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基督徒的心声——告别擂台式的生活

苏 敏

仲夏时节的早晨,依然没有一丝凉意,让人感到燥热不安。苏瑞一脸苦闷地坐在电脑前,她回想着负责人说的话:“因工作需要,张姊妹和组长吴姊妹要调到别处尽本分了,以后苏瑞姊妹是这个组的组长……”虽然两姊妹走后苏瑞理所应当地升为组长了,可苏瑞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里一直在翻腾,“我这个组长当得真是太窝囊了,要不是两个姊妹被调走了,组长的位置哪会轮到我?现在组里就剩下我和王毅姊妹了,王毅姊妹信神时间短,即使我做得再好也显不出我的实力呀!唉!”苏瑞叹了一口气,心情有些郁闷。

烈日曝晒着柏油路,一股股热浪朝工作室袭来,苏瑞有气无力地看着文稿,这时负责人和两个姊妹走了进来。

“赵姊妹,李姊妹,是你们哪!”苏瑞有些惊讶。

负责人笑着说:“你们认识呀!以后你们在一起配搭……”

苏瑞表情显得有点不自然,她嘴里答应着:“哦!”,但心里却想:“赵姊妹和李姊妹都曾在上层文稿组尽过本分,在整理文稿方面都是成手,现在跟她们一起配搭,看来我这组长的位子还没等坐热就得让贤了,要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尽这个组长本分呢!就我这两下子,审核文稿时若我发现不了问题,她们会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说我就这水平还当组长?到时我这脸可往哪儿放啊!”

苏瑞内心的压力感剧增,冲两个姊妹强挤了个笑脸,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加把劲,等到她们整理完文稿,我这个组长怎么也得给她们挑出点问题,可不能让她们把我看扁了。”

苏瑞本想借着多下功夫学习业务知识,提高业务水平,以此在姊妹们面前证实自己的工作能力。谁知,她的学习计划却被组内一些事务性工作给打破了,苏瑞的业务知识无法得到提高,眼看着姊妹们的业务水平不断地提高,苏瑞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为了不让姊妹们小瞧,苏瑞重新给自己制定了计划,晚上大家都睡了,她还要熬到凌晨一两点钟学习业务。早上天蒙蒙亮,她就起床读神的话,然后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就连吃饭都是草草了事,就赶紧回到房间继续工作。苏瑞本以为自己只要努力付出就能取得成果,让大家刮目相看,谁知组内的工作果效不但没有提升,反而还下滑了,并且组里几个姊妹写的文稿都相继上交,只有她写得最慢。这天,大家在一起审核各自整理的文稿,几个姊妹的稿子都通过了,只有她整理的存在些问题没通过,这样的结果让苏瑞的心里感到火烧火燎的:“这让姊妹们怎么看我这个组长啊!”苏瑞痛苦极了,不禁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我这么努力,怎么工作就没有果效呢?……”

“苏瑞姊妹,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李姊妹关切地问道。

赵姊妹接着说:“是啊,苏瑞!你最近是怎么了?看你写稿子没有思路,工作效率也越来越差,组里的工作果效也不好,这是神的审判临到咱们了啊,咱们都得反省反省,看看是哪方面的问题,是咱对本分没负担造成的,还是活在什么情形里与神的关系不正常导致的……”

此时,苏瑞的脸已红到了脖子根,她觉得自己就像被人扇了一耳光,显得有些尴尬。她不满地看了赵姊妹一眼,嘴上没说话,内心却在呐喊着:“什么?我没负担?我为了尽好这个组长本分,严格要求自己,每天起早贪黑、点灯熬油的,比你们哪个人付出的都多,我怎么没有负担了?是不是你觉得我不适合尽组长本分,瞧不起我呀?不行,我还得继续努力,争取超过你们,不然我在你们中间还真站不住脚呢!”

苏瑞对姊妹的提点不服不满,在心里暗暗较劲,有什么问题、难处也不愿意敞开心与姊妹们寻求交通,只是一个人闷着头整理文稿。渐渐地,她灵里越来越黑暗,常常熬得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可就这样,她也不愿意让姊妹们知道她的难处和缺少,还在加班熬夜地暗暗使劲,琢磨着怎么争回这面子。

寂静的夜空,一轮胧月冷冷地悬挂在空中。姊妹们都睡着了,苏瑞感到痛苦、无助,她哽咽着小声自语:“我这么付代价,怎么工作还是没有果效呢?看来神是要显明、淘汰我呀,我算是彻底完了,人看不上眼,神也不喜欢,若工作总是没有果效,我非被撤换不可,这让弟兄姊妹怎么看我?唉!”这一夜好漫长,苏瑞辗转反侧。

清晨,朝阳映红着大地,一抹艳阳穿过玻璃直射到了屋内,给原本冷清的屋子增添了些许温暖。苏瑞点开了电子邮箱,看到有封上层文稿组的来信,她把几个姊妹都叫了过来,苏瑞看到信中文稿组针对之前她和王毅姊妹写的一份文稿提出了一些建议,并让她们赶紧补充完善转过去。苏瑞阴沉许久的脸立时绽现出笑容,她得意地瞥了赵姊妹和李姊妹一眼,心想:“上层文稿组让我们整修完赶紧上交,这就说明我们写的稿子还是比较有价值的,这回我可得好好表现表现,到时让你们看看,我也不比你们差,我是有资格做这个组长的!”苏瑞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整理着文稿。

“苏瑞姊妹,你补充的这份稿子还缺少些细节,有些地方让人看了不太好明白,还有这里……”赵姊妹边说边认真地指着稿子上的内容让苏瑞看……

“嗯,我觉得这份稿子的结尾处写的比较笼统、仓促,话还没说完就结尾了……”李姊妹说道。

苏瑞眉头紧锁,脸阴沉着没说话,她下意识地看了王毅一眼,似乎是想从王毅那儿找个台阶下。

王毅低着头小声地说:“这份稿子我刚才也看了,觉得你们说的这些问题的确存在,我们再修改一下。今天就先上交你们整理的那两份吧,我看了你们整理的文稿思路比较清晰,没什么问题。”

苏瑞感觉自己就像被泼了几盆凉水一样,真是凉透心了,她很无奈地眼看着赵姊妹和刘姊妹又上交了两份文稿,这一刻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夜深了,苏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看看身边睡熟的姊妹们,心想:“这段时间,我为了尽好组长的本分,每天埋头苦干没少付代价,累得身心俱疲,怎么就没有果效呢?”她越想越委屈,不由得在心中呐喊:“神啊!我该怎么办啊?我感觉太苦、太累了,实在尽不了这个本分了,要不我主动辞职吧!……”苏瑞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她怕把姊妹们吵醒,让大家看见她的窘态,就顺手将被子蒙过头顶,默默地跟神哭诉:“神啊!我也想把本分尽好,不想背叛你,可我现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活得这么痛苦?神啊!求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完,苏瑞不知不觉睡着了。

次日清晨,东边的地平线泛起一丝亮光,照得大地格外明亮。

眼睛有些红肿的苏瑞,向神祷告后看到神的话说:“人说:‘你是带领怎么了?’‘带领得有形象啊!’‘形象是什么呀?’‘那就不能让人低看哪,是带领就得高点儿,就得在一般人肩膀上面。’在一般人肩膀上面意味着什么?比一般人有身量,比一般人有承担能力,比一般人能忍耐,能受苦,能花费,能经得住任何的试探,甚至死了多少亲人、死了多少至爱都不会哭,要哭也是钻到被窝里哭,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短处、毛病、缺陷还有任何的软弱,甚至消极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得掩盖着点儿,这是有地位以后该做到的。自己把自己控制到这个程度,那地位是不是成了你的神、成了你的主了?那你还是人了吗?人一旦有这种想法,把自己定规到这样的一个范围里,把自己包装成这样的一个人物,他是不是就宝爱地位了?别人一旦比他高,是不是就触及到他的灵魂,触及到他的致命处了?那他能胜过这一切吗?不能,是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人本身就是个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能不能达到无所不能?能不能达到完美?能不能达到没有瑕疵?能不能达到凡事都精通、凡事都明白、凡事都能做到?不能,是吧?但是人里面有个弱处,一学一样技术,学一项业务,人就觉得自己有能耐了:我是有身份的人,我是有身价的人,我是某某专业人士。不管有多大点能耐,还没等亮就想把自己包装起来,伪装成高大的人物,变得完美无瑕,没有任何缺陷,就想把自己武装起来,在别人眼中变得高大,强悍,什么都能,没有任何不能的,没有做不到的事。如果有求于别人,那显得自己无能,显得自己弱势,不如别人,让别人看不起,就总想装。……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什么性情啊?狂得没边了,是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从神的话中苏瑞找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她之所以活得这么苦、这么累,却还一个劲儿地包装自己假装刚强,这都是因着她太宝爱地位了。苏瑞回想自己这段时间的情形,的确就像神话语揭示的一样,她无论做什么都想做到最好,以此来证明自己有能力、有资格做这个组长。看到姊妹们比自己强,她不是想着怎么吸取、借鉴姊妹们的长处,达到把本分尽好,而是怕自己的地位不保,想借着学习业务知识证实自己的工作能力,一次次碰壁并没有唤醒她的心,她还总想在组里争做第一。为了使自己高于组员,她晚睡早起地装备各项业务知识,谁知没有神的祝福,她整理的文稿漏洞百出,姊妹们帮她指出问题,她不但不接受,还对姊妹抵触不满,再有问题难处也不愿跟姊妹们敞开了,硬憋着闭门造车,把自己折腾得身心疲惫,熬得不行了还在端着架子装强悍,结果因着存心不对,导致获得不了圣灵的作工落在黑暗中,她屡遭失败、碰壁还刚硬悖逆不去反省自己,反而为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消极误解神,甚至想撂挑子不干。苏瑞看到自己处处都在为地位做事,一点敬畏神的心都没有,自己本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不可能达到无所不能,她真是太不认识自己的身份地位了,无论做什么都想做到完美,达到让人高看、认可,真是狂得没边了。苏瑞又想到神的话说:“有时圣灵在里面管教你,这管教就出于神的审判,有时神责备你向你掩面,不搭理你,不在你身上作工,给你一个无声的刑罚来熬炼你,神在人身上作的工作主要是显明他的公义性情。……神现在所作的,在你们身上所显明的公义性情,都是为了成全人,这就是神的爱。”(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以往她对神说的这些话没有什么认识和体会,今天结合自己的实际经历,苏瑞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些认识,同时也认识到神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神不会作错事。她那么努力付出,工作还是没有果效,是因着她的心一再地背离神,顽固地为地位作工,让神厌憎,神才不得已向她掩面。认识到这儿,苏瑞看到神是在为她的生命负责,不忍心看到她一直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借着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来唤醒她麻木的心,给她悔改的机会。这一刻苏瑞真切地体会到了,神并不是要定罪她,而是为了变化、洁净她。怀着亏欠、懊悔的心,苏瑞跪在神的面前痛哭流泪地跟神作了一个悔改的祷告。祷告后,苏瑞的心里感到释放、踏实了很多。

之后,苏瑞又翻开神话语书,想从中找到实行的路途,她看到神的话说:“你只要追求走遵行神的道这样的道路,这些问题就都能解决。……你有地位,你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你就尽你自己的本分,把你自己该做的、应该尽的本分尽到了,你还拿自己当一个普通的弟兄姊妹,你不就不受地位辖制了吗?你不受地位辖制,你有正常的生命进入,你还能跟人比高低吗?别人比你高点儿,你还能难受到哪儿去啊?你得想办法不受它辖制,做自己该做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揣摩着神的话苏瑞明白了,要想摆脱地位的捆绑,得把自己放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路,不管有没有地位,该怎么尽本分还怎么尽本分,不受地位的辖制,注重尽好本分来满足神,这样遵行神的道,按着神的心意要求来做人、尽本分才能获得神的称许。认识到这儿,苏瑞暗立心志不愿再做伤神心的事,只愿在接下来的尽本分中能按照神的话去实行,活出点人样来安慰神心。

旭日东升,阳光透过云层直射大地,工作室内格外明亮。

苏瑞脸上略显尴尬地把自己这段时间的情形跟大家敞开交通,姊妹们并没有小看她,还为她的情形得到扭转而高兴,各自交谈着经历神作工的所得,苏瑞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段时间后,组里工作的果效明显上升,看到了神的祝福,苏瑞心里感到踏实、亮堂。

几个月后的一天,负责人找到了苏瑞,说:“苏瑞姊妹,因工作需要,我们商量调你去尽审核本分……”

苏瑞有些不敢相信,心想:“以往追求地位没能尽好本分,这回我可得学会体贴神的心意,在本分上多用点心,脚踏实地地尽好本分满足神。”

有了前车之鉴,苏瑞尽本分很用心,很快就掌握了这项本分的业务要求,没过多久,她再次被选为组长。面对神的恩待和弟兄姊妹的信任,苏瑞的心不再那么浮躁而是很踏实,她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更需自己尽全力满足神,她丝毫不敢放松,临到事就学着放下自己跟姊妹们寻求交通,大家配搭相处得比较融洽,本分上也得到了神的祝福。

渐渐地,苏瑞发现组里的姊妹们有什么事都愿意找周姊妹交通,每当看到大家围着周姊妹有说有笑时,她心里就会有种莫名的失落感,她心想:“唉,我这么努力工作、操心组里的事,难道你们没看着吗?怎么能无视我的存在呢?……”接下来,苏瑞看到周姊妹表现得特别积极,每次都是她招呼弟兄姊妹读神的话或聚会,上层文稿组来信,也是她张罗着喊大家过来一起交通。有时周姊妹还会喊苏瑞做这个做那个,她虽然知道周姊妹这样做也是出于负担、责任心,可只要一看到组员们都围着周姊妹,好像她才是组长似的,苏瑞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渐渐对周姊妹产生了成见,心想:“我尽组长本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用你指挥我作工作吗?你不就是比我早来这个组一段时间吗,就好像有了资本似的,你以为你是谁呀,还真把自己当组长了啊?真是太不认识自己了!”苏瑞内心的嫉妒之火燃烧了起来,她不服地瞥了周姊妹一眼,很想开口对付周姊妹几句,但又怕其她姊妹会认为她嫉妒周姊妹,说她地位心太强,苏瑞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算了!她显摆她的,我加把劲儿把各项业务做出点成绩,为自己争口气,这样负责人和组内姊妹们就会对我刮目相看的,到那时,还是我在组里作主导。”苏瑞小声嘟囔着扭头去了工作室。

工作室内,苏瑞精神紧绷,如同上了擂台,白天晚上都不敢松懈,她要搏一把,一定不能输给周姊妹。

尽管她不分白天黑夜地加班加点,可配合了将近一个多月,工作果效却是越来越差。看着眼前的局面,苏瑞有些焦急:“这么长时间了,我们组的工作还是没有什么明显果效,负责人要问起来,我可怎么说呀,她会不会说我这个组长作不了实际工作呢?”她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这天,负责人到组里了解工作情况,说:“苏瑞姊妹,这段时间咱们组的工作果效怎么样?整理上交了多少文稿啊?”

苏瑞低着头紧张得手不知往哪儿放了,心想:“这可让我怎么说呀……”她有意躲闪负责人的目光,支支吾吾地说:“嗯……这段时间还好,我们手里的活儿快……快赶出来了。”苏瑞感觉自己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心想:“这样下去,我这个组长早晚会被撤换,不行,我得加把劲,尽快提高工作果效。”为了能“兑现”对负责人说的话,也为了保住自己组长的头衔,苏瑞在本分上变得更勤快了。苏瑞坐在电脑前整理着文稿,眼看着就要收尾了,突然工作卡上的文件全没了,她紧张得头上、手心里都是汗:“怎么回事?怎么都没有了呢?”苏瑞嘟囔着,她慌乱地找软件,想把文件恢复出来,可想尽一切办法卡里的内容也没恢复出来。苏瑞瘫坐在了椅子上,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神啊!你的心意到底是什么呀?难道是要显明淘汰我吗?神啊!我已经很努力了……”她压抑了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

两天后,上层带领林姊妹来到组里。

“这段时间大家的情形怎么样啊?咱们尽本分的同时别满足出力干活,还得反省自己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都流露了哪些败坏,神的心意是让我们在尽本分中有生命进入。工作果效不好,这也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咱们,大家都敞开心谈谈,看看问题出在哪儿,咱们共同寻求真理解决……”林姊妹微笑着说。

苏瑞一怔,心想:“完了,工作果效不好,肯定得追究我这个组长的责任,弄不好我就得被撤换啊!”

林姊妹看着苏瑞:“苏姊妹,你这段时间的情形怎么样啊?自从来到这个组都有那些经历和收获啊?”

苏瑞有些紧张,吞吞吐吐地说:“我……自从来到这个组,我只想着把本分尽好,不能再像以往那样追求地位抵挡神、悖逆神了,但工作果效一直不好,自己也怕得不到你们和姊妹们的认可……”

林姊妹耐心地听苏瑞谈完后,思索片刻,找了一段神的话和一段讲道交通让苏瑞读。“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他对谁都不服,好像那个斗犬似的,见人就想咬,总想斗,总想较量较量高低上下,比比身份、比比地位,这不正是魔鬼嘛。”(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达到真实地认识自己》)林姊妹交通道:“神的话和讲道交通一针见血地把人争名夺利的本性实质揭示出来了,看到我们这些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不管走到哪个人群中都想占据首位,看到谁比自己好,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就嫉妒、就恨,因着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与挑战,就想方设法地为地位作工、说话,为地位而争夺,其实质就是想掌控人、占有人,早已走上了与神为敌的道路。以往我也是这样,在组内做负责人时,看到一姊妹信神时间不长,但尽本分有负担,各方面都比我略胜一筹,其他组员对她也很好,我就感觉自己被冷落了,为了把姊妹比下去,稳固自己在组员心目中的形象、地位,不管做什么我都不甘示弱,就是遇到自己处理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也绝不向姊妹低头请教,对她也是爱搭不理的。因着我一直活在争名夺利的情形里,总为地位说话作工,不但工作没有果效,自己的情形也是一落千丈,整天心里就像是压了块大石头,痛苦不堪,即使是这样,我也一点不敢松懈,就像个斗犬似的,整天琢磨着跟姊妹比试高低。后来借着看这段神的话,我才认识到自己在神眼里就是一个蛆虫,身份地位如此卑贱,却不能安分守己地站好自己的位置,总想超越自己的身份做万人瞩目的焦点,让人拥护赞成,甚至为了地位,不惜排斥异己搅扰教会工作,我总是追求让人高看、崇拜,让人都围着自己转,这不是在跟神争夺人,早已触犯神的性情了吗?想到教会中开除的那些敌基督,他们就是因不追求真理,在尽本分中争名夺利,不务正业,有的甚至为了地位排斥、打压异己,搅扰、拆毁教会工作,最终因作恶多端被教会开除,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认识到这些,我不禁有些后怕,才看清自己走的跟这些失败之人是一样的道路,若再不回转,最终只能被神厌弃淘汰……”

苏瑞认真地听着,还不时地点头,听完林姊妹的交通,她有些懊悔地说:“揣摩神的话和这段讲道交通,再听听你的经历认识,我也在反省自己,看到自己一直在追求地位,虽然之前对这方面的败坏性情有些认识,也不愿意凭它活着,但因着‘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些毒素一直腐蚀、控制着我的心灵,使我错谬地认为追求出人头地,在人群中出类拔萃,这样活着才有价值,因此在尽本分中为了地位而与人勾心斗角、嫉妒纷争,竟置教会利益于不顾,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拦阻。想想神恩待我尽组长的本分,是为了让我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能追求真理,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共同寻求真理原则,达到工作有果效来满足神心意,可因自己太宝爱地位,看到周姊妹尽本分有负担,组员都喜欢她,我就认为是周姊妹抢了我组长的风头,从心里排斥她。我为了稳固组长的地位,整天跟姊妹明争暗斗,心里没有本分,更没有神的地位,丝毫没起到组长该起的作用,反而给工作带来搅扰打岔,就我这样的存心与追求又怎能不让神厌弃呢?负责人来了解情况,我不反省自己向神回转,仍为着保全自己的地位说谎欺骗姊妹,事后极力作工想挽回残局,奋斗了将近一个月,工作仍旧没有果效。这次你来跟我们聚会,我怕会被撤掉组长的本分,活在了对神的防备、误解中,真是临死还抱着地位不放,被撒但愚弄、残害得一点人性理智都没有。我想到神的话说:‘你走的道路如果是不追求真理,想笼络人,想满足自己的野心,想满足自己的地位之心、欲望,这是什么道路啊?(敌基督的道路。)这个敌基督的道路有没有合真理的地方呢?(没有。)哪儿不合真理?他为什么做事?(他为自己的名誉地位做事,搞自己的经营。)就为地位做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之前我跟赵姊妹、李姊妹配搭尽本分时,把地位当官作,处处为地位说话做事,这次跟周姊妹又想争个你高我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地位之心,这哪是在尽本分啊,分明是打着满足神的旗号搞自己的经营,走的就是敌基督道路!若再不悔改,最终只能失去神的救恩,被神淘汰。”说到这儿,苏瑞流下了懊悔亏欠的泪水,她哽咽地说:“我这么悖逆,神还刑罚管教来警醒我,而我不认识神的作工,还误解、防备神,真是伤神的心……”

林姊妹走后,苏瑞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她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很想找到脱离撒但败坏性情的路途。她看到神的话说:“这个问题怎么解决?首先得放弃利益。利益不好放弃,人的利是人的命,放弃利益就等于舍弃性命,那怎么办?就得学会放弃、背叛、受苦、忍痛割爱。当你忍痛割爱放弃了一点之后,你就觉着轻松点了,你可以自由释放一点了,这样你就得胜了。……无论是地位、脸面还是任何金钱、物质都是暂时的,人把这方面性情解决了,得着这方面的真理了,你蒙拯救了,你在神面前就是神宝贝的人。另外,人所得着的真理是永久的,撒但夺不去,也没有任何人能夺去。你放弃了自己的利益,但是挣来了真理,挣来了在神面前的蒙拯救,这也是归于你自己的,不是为别人挣的,也不是为神挣的,而是为你自己挣的。人如果选择实行真理,那是最聪明的人;人如果选择放弃真理,保全自己,得着自己的利益,不放弃利益,那是最愚蠢的人。这就是实行真理、进入真理实际的基本路途。”(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从神劝勉、循循善诱的话语中,苏瑞感受到了神对她的那份牵挂,神知道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撒但的各种毒素已渗入人的骨髓、血液中成为人的生命,支配人的活出。要想彻底背叛它,凭人自己的努力是达不到的,需接受神更多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在涉及地位的事上,能主动寻求真理,背叛个人的利益,选择实行真理满足神,这样才能逐步脱离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达到生命性情变化蒙神的拯救。默默思想着神的爱,苏瑞的心倍受激励,也坚定了她追求真理的信心。一束强光穿过云层散落在苏瑞身上,让她身心都倍感愉悦、温暖。

第二天清晨,伴随着窗外清脆的鸟叫声,苏瑞走进工作室。今天是给文稿辅导员交通原则的日子,周姊妹一大早就忙活起来了,她打开电脑认真地交通起来。

“唉,苏姊妹,你不是组长吗?怎么是周姊妹主持聚会呢?”坐在苏瑞身边的肖姊妹小声地问道。

苏瑞看着肖姊妹,心想:“姊妹是不是认为我不如周姊妹呢?那……”这时她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心又出来了,就赶紧祷告神,求神带领保守。祷告后,她想到神的话说:“你总不想放,总抓着不放,那你就被这些东西控制着,捆绑着,就成奴隶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学会舍,学会放,学会让,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苏瑞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她想到以往追求地位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和给教会工作带来的打岔,做了那么多让神伤心失望的事,这次绝不能再让撒但的诡计得逞,不能再悖逆神伤神的心了,得放下地位满足神。

苏瑞小声跟姊妹说:“周姊妹交通原则比我透亮,姊妹主持果效会更好些……”说完这些话,她感到心里特别踏实、平安。

接下来,当再有出头露脸的本分时,苏瑞都主动让周姊妹发挥特长,她也从周姊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业务知识比之前也掌握、明白了许多。经历过后,苏瑞真实地感受到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意义与价值实在是太大了,当她按神话语的要求去实行时,所尽的本分就有了果效,自己的生命也在逐渐长大。

一天,苏瑞收到上层文稿组的来信,让她提供组内人员到上层尽本分。

苏瑞看着来信,心想:“我要是能被提拔到上层多好啊!可根据原则衡量,还是周姊妹比较符合提供的条件,我应该举荐姊妹,可推选她,我这个组长的脸面又往哪儿放呢?”就在苏瑞左右徘徊时,一段神的话浮现在她的脑海里,神的话说:“做带领的别嫉妒人才,这样你们就合格了,你们就尽到你们的责任了,也尽上忠心了。有些人总怕别人出头露面高过他,总怕别人得到赏识自己被埋没,就因此打击、排斥别人,这是不是嫉贤妒能?这是不是自私卑鄙?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恶毒!只考虑自己,只满足自己的私欲,不考虑别人的本分,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不考虑神家利益,这种人性情不好,神不喜欢。如果真能体贴神的心意,就能公平对待人,你把别人举荐出来,别人被培养成才了,神家多一个人才,你的工作不就作好了吗?你在这个本分上不就尽上忠心了吗?这在神面前是善行,这是人该具备的良心理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从神的话中苏瑞明白了,神希望她别总为自己的名利地位考虑,也别活在争名夺利里嫉妒人才,而是能以教会的利益为重,今天能为教会提供人才,这是自己该尽的本分,也是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在神的面前是善行。苏瑞想起自己以往处处为私欲活着,从不为教会利益着想,做了打岔搅扰的事,但神还给她悔改的机会,她不愿继续刚硬悖逆下去,愿意把符合条件的周姊妹提供到上层尽本分。苏瑞把自己的看法跟姊妹们说了,大家都同意提供周姊妹。那一刻,苏瑞内心不再是不服、嫉妒,而是多了几份踏实与开心。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工作室内几个姊妹围绕在一起唱歌,当播放《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这首神话语诗歌时,苏瑞揣摩着神的话,眼眶泛红,脑海里回放着自己经历神审判刑罚的一幕幕,她感慨万分:“神为拯救我,在我身上花费的心血代价和付出的爱让我无法数算,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给了我反省自己得真理生命长大的机会,更给了我与神亲近、认识神的机会,这都是神审判刑罚的作工给我带来的生命益处!是神的审判刑罚把我从追名逐利的撒但权势下拯救了出来,活在了神的光中,有了点人模样,经历神的审判刑罚我得的实在太多了,只愿以后能更多地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争取早日脱去撒但败坏性情,达到合格地尽本分来还报神的爱!”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