地向主认罪悔改,并且我们还遵行主的教导,实行爱人如己、背十字架,奉献全人各处传福音见证主的救恩,再苦再难也不停止退缩,把心思全放在了教会,这些不就是义行吗?”听了向东的一番话,林薇和建阳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回应,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建玲边喝着水边在心里默默祷告神,思索了一会儿,随后她对大家说:“我们信主有一些行为上的变化这是真实的,但这属于脱离罪吗?能够上义人的标准吗?如果咱们只是背十字架、为主作工花费就能被主称为义的话,那主耶稣为什么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2-23)那些能奉主的名传道、赶鬼、行异能的人不也是为主作工花费的人吗?但为什么主说不认识他们,还称他们是作恶的人呢?可见,我们能传道作工、认罪悔改不一定就是义人。就像法利赛人,从外表看他们事奉神非常虔诚,也走遍洋海陆地传扬主的福音,受了很多苦,应该是合主心意的。但他们事奉神却不认识神,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更不敬畏神,尽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事奉神,当主耶稣来作工时,他们不但不寻求考察,还抵挡、定罪主,最终把主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所以,无论他们外表的行为有多好,主都不会称许他们,反而说他们是作恶的人。从这件事上看,神不以人外表的付出花费、好行为来定人是义是恶。想想咱自己,平时常喊着要体贴主的心意,外表上也在撇弃花费,积极传福音建立教会,扶持消极软弱的弟兄姊妹,但当遇到难处或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或事时,就发血气、发怨言、教训人,所做所行常常违背主的教导,我们有这样的表现能是主眼中的义人吗?”

听了建玲的交通,向东没有说话,但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悦。

林薇越揣摩建玲的话越觉得有亮光,点点头说:“看来只是在外面跑路作工,但所做所行、所思所想仍活在罪中的人,的确不能被称为义人。那真正的义人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呢?”

建玲从提包里拿出平板电脑,继续说:“最近我在网站上看了一段话,把什么是真正的义人交通得很透亮。我给大家读一下:‘“义”并非是施舍给人,并非是爱人如己,并非是不争不吵、不抢不偷,而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以神的托付为己任,以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为天职,正如主耶稣所作的一切,这就是神所说的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恶人必被惩罚》)当读这些话的时候我感触很深,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把什么是‘义’说得这么清楚的话。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义’是指人能以神的心为心,不讲任何条件和理由地顺服神的一切安排,并且能遵行神的道,敬畏神远离恶,最后能达到真实地与神相合,这样的人才能称为义人。就如挪亚,他能够行出义来,是因着他的心能够尊神为大,对耶和华神有绝对的相信与顺服。当神吩咐他造方舟时,他没有丝毫的猜疑、对抗,也没有考虑个人的利益得失,而是以一颗单纯、诚实的心来接受神的托付,哪怕付出所有,也要完成神的托付。挪亚在造方舟一百二十年的时间里,虽然遭到了世人的讥笑和毁谤,但是这些都没有动摇挪亚满足神的心,最终洪水灭世时,挪亚一家八口蒙神保守剩存了下来。挪亚能体贴神的心意,以神的托付为己任,因此被神称为义。再看看约伯,当他面临满山的牛羊被掳,仆婢被杀,儿女死亡,自己全身长毒疮时,心里万分痛苦,但他不埋怨神,宁可咒诅自己的生日也要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最终为神站住了见证。因约伯的见证和平日所行的能敬畏神远离恶,因此被神称为完全人。”

听了建玲的交通,林薇心里一下子敞亮了许多,原来只有具备对神的真实体贴与顺服,能通行神的旨意,敬畏神远离恶,达到满足神的心意才能被神称为义。林薇心里的疑云逐渐消散,她高兴地说:“感谢主!我现在才明白,看人能否被称为义得看人能否真实遵行神的旨意,有没有按照神的要求与吩咐去行,只有能为神站住见证满足神的人,才是神眼中的义人。”

建阳一边点头一边放下手中的水杯,高兴地说:“听你们这样一交通,我也明白一些,虽然我们因信主外表有了一些好的行为,但心里对主还没有真实的顺服与敬畏,还经常活在罪中,根本不具备义人所行的义。主耶稣也说过:‘那时,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光来,像太阳一样。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太13:43)义人所行的都是能够荣耀主、见证主的,我们现在的所做所行根本达不到,看来以后还得往主的道上追求啊!”

林薇笑着说:“是啊!”

坐在一旁的向东,看到林薇三人高兴的样子,感觉有些不自在,但面对建玲的交通又无话反驳,只能低着头继续喝水。

刚才的交通虽然让林薇收获不少,但同时也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林薇回想自己接触过那么多牧师长老,没看到一个人能被称为义人的,也没从圣经里看到或听到谁能说透成义的路途,那到底该怎样做才能成为义人呢?想到这儿,林薇便把心中的困惑说了出来。

建玲听后高兴地说:“主耶稣就是把我们从罪中救赎出来,让我们悔改认罪,我们要成为真正的义人,只有经历神的末世作工才能达到啊!主耶稣说:‘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或作:不能领会)。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原文作: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16:12-13)启示录中7章17节也说:‘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主耶稣说因为我们身量小,有些话主还没有说,这里提到‘羔羊必牧养他们’,只有道成肉身基督被称为羔羊,也就是说,末世神要亲自道成肉身成为人子来在人间,把生命活水也就是他的话语供应给我们,把好多我们不知道的事告诉给我们,我们只有得着神末世再来的说话发声,才能找到成义的路啊!”

建阳听后激动地说:“感谢主!如今灾难越来越大,圣经中主回来的预言基本已经应验,从各种迹象上看,主已经来了。而且启示录里也预言:‘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参阅启2-3章)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得先寻找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啊。”

林薇激动地站了起来,说:“是啊!主耶稣说过:‘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3:20)既然主提前预言了他要再来,肯定是让咱们能跟上他的脚踪,这是主的要求,也是我们当行的义啊,咱们得赶紧寻求主的显现啊。”

建玲喜上眉梢,高兴地点头赞同。

建阳一听兴奋地说:“那就赶紧吧,咱们大伙一块儿找找哪个教会见证圣灵向众教会的发声说话吧。”林薇也非常赞同,向东尴尬地笑了笑,勉强附和着。

建玲高兴地点点头,说:“其实啊,我今天回来就是要带给大家一个好消息的,我们的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他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神在末世发表了数百万字的话语,这些话语就是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全能神的话里揭开了很多的奥秘,像神三步作工的内幕,神名的奥秘,道成肉身的奥秘,人类的结局与归宿,等等,像刚才表姐提到成义的路途,全能神的话里也给我们阐明了,我们一起来看看全能神的话吧!”

林薇和建阳听到主已经回来的消息都激动不已,林薇高兴地说:“哎呀,主已经回来了啊?!那可真是太好了,那建玲你赶紧给我们读读吧!”

建玲点了点头,打开神话语书读道:“‘你只知道耶稣末世要降临,到底他如何降临?就你们这样一个罪人,刚被救赎回来,不经变化,不经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吗?就你现在的老旧人,耶稣把你拯救回来了这并不假,你不属罪这是因着神的拯救,但并不能证明你没罪、没污秽,你没经变化如何能圣洁呢?你里面还尽是污秽,又自私又卑鄙,你还想跟耶稣一同降临,有那么美的事吗?你信神少一步过程,只是被救赎,没经变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亲自作工来变化洁净你,否则你只被救赎不可能达到圣洁,这样你就没资格与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经营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变化、成全的关键一步,所以,你一个刚被救赎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产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人的罪是得着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样才能脱去里面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些工作在人身上还没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没有除去,仍在人的里面存在。人的罪是借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赦免的,并不是人的里面就没有罪了。人犯罪能借着赎罪祭而得着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脱去,使人的罪性能够有所变化,对这个问题人没法解决。人的罪是得着了赦免,这是因着神钉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旧活在老旧的撒但败坏性情之中,这样,就得把人从撒但的败坏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来,让人的罪性完全脱去,而且不再发展,使人的性情都能达到变化。这就需要让人明白生命长进的路,让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变化的途径,而且让人都按着这路去实行,达到人的性情逐渐变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让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让人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让人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达到人能完全从罪中出来,这样,人才得着了完全的救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从神的话中我们明白,恩典时代主耶稣作的是救赎的工作,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作了我们的赎罪祭,我们犯了罪,只要来到主面前祷告认罪,罪就得到了赦免;但犯罪的本性仍在我们里面存在,我们还守不住主的教导,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如:狂妄自大、勾心斗角、争名夺利、贪慕虚荣、嫉妒纷争,说谎话欺骗神,当临到不合意的环境还能埋怨神、误解神,当临到家庭不顺或天灾人祸时甚至能否认神、背叛神。神是圣洁公义的,就我们这样满身的污秽败坏根本不能称为义人,更不能被神带入天国。末世,全能神根据我们的需要作了一步审判刑罚的工作,我们只有经历神的审判刑罚,才能对自己的败坏本性有真实的认识,对神公义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有真实的认识,才能恨恶自己、背叛自己,从而脱去败坏性情达到被洁净,成为真实顺服神、爱神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义人进入神的国中。”

林薇高兴地说:“哎呀,确实就是这样啊!今天我在聚会时还流露血气冲姊妹发火了,当时我也是身不由己,过后自己的良心也受谴责。今天听你这么交通我才明白,原来主耶稣只是把我们从罪中救赎了出来,但败坏性情还在我们里面扎根,难怪我们天天活在犯罪认罪的光景里呢,全能神的话说得真是太透亮了!现在我才明白,只有接受全能神作的审判工作才能成为真正的义人,进入神的国啊!我也要赶紧考察全能神的话!”

建阳高兴地点点头,答应要和林薇一块儿考察。

窗外淅沥的小雨早已停了,一轮明月挂在夜空,只听见远处不断传来林薇一家人愉快的交谈声。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