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众所周知的“5・28山东招远案”发生后,引起了国内外对这一案件的高度关注,随之,“招远案”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热点,尤其案犯如同恶魔下界般暴虐杀人的一幕令人触目惊心:张立冬极其凶残地持钢制拖把打死受害人,直至头骨支离破碎……然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案犯张立冬非但没有丝毫的悔过之意,反而还面露笑容。就在大众对这伙暴徒如此泯灭人性的异常举动表示愤怒和高度质疑时,2014年8月21日,山东烟台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开庭审理“5・28山东招远案”。庭审过程中,张立冬等五名暴徒天马行空、颠三倒四的供述完全暴露了他们的真实身分——一伙精神病患者!难怪他们如此凶残、漠视生命!然而,中共却对这伙精神病患者表现出异常的重视,既出动武警保护现场,又异常高调地进行公审,中共此举究竟意欲何为?

在8月21日的庭审中,几名案犯的说辞不禁令人捧腹大笑。以下是案犯的笔录:吕迎春说:“我认识全能神,是1998年12月。我从小就知道我是神自己,1998年我看到全能神这本书里面有长子时,就认定自己就是长子了。”;张帆说:“2010年时,我是全能神的‘长子’。今年5月,因为我获得从天而来的‘权柄’以杀灭邪灵,成为‘神自己’。‘神自己’,就是说我的本质就是神。吕迎春的本质也是神,我跟吕迎春的关系就是两个身体一个灵魂,我们两个就是彼此的分身。”……在她们的口述中,吕迎春一会儿说自己是神,一会又认定自己是长子,就是说在吕迎春的思维里,她是分裂的三种不同性质的形象,这不是精神分裂症的表现吗?而张帆也是前言不搭后语,她先是自称是全能神教会的信徒,然后是长子,最荒谬的是最后变成“神自己”,真是天方夜谭!张帆还说:“吕迎春给他俩起了新灵名,我爸叫亚当,张巧联叫夏娃。”从他们语无伦次、天马行空的陈述,以及他们泯灭人性的残暴杀人手段、杀人后的冷漠等一系列精神不正常的表现中足以证明,这伙杀人犯丝毫不具备正常人的理智和思维,稍微有正常思维的人都能对他们有分辨,这伙暴徒正是一伙地地道道的精神病患者!

此时,我才恍然大悟,“5·28山东招远杀人案”终于真相大白了。我的脑海里迅速闪现出了“招远杀人案”现场“绿衣人”的画面,这是案发现场一个目击者无意中拍下来的,视频中有一个在案发现场随意出入的绿衣男子。稍懂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案发现场是需要保护的,闲杂人员不得随便出入,能到现场的除了急救人员外,就只有警察了。可这绿衣男子从案发时直到警察到达现场全程都在,他不是便衣警察又是谁?我不禁惊呼:“招远凶杀案”的幕后黑手是中共!我感到头皮发麻,不禁要问:中共为什么要利用这伙精神病人制造这起骇人听闻的事件呢?仔细想想,其实不难理解,这是中共利用精神病患者制造凶案栽赃陷害全能神教会!因为只有精神病人才好利用,精神病人没有正常的思维和理智,且极容易受外界因素的影响而情绪激动,突然精神病发作,什么事都能做。凡是理智健全,人性正常的人,谁愿意做这种伤天害理、违法犯罪的事呢?这就是中共利用精神病人杀人的“高明”之处。招远案中的受害人吴某不幸成了中共魔爪下的牺牲品,而案犯张立冬等人也毫不例外地成了中共的替罪羊。可见,中共为了镇压、打击全能神教会,简直是处心积虑、蓄谋已久!

中共不愧是杀人魔王啊!今年3月份,中共内部高官为争权,一手制造了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一伙由武警装扮的暴徒持刀冲入昆明火车站乱砍、乱杀,砍死二十九人,砍伤一百四十三人。之后,中共将此案件栽赃嫁祸于新疆分裂势力组织”,结果除了被砍死、砍伤的无辜群众成了中共夺权的牺牲品外,那些无辜的新疆人也成了此事件的替罪羊,而那伙伪装成暴徒被杀、被抓的武警也同样成了中共魔爪下的牺牲品。可见,生活在中共黑暗统治的中国哪有一点安全感?这些被中共暴力屠杀的亡灵,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在火车站会遭到杀身之祸;到餐厅用餐会死于中共的暴力之下……中共草菅人命,以暴力维护独裁统治的血腥历史屡见不鲜,著名的“文化大革命”“肃反运动”“六·四运动”……无数中国人民成了中共恶魔维护其独裁统治的牺牲品!想到这里,我不禁仰天长叹:在中共的魔爪下,不管生活在哪个社会阶层里,随时都会成为中共魔王的牺牲品。那么,在中共的黑暗统治下,下一个牺牲品又会是谁呢?

自从“山东招远案”发生后,中共便展开了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疯狂抓捕,打压家庭教会,抓捕基督徒的新闻铺天盖地,如:浙江百名警察强拆十字架、打伤多人、抓捕千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中共的种种欲盖弥彰的举动掩盖不了它“排除异己”达到独裁统治的狼子野心!三个月后,“山东招远案”真相大白于天下,中共公审案犯露了马脚,它利用精神病人杀人,然后栽赃陷害全能神教会,这就是“山东招远杀人案”的内幕,真可谓震惊世界!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