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近年来,中国大陆发生的怪事不断,如高官通奸、明星吸毒、公交车起火、火车站砍人事件等等,中共统治的这个国家简直乱套了。8月21日山东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戒备森严,执勤的特警荷枪实弹如临大敌,原来是公审”山东招远杀人案”,一出令人啼笑皆非的”疯人院”闹剧正式上演了。

真是不审不知道,一审吓一跳!原来张立冬等人是一伙精神病患者。

案犯吕迎春庭审中描述:“张航找那女的要(手机号),那女的不给她。当时我反应过来,原来一直有‘恶灵’在攻击我们、吸我们,使我们感觉软弱无力。我们俩都认出她是‘恶灵’,就用话语诅咒她,她不但不听,反而攻势更强。我们看到在她身上的气,围绕后背和肚子一圈一圈游走,肚子胀起来,我们的灵感受到她的吸力越来越强,攻击越来越强,我身上越来越软弱无力。”“我认识全能神,是1998年12月。我从小就知道我是神自己。”

案犯张帆描述:“我们共同发现了神的旨意,我妈是‘邪灵’,是‘恶灵之王’,对我们是在‘邪灵’做功,我见面之后就会杀了我妈。知道我妈是‘邪灵’后,我当时很气愤,恨不得她粉身碎骨,上天会按照我的咒语惩罚她的,我会当面揭露她,但不会用武力对抗她。”“第二天我叫我爸把他过去的情人张巧联叫来,让他们一起生活。我觉得他们俩才是夫妻,吕迎春给他俩起了新灵名,我爸叫亚当,张巧联叫夏娃。”“在全能神组织里,我和吕迎春职务最高,我们都是‘神自己’,我父亲、妹妹、弟弟、张巧联都属于‘祭司长’。我目前认为,只有我跟我父亲、弟弟、妹妹、吕迎春、张巧联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2010年时,我是全能神的‘长子’。今年5月,因为我获得从天而来的‘权柄’以杀灭邪灵,成为‘神自己’。‘神自己’就是说我的本质就是神。吕迎春的本质也是神,我跟吕迎春的关系就是两个身体一个灵魂,我们两个就是彼此的分身。”“我十岁的时候就有一次感觉我是神。”她还说她看到被害人身上有异常的气流在鼓动,感觉有一股超自然的力量在袭击她们,就认定对方是恶魔、是恶灵。

案犯张立冬描述:“吕迎春突然觉得不舒服,于是问‘路易(狗的名字)在哪?’我觉得是狗在作崇,张帆在沙发的茶几下找到路易,就提着狗的尾巴往外走,把狗摔在门口楼地道上,当时路易就不会跑了,在地上爬。张帆拿着拖把往狗身上打,把拖把都打断了。打了一会儿,狗不动了,但张帆说‘牠的尾巴还在动’,我就上前,用脚朝狗的头上踹,踹了一会儿,牠流了很多血,估计死了,就提着牠的尾巴,扔到楼外垃圾桶了。”“恶魔、邪灵,下无底深坑吧,去死吧。”“麦当劳餐厅命案前的几天,张帆和吕迎春多次说起过她们要离地(神的本体回到天上)了,叫我们大胆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有感觉的人,等她们离地后,由我们带领这些人接受神灵的引导。”

从以上这些人的表述中看到:他们所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缺乏逻辑又荒诞不经,纯属是精神病患者在胡说八道。精神病患者胡说八道、颠来倒去的话我们能相信吗?我们如果相信这些话,那我们不跟他们一样精神不正常了吗?现在大街上疯子多的是,假如我们遇到疯子,疯子说他是国家总书记,是省长,我们会相信他的话,并把他当作国家总书记或省长对待吗?疯子说什么话的都有,一会儿说自己是玉皇大帝,一会儿说自己是关公,一会说自己是观世音娘娘,根本没准儿。我们听了只能一笑了之。精神病患者的话还能当呈堂证供吗?法院如果相信这伙疯子的话,那法院不成了疯人院?法官及庭审人员不都个个精神不正常了吗?中共拿一伙精神病患者的话大做文章,导演出这么一出闹剧,真是比疯子还疯子!中共的确够“邪”、够荒唐!

把精神病患者拿出来公审,真是古今中外罕见。国外发生疯子杀人事件都是直接把犯人送进精神病院医治或监禁。简单举两个例子:如1981年精神分裂症患者约翰-欣克利开枪击伤美国总统里根,最终他获得了无罪裁决,这甚至让他本人都颇觉意外(不过他至今仍被关在精神病院)。还有2013年12月4日英国《卫报》网站报道,英国某精神健康中心一个患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的男子,在出逃后不久将其室友斩首,遭逮捕后被判以终身监禁。

而中共呢,竟然把精神病患者拿出来公审,中共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全能神的福音已向各国各方大扩展,在国外新闻媒体、视频网络都刊登了全能神的话和因信全能神受中共迫害的基督徒的文章、视频。“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这一重大新闻在全世界爆炸开了,同时也把中共抵挡真神,迫害基督徒的罪证完全曝光了。你说中共能不气急败坏吗?中共正值内忧外患、政权岌岌可危之际,为了维护它的政权,中共不惜花大心思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利用一伙精神病来抹黑全能神教会,可见它已经走投无路了。这正应验西方一句名言:上帝让他亡,必先让他狂。中共的末日到了!

中国 刘良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