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苦作工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吗

河南省 话梅

为主作工的岁月

陆寻光坐在书桌前翻看着相册,当他看到一张黑白照片时停了下来,这张照片是他和刘弟兄年轻时的合影,陆寻光认真地端详着这张照片。片刻后,陆寻光起身走到窗前,月光洒在了他的身上,他望着窗外思绪万千,脑海中浮现出那些年和刘弟兄一起事奉主的画面。陆寻光心想:“我和刘弟兄年轻时就在教会热心事奉主,到处传道,牧养教会,传福音时还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强行关押了八年。每当内心软弱的时候,我们就互相鼓励,要背起主的十字架,相信以后必会得到主赐给的公义冠冕……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刘弟兄现在怎么样了?”陆寻光回想着和刘弟兄相处的点滴,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时,儿子天赐推门进来,问:“爸,你找我有事吗?”

天赐的询问将陆寻光从无边的回忆中拉了回来,他转身走到天赐跟前说:“噢,明天你刘伯伯要从外地回来,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接他。”

“就是和你一起传福音被抓坐监的刘伯伯吗?我常听你提起他,这次可算有机会能和他交通交通圣经中的真理了。”天赐惊喜地追问道。

陆寻光点点头,说:“是啊,你刘伯伯是个真心爱主的人,当初因教会工作的需要他去了外地,到现在我也有十年没见他了,不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经历的,这次咱们和你刘伯伯好好交通交通。”

天赐认同地说:“嗯,这太好了!”

陆寻光接着问道:“哎,天赐,这几天你天天忙到这么晚,教会的事务应该处理得差不多了吧?作为教会讲道人,你可要看顾好教会,多为主跑路作工,这样主来我们才有资格被主提进天国啊!”

天赐回应道:“嗯,知道了爸。”

陆寻光和儿子天赐继续交谈着,夜,越来越静了,此时的月色格外美……

重逢后的争执

久别重逢

第二天,陆寻光、天赐和刘弟兄到陆寻光家时已是正午。吃过饭后,陆寻光和刘弟兄坐在客厅里叙旧,天赐在厨房里帮妻子雪琴清洗碗筷,忽然听到刘弟兄说:“这些年啊,咱们一直认为劳苦作工,各处传道、建立教会就是在遵行神的旨意,这样的受苦花费肯定会蒙主称许,主来时我们就有资格被提进天国。这些年,我们也一直跑路受苦,热心花费,从来没怀疑过这观点是否符合主的话,只是这样追求着。前段时间我遇到一位传道人,我们在一起交通的时候,他说‘劳苦作工就能进天国’这是人的观念想象,不合神的心意,主耶稣从没说过这话,我们按着人的观念追求怎么能进天国呢?我听了这话心里一惊,心想:‘这个观点是出于人的观念,怎么可能呢?两千年来信主的人都是这样追求的,那还能有错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了弄明白这个问题,我仔细查找了圣经,发现主耶稣确实没说过‘为我劳苦作工就能进天国’这话。主耶稣只是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我反复揣摩这句经文,主说惟独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天国,我就有些困惑了:‘那到底什么是遵行天父旨意呢?我们这样劳苦作工、传福音受苦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吗?’为弄明白这个问题我就向主祷告,求主带领。后来通过传道人的交通,我才认识到原来咱外表能为主劳苦作工并不是真正的遵行神旨意,也不蒙主称许……”天赐听见他们的交谈,对妻子说:“牧师长老常常说劳苦作工就是遵行神旨意,等主来我们就能被提进天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怎么刘伯伯和我们的领受不一样呢?”妻子听后边揣摩边点头说:“是啊!刘伯伯谈的问题很关键啊!”于是天赐对妻子说:“雪琴,咱俩赶紧收拾一下,也去听听爸和刘伯伯在谈什么。”雪琴点点头。

不一会儿,天赐和妻子俩人收拾完碗筷来到客厅,拿把椅子坐在一旁,此时屋内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陆寻光皱着眉头说:“刘弟兄,咱们信主这些年,一直为主撇弃花费,传道作工,牧养教会,你怎么能说这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呢?使徒保罗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这说明劳苦作工、撇弃花费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到主来时就会赐给我们荣耀的冠冕,这还会错吗?”

天赐很不解地说:“对呀!刘伯伯,我们一直都认为效法保罗竭力多作主工,为主花费就是在遵行神的旨意,难道不是这样吗?”

刘弟兄:“陆弟兄、天赐,你们先别急,听我慢慢说呀!以往我和你们一样也是这样认为的,觉得劳苦作工就能蒙神称许,但当我听了传道人的交通和读的一段话之后,才认识到自己的领受错了。我也给你们读读那段话吧,你们听了就明白了。‘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这个问题多数人还是稀里糊涂,对实际的神、天上的神总是采取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说明人信神并不是为了顺服神,而是为了获得某种利益,或者逃脱灾难之苦,人才有了一点点顺服的成份,这种顺服都是有条件的,都是以个人前途为前提而顺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么你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你单是为了前途,为了命运,那你最好不要信,你这样的“信”属于自我愚弄,属于自我安慰、自我欣赏。若你的信神不是建立在顺服神的基础上的,那么,你终究要因抵挡神而受惩罚。凡是信神不寻求顺服神的人,都是属于抵挡神的人,神要求人寻求真理、渴慕神的话、吃喝神的话、实行神的话,都是为了达到顺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这样,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这是谁也不可疑惑的,是谁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为了顺服神,而是有别的目的,那么,你的所说所做以至于你在神面前的祷告,甚至你的一举一动都属于抵挡神的,即使你话语温柔、态度温和,你的一举一动、你的表情在人看来都合适,似乎是一个顺服者,但就你的存心来说,就你信神的观点来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挡神,都是作恶。外表顺服如羊,心里却存着恶意,这样的人属于披着羊皮的狼,是直接触犯神的人……’(摘自《信神就当顺服神》)当时听了这段话,我感到很扎心,这话中的字字句句都在揭露我们信神的观点。想想我们虽然能为主劳苦作工,撇下一切传福音、建立教会,但我们却不是为了体贴主的心意,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更不是为了顺服主、爱主,而是为了得到公义的冠冕,得着赏赐,我们还把劳苦作工当成了进天国的筹码,拿自己的撇弃花费跟神搞交易,换取天国的福气,这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吗?这不是在利用主、欺骗主吗?主是圣洁的,我们这样带着交易的付出花费,主怎么会称许呢?就像儿女为父母操持家务,照顾父母的衣食住行,为父母买这买那,但他们做这些的目的是为了谋得父母的产业,并不是真心实意地孝顺父母,这样的儿女父母能喜欢吗?能说他们是在孝敬父母吗?”

雪琴听后摇摇头说:“不能。”

刘弟兄继续交通:“再说了,主从来没说过劳苦作工就能进天国呀,这是保罗的观点,保罗的话不能作为我们进天国的依据。在进天国的大事上,我们只有根据主耶稣的话来衡量才最准确,因为只有主耶稣才是天国的王。要是我们把人的话当作进天国的标准,而把主的话放在一边,这是不是有点喧宾夺主呢?那样会不会偏行己路呢?”

雪琴赞同地说:“是呀,主从来没有说过只要我们劳苦作工就能进天国,而是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1-23)从主的话中看到,奉主的名传道、作工的人,在主来的时候不能都进天国,有许多人还会被主定罪。这么看来劳苦作工不代表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也不是进天国的标准啊!”

刘弟兄点点头,继续交通道:“是啊,想想法利赛人虽然能劳苦作工、受苦付代价,外表也有很多好行为,但他们丝毫不实行神的话,不遵守神的诫命,他们劳苦作工都是为了得福、得赏赐,为了自己的地位、饭碗,他们没有一点爱神、敬畏神的心,还能抵挡神、亵渎神,最终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遭到了神的咒诅、惩罚。这就足以证明人外表的受苦付代价不代表人是在遵行天父旨意,更不代表认识神、顺服神!”刘弟兄稍微停顿了一下,看了看陆寻光,继续说道:“同样我们今天虽能为主作工受苦,但还能常常犯罪抵挡神,临到试炼发生灾祸还会埋怨神、论断神,即使有点撇弃花费也是为了得福、得赏赐,是与主搞交易,并不是真实地顺服主,信神还能为自己的存心、目的图谋,天国不容许污秽的人进去,我们这么污秽败坏又怎么能进天国呢?”

陆寻光听到这里心里猛然一惊,寻思着:“这么多年来我效法保罗撇弃一切,劳苦作工,就认为是在遵行神的旨意,还从来没有怀疑过,可刘弟兄这么交通的确有道理啊,难道……主啊!愿你带领我吧!”

天赐也低头思索着。

何为遵行神旨意

陆寻光平复了一下心情,对刘弟兄说:“刘弟兄,你刚才读的那段话真使我心里震撼啊,我从来都没认识到自己撇弃一切、劳苦作工不是为了顺服主、爱主,而是与主搞交易,想换取公义的冠冕,现在想想带着交易的作工的确不是在顺服主,更称不上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呀!”

天赐边听边点头,接着说道:“是呀,我们为主花费、劳苦作工是为了得着天国的福气,这里面的掺杂太多了,这怎么能是遵行天父旨意呢?哎,刘伯伯,那到底什么是遵行神旨意呢?”

明白神心意

刘弟兄微笑着说:“什么是遵行神的旨意,其实主早就告诉我们了,正如主耶稣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太22:37)遵行天父旨意主要是指我们心里能爱神,能实行主的话,遵守主的诫命,作工花费都是为了爱主、满足主,没有个人存心、欲望,不与神搞交易,即使临到试炼也不埋怨神,能为神站住见证,无论神怎么说都能顺服,没有自己的喜好、选择,心里能真实爱神,这才是真正的遵行神旨意啊!就像亚伯拉罕能绝对顺服神、听从神的话,在试炼中能真心实意地把自己的独生子归还给神,为神站住了见证;又如约伯,他一生都追求遵行神的道,敬畏神远离恶,在痛失家产、儿女的试炼中不埋怨神,依然称颂神的名,坚守神的道,成为蒙神称许的人;还有彼得,他注重在凡事上寻求真理,追求爱神,体贴神的心意,顺服神的要求,从不为自己的得失向神祈求什么,最后还为神倒钉十字架,达到了爱神至极、顺服至死。他们都是实行神的话、遵守神诫命的人,是敬畏神、顺服神的人,都为神作出了美好响亮的见证,这样的人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

刘弟兄的一番话使陆寻光很受触动,他起身倒了一杯水,在心里默默地寻思着:“刘弟兄谈得很实际呀!回想我信主多年,虽然奉主的名各处作工讲道,风里来雨里去,也受了一些苦,付了一些代价,可就是没有注重在凡事上寻求真理,追求爱主、满足主啊。我在作工讲道的时候还常常讲解神学知识,以此来显露自己、高举自己,让弟兄姊妹高看;还能狂妄自大,违背主的要求随从自己的意思行事;为主有点撇弃花费,受点苦、付点代价,就认为自己是最爱主、对主最有忠心的人,却不知自己是在与神搞着交易,向神索取天国的福分……这样的劳苦作工都是为了自己,根本不是为了满足主,作工这么多年还没有顺服主的实际,怎么能称为遵行神旨意的人呢?怪不得主耶稣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2-23)”

天赐听刘弟兄这么交通,恍然大悟地说:“哦!原来只有实行神的话,遵行神的诫命,达到爱主、满足主才是遵行神旨意,如果我们不按照主的话实行,心里也不追求爱主,光是抱着自己的存心欲望一厢情愿地跑路受苦,这就谈不上遵行天父旨意了。”

陆寻光回到座位上定了定神,对刘弟兄说:“你这么交通很有亮光,我心服口服。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奉主的名传道、作工的人,最后却没能得着主的称许,反而被主定罪,就是因为我们的劳苦作工不是为了爱主、满足主,而是借着劳苦作工来满足自己的得福存心,这不是见证,更不是在顺服主。只有注重实行主的话,按照主的要求作工传道,没有个人的存心目的,在凡事上追求爱神、满足神,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样的人才合神的心意,就像亚伯拉罕、约伯、彼得等历代的圣徒一样,这才是真正遵行神旨意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进天国!”

雪琴边给刘弟兄倒水边说:“是啊!主的话说得这么明白,咱要是还按着自己的观念想象信主,认为劳苦作工就是遵行神旨意,却不注重实行主的话,遵守主的诫命,那肯定会像法利赛人一样信神还在抵挡着神,到最后只能被主定罪咒诅,那我们信神不就成了一场空吗!”

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照进了屋子,显得格外温馨,陆寻光他们还在探讨着,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别离后的感慨

傍晚送走刘弟兄后,陆寻光来到书房,回想起和刘弟兄阔别重逢后的交通,从喜悦到不解,最后共同寻求主的心意,明白了什么是遵行天父旨意,这样的交通太有意义了!陆寻光抬头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字画:“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太22:37)心里感慨:是啊!进天国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容易,劳苦作工不代表遵行主的道,我们必须努力实行主的话,遵守主的诫命,达到真实地顺服神、爱神才是遵行神旨意,才能进天国啊!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