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职人员是天主设立的吗 我找到答案了

西班牙 阿东

编者按:许多天主教信徒认为,神职人员都是天主设立的,顺服神父就是顺服天主。阿东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在一番寻求考察后,他明白了神设立使用人的原则,也改变了以往的看法,并迎接到了天主的再来。你想知道阿东的观点是怎么转变的吗?你想知道他是如何与天主重逢的吗?一起来看他的经历。

我出生在天主教世家,从小就听神父讲:“天主耶稣对伯多禄说:‘你是伯多禄(磐石),在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阴间的门决不能战胜她。我要将天国的钥匙交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释放。’(玛窦福音16:18-19)天主耶稣复活后把权柄交给了伯多禄,《要理问答》里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我们天主教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们传下来的。伯多禄走后把权柄给了神父、主教、教宗,这些人都是终身不结婚、额头有膏油,所以有资格继承天主给伯多禄赦罪的权柄、能力。教会交给我们了,我们就要代表天主来管理……”我便认为神父都是天主所使用的人,我们要听从他们的教诲与训导,犯了罪要跟神父告解才能得着赦免,我们吃的东西也要让神父给祝圣(祝圣后的东西就都分别为圣了),这些是我们每一个教友必须知道并且得遵守的常识。小的时候,我无论在哪里见到神父,都赶紧跪下让他降福,觉得这样天主就会保佑我平安。我和教友们从来不敢向神父、主教提问题,更不敢去怀疑他们的教导是否符合天主的心意,不管他们讲的对错我们都要顺服,不能论断、评价,否则就是抵挡天主耶稣。

后来我来到了西班牙,由于工作繁忙,我离天主渐渐远了,向天主祷告越来越少,望弥撒也很少去了。偶尔回国几天,常听妈妈谈到神父三令五申,不让教友接触全能神教会的人,还说了很多定罪“东方闪电”的话……听了神父定罪的话,看到爸妈夸张的表情,我心里也对“东方闪电”满了防备。

2018年3月份,我和妻子在西班牙认识并相处,她也是一名天主教徒,因此我们经常在一起聊信仰的话题。有一次,我和妻子聊到了神父,妻子说现在多数神父讲道并不高举、见证天主,也不按照天主的话教导我们,而是在弥撒中尽显露自己,说他去过很多国家,在多个堂区当神父,结了许多果子,使教堂人数倍增,教会要靠他们带领才能越来越兴旺。教友们听了都特别高看仰望神父,临到什么事都先询问神父,很少主动寻求天主的心意。有的神父常讲奉献越多天主降福越多的道,鼓励教友们多奉献,还有的神父特别嫌贫爱富,教友请神父做弥撒,给神父成千上万元,神父竟毫不客气地直接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而那些给钱少的教友,神父连看都不看,而且态度也很冷淡。听到这些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心想:“神父不都是很敬虔、对人很有爱心吗?我所尊敬崇拜的人怎么会这样?”我不敢相信这些是真的。可后来我又听说中共政府要把天主教中国化,教宗竟然接受中共政府任命的主教人员,有些虔诚的教友说,这不是向撒但妥协吗?想想神父做了那么多不合天主心意的事,我开始质疑:神父、教宗到底是不是天主拣选设立的呢?

一天,妻子兴奋地跟我说:“阿东,这段时间我看了一些全能神教会的电影视频,才知道我们盼望已久的天主耶稣已经回来了,就是末后基督全能神。全能神发表真理作了一步审判从天主的家开始的工作,给我们指出了得洁净进天国的路。全能神的话有权柄、有能力,我感觉就是天主的声音,是天主在向我们发声说话!你也看看全能神的话吧!”听到这一消息我有些惊讶,心想:“这太不可思议了,天主真的回来了吗?都说了哪些话呀?天主发表的话能不能解答我的困惑呢?”我想一探究竟,可又想到之前神父定罪“东方闪电”的那些话,心里立马产生了抵触,就不想考察了。于是,我在心里默祷:“天主啊,我听妻子说你回来了,但我不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你的再来,不敢轻易接受。天主啊,愿你开启引导我走上正确的路,不致迷失。”

那段时间我徘徊不定,“到底是考察还是不考察呢?万一全能神真是天主回来了,我不接受岂不是错过天主的救恩,将会遗憾终生?”思来想去,我决定在网上考察,这样也不直接接触全能神教会的人,不会有什么危险和损失。于是我打开网站搜索“国度降临福音网”,在《话在肉身显现》这本书中看到两段话:“自从全能神——国度君王被见证之后,神的经营范围在整个宇宙已经全面打开。不单是在中国见证神已显现,全能神的名在各国各方全被见证。”“有人害怕,有人心虚,有人儆醒,有人留心倾听,有人悔过自新懊悔已极,有人痛苦哀哭,有人放下一切拼命寻求,有人在省察自己,再不敢胡作非为,有人在迫切地寻求和神亲近,有人在扪心自问,为何生命不能前行?有人还在发蒙,有人正在拔出脚来奋勇前行,抓住关键赶紧顾生命,有人还在犹豫不定异象不清,背的、抱的心里重担实在不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八篇》)这些话把我们对待天主末世显现作工的各种态度都说了出来,也把我的担心顾虑说了出来。想想当妻子跟我说天主回来了,就是末后基督全能神,并让我和她一起到全能神教会考察时,我却因听信神父定罪“东方闪电”的话不敢考察,心里犹豫不定;而妻子却不受神父辖制,主动寻求全能神的作工说话。我和妻子不就是这段话中说的“有人害怕”“有人放下一切拼命寻求”的两种人吗?这段话触动了我的心,只有天主鉴察人心肺腑,能把我们的心思说透,那一刻我从心里感受到这些话像是神的话,带着权柄、能力,不是人能说出来的。于是,我决定正式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并和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交通探讨。

通过弟兄姊妹给我交通全能神的话,我明白了寻求考察真道关键要根据天主的话,注重听天主的声音才是聪明童女,我还知道了怎么分辨真假基督、神道成肉身的意义以及神名的奥秘等方面的真理。这些真理是我信天主这些年所不明白的,也是我从来没听神父和修女们讲过的,真是太新鲜、太有亮光了!弟兄姊妹的交通句句在理,符合圣经,使我心服口服,我对他们不再防备。之后,我和妻子按时跟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聚会交通。

一次聚会结束后,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就问姊妹:“我们天主教信徒都认为神父、主教和教宗都是天主使用的人,他们所说所做不管对错我们都要顺服,顺服他们就等于顺服天主。请问这么领受合乎天主的心意吗?”

3个弟兄姊妹聚会交通

姊妹高兴地说:“弟兄,你提的这个问题很重要,直接涉及我们信天主到底是跟随天主还是跟随人。我们根据圣经玛窦福音16章18-19节天主对伯多禄说的话,认为伯多禄是天主耶稣使用的人,而神父、主教、教宗这些神职人员都是接续伯多禄的,也是天主使用的人,以至于我们把这些神职人员当作天主一样看待,对他们言听计从,崇拜跟随。我们这样的领受到底对不对呢?我们把天主耶稣托付伯多禄的话套在宗教领袖身上,认为他们是伯多禄的继承人,是天主所使用的人,这种观点有圣经根据吗?有天主的话为证吗?如果这些都没有,那我们所认为的是不是出于人的观念想象呢?不妨我们静下心来想想,在律法时代,上主拣选设立了梅瑟,但这能代表整个犹太教的领袖都是上主拣选、设立的吗?恩典时代,天主耶稣亲自拣选、设立了十二宗徒,但我们能说恩典时代的所有神父、主教、教宗都是天主亲自拣选、设立的吗?我们没有真理就很容易混淆概念,还特别爱套规条,这样就很容易信天主却盲目崇拜人、跟随人。那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是天主使用的人呢?全能神说:‘神所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为了配合基督的作工或圣灵的作工,是神在人中间兴起的为了带领所有神选民的人,也是神兴起的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有了这样一个能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神对人所要求的、圣灵在人中间所要作的工作就更多地借着这个被神使用的人来完成了。可以这样说,神使用这个人的目的是为了所有跟随神的人能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更多地达到神的要求。因为人都不能直接明白神的言语或神的心意,所以神就兴起一个被使用的人来作这样的工作。被神使用的人也可以说成是神带领人的一个媒介,是神与人之间沟通的“翻译官”。……从工作的实质与个人被使用的背景上来说,被神使用的人是神兴起的,是神为自己的工作而预备的,是配合神自己作工的。他的工作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替代的,是神性作工的同时必不可少的人性配合的工作。……被神使用的人是神所预备的具备一定素质有人性的人,是圣灵提早预备成全的,完全是圣灵带领,尤其在作工方面更是圣灵支配、圣灵掌管,所以在带领神选民的路上不会有偏差,因为神必定会对自己的工作负责任,无论何时他都在作着自己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乎神使用人的说法》)

从全能神的话中看到,天主在每个时代都会直接兴起、亲自指定一些人来配合天主的作工,这样的人是天主为了使工作达到更好的果效而提前预备的,凡是天主亲自设立、使用的人都有天主的话为根据。就像在律法时代,雅威上主设立梅瑟带领以色列民时,亲自对梅瑟说:‘我必与你同在;几时你将我的百姓由埃及领出来,你们要在这座山上崇拜天主,你要以此作为我派你的凭据。’(出谷纪3:12)恩典时代,天主耶稣设立伯多禄牧养教会时也有天主耶稣的话为证,如天主耶稣曾三次嘱托伯多禄牧养群羊,还说将天国的钥匙交给伯多禄。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凡是天主所使用的人都是神亲自见证的,都有神的话为证。

另外,天主所设立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配合天主的作工,都有圣神作工的印证,这样的人作工讲道能处处高举、见证天主,能使跟随天主的人得着生命的供应,得着真实的牧养,使人进入神话、明白真理,生命不断长进,也能使人与天主的关系越来越近,对天主的认识越来越多。因天主是公义、圣洁的,天主所设立使用的人肯定都是合天主心意的,绝对不会使用仇恨真理、处处显露自己、与天主为敌的人作教会工作。那现在我们根据天主使用人的原则以及天主使用之人作工达到的果效来衡量一下,神父、主教、教宗是天主亲自设立的吗?有天主的话为证吗?他们作工讲道能解决我们的现实问题、难处,使我们明白天主的心意,越来越认识天主吗?我们都亲身体会到,不能。那这些神职人员没有天主亲自见证,也没有圣神作工的印证,他们怎么能是天主使用的人呢?”

听了姊妹的交通,我认真地揣摩了一会儿,说:“原来天主亲自设立的人,得有天主的话语为证,有圣神作工的印证,我们接受天主所使用之人的浇灌带领灵里能得到饱足,对天主的话更明白、对天主也有认识。而现在的神父等神职人员,天主并没有说他们是天主使用的人,也没有说让他们继承伯多禄。这些神职人员常常显露自己能受苦付代价,并不高举见证天主;他们不但不实行天主的话,也从来不带领我们实行经历天主的话,我们信徒灵里根本得不到供应,都感到干渴;更让人气愤的是,有的神父还嫌贫爱富,不能公平对待信徒。从这些表现看到,神父和其他神职人员根本没有圣神的作工,更没有圣神的印证,他们根本不是天主使用的人。唉,以前因着神父谬解圣经,我就认为神父和其他神职人员都是神设立的,顺服他们就是顺服天主,以至于把他们当神一样看待,现在看来真是太荒唐、太谬妄了!感谢全能神的话解开我心里的谜团。”

接着,姊妹又谈道:“神父、主教、教宗等神职人员既没有神的话为证,也看不到他们有圣神的作工与带领,那他们作工的性质是什么呢?他们的职称又是怎么来的呢?我们来看一段讲道交通:‘宗教界的领袖、牧师并不是在经历神作工中被圣灵成全造就出来的,而是从神学院毕业拿到证书就当上了宗教界的领袖、牧师,他们根本没有圣灵的作工与印证,丝毫没有对神的真实认识,只是满口神学知识与理论,丝毫谈不上有实际经历,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被神使用,怎么能把人带到神面前呢?他们以神学院毕业自居,竭力炫耀圣经知识,狂妄自大、不可一世,因此被神定罪、厌憎,失去圣灵作工,这是毫无疑问的。’(摘自《生命的供应·真正明白真理能够达到哪些果效》)

从中看到,这些神职人员都是神学院培养出来或是上级提拔祝圣的,他们只要有一定的文化程度,有教会推荐或教区首长同意,就可以到神学院学习,六至八年后获得毕业证书,再向主教申请祝圣为执事、司铎(神父),并不是经历圣神的作工、实行天主的话得到成全而被天主使用的。所以,神父等人讲道时都是讲一些神学理论、圣经知识,信徒根本听不到他们实行天主话语的经历,也听不到他们谈对天主话语的一些实际认识,信徒的生命也无法得到供应。因此,我们不能把神父当天主一样看待,对他们言听计从,崇拜跟随,这样是对天主的亵渎。同时,我们得对神父所说的话讲分辨,如果神父说的符合天主的话,我们可以接受顺服,如果不符合,我们就不应听从,而应多多祷告天主,在天主的话中寻求天主的要求,这才合乎天主的心意。如果我们对神父的话不讲分辨,也不根据天主的话来衡量,而是一味地盲从,这根本不是在信天主、敬拜天主,而是在崇拜人、跟随人,这样很可能会随从神职人员做出抵挡天主的事,被天主定罪、咒诅。就像当初的犹太信徒,因着盲目听信法利塞人的谣言、谬论而弃绝天主耶稣的救恩,甚至随从犹太教首领把天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最终触怒了天主的性情被咒诅,导致以色列亡国两千年,犹太民流亡到世界各国,这不就是他们对法利塞人不讲分辨而一味听从顺服的后果吗?所以,我们应该吸取犹太信徒失败的教训,不能走他们的老路啊。”

教会荒凉

我点点头,说:“这样一说我就更明白了,确实神父多数都是从神学院毕业,获得了毕业证书,而主教和教宗也是通过选举产生的,并不是圣神印证的。现在我知道该如何正确对待这些神职人员了,以后对他们说的话要先衡量是否符合天主的话,这样就不会盲目随从他们抵挡天主了。现在想想,神父、主教、教宗明明不是天主设立使用的,可他们却大肆传讲他们有天主给伯多禄的权柄,让信徒都仰望、崇拜他们,这可真是厚颜无耻,害人不浅哪!”

姊妹点点头说:“是啊,这些神职人员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谬解天主的话,还把这些邪说谬论灌输给信徒,他们这么做性质很严重啊!我们看看全能神的话是怎么揭示的,全能神说:‘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的,如果他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他吗?他毕竟是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带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骗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的。如果遇见传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说:“我们信神得问问带领。”人信神还得通过人,这不就麻烦了吗?那带领的成什么了?是不是成法利赛人,成假牧人,成敌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绊脚石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从神话语的揭示中看到,这些神职人员为了迷惑信徒,竟然断章取义谬解天主的话,还一个劲儿地给信徒传讲自己是被天主使用的人,顺服他们就是顺服天主,让人把他们当天主对待。这些神职人员还处处显露、树立自己,专门讲一些高深的圣经知识、神学理论,讲自己受了多少苦、作了多少工等,以此来笼络人心,让人崇拜高看,对他们言听计从,无论临到什么事都问他们,这是明目张胆地与神争夺人哪!更可恨的是,这些神父、主教等人特别仇恨真理,他们听到天主再来的福音,看到全能神发表的话有权柄、有能力,不仅不寻求考察,反而因很多信徒都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而仇恨全能神。为了将信徒继续控制在他们手中,维护自己的地位、饭碗,神父等人极力地造谣、毁谤、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拦阻信徒寻求考察真道,导致有些信徒即使听到天主耶稣已重归的福音也不敢寻求考察,有的信徒甚至随从神父抵挡定罪天主的到来。从这些事实中我们看到,这些神职人员根本就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也不是真正事奉天主的人,他们跟当初抵挡、定罪天主耶稣的法利塞人没什么区别,都是拦阻信徒接受真道、疯狂与神争夺神选民的恶仆,是人通往天国路上的拦路虎、绊脚石,是抵挡神、背叛神的敌基督!神父、主教等人再次把神重钉在了十字架上,是注定遭神咒诅的人哪!”

听后,我点点头赞同地说:“今天我才看清楚这些神职人员不是真实敬拜神、寻求真理的人,而是狂妄自大、仇恨真理的假牧人。想到有的神父还当着众多信徒的面高举、显露自己说‘我是天主的代表,教会要靠我们带领’‘我去过很多国家……’,他们在弥撒中讲道理,把天主耶稣对伯多禄说的话套在他们自己身上,说他们继承了天主给伯多禄的权柄,原来他们这样做都是为了巩固他们的地位、饭碗。还有,我们天主教的信徒从小就要学习这些神职人员撰写的《要理问答》,很少读圣经中上主、天主的话,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信天主,怎么听天主的话,还错误地认为听神父的话就是信天主、顺服天主,对神父言听计从,不知不觉我们心中天主的地位已经被神职人员取代了,这不就是外表跟随神实质却是跟随人吗?面对天主的到来,不知道多少教友因听信神父的话不敢寻求考察,我也因此差点错失天主的末世救恩,这些神职人员真是假牧人、恶仆!我要好好考察天主的末世作工,再也不听信他们的鬼话谣言,不受他们迷惑了。”

弟兄姊妹看我对神职人员的实质有了一些分辨,都纷纷感谢神的开启带领。

通过全能神的话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对“神父、主教、教宗是神设立”的这一谬论有了分辨。之后经过一段时间读全能神的话,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稣的重归,感谢天主没有丢弃我,使我能有幸亲眼看见天主末世发表的话语,跟上羔羊的脚踪,感谢神的拯救!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