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血气的“良药”

山东 张灿

一天,林杰坐在电脑前正专心地审阅着弟兄姊妹写的讲道稿,负责人推门进来,急火火地对林杰说:“诶!李莉这次修改的讲道稿你看了吗?”林杰摇摇头说:“没有啊!她上次写的讲道稿我粗略地看了一遍,比上几次好一些……”负责人皱着眉头说:“李莉这次修改的讲道稿,里面写了她的看法,她好像对你们回复的建议不太满意,你们再看看,揣摩寻求一下吧!”

“嗯。”林杰边答应着边快速打开了李莉的讲道稿。讲道稿的前面是两个弟兄给李莉写的回复建议,李莉在旁边写了自己的看法。林杰看到李莉写的话里透露着不服、不满,还提出几个问题让他们给解答,他越看心里越犯堵:“李莉有的地方说的也是对的,是两个弟兄写的建议不够全面,没有给她指出路途来,但她写的稿子也存在问题啊……”

负责人走后,林杰就开始琢磨:“到底怎么处理这件事呢?李莉以前写的讲道稿都是我负责审阅的,就这次是刚尽这项本分的两个弟兄回复的,她就提出这样那样的看法,她应该不仅仅是对这次的建议不服,之前回复建议时也给她指出不少问题,她也不一定能接受,听说李莉姊妹挺狂妄,看来的确是这样的。我得借这次回复建议的机会,好好杀杀她的狂气,这样她也能老实点,不至于再对我们有这样那样的看法了。”

晚上,林杰还没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心里就又开始琢磨给李莉回信的事,怎么写既能让她看到我们的谦虚、诚恳,还能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低头服气。此时,林杰陷入了沉思……

一旁工作的配搭弟兄看出了林杰的心思,开玩笑地说:“你的思想现在在哪个频道啊?”林杰抬起头笑了一下说:“我这边的工作快作完了,正琢磨着怎么给李莉回复建议呢?”配搭弟兄笑着说:“哦,我看也是,那你给她写回信吧,剩下的工作我来处理。”

于是,林杰专心地看李莉写的讲道稿,他心想:“我得认真看,然后再回信,这次指点问题一定要准确、恰当,不能再让李莉挑出毛病来了……”林杰看完李莉的讲道稿,又仔细看她对回复建议提出异议的地方,林杰发现她果然不是只对这次回复的建议不服,她对之前林杰给她回复的建议也有不服的地方。这时,林杰的心更不能平静了,心想:“你这个李莉真是太狂妄了,自以为有点素质,就谁都不服,我今天如果不把问题给你交通得全面、透彻,你还狂得不知自己是谁了!”但转念又一想:“李莉她狂妄,我不能和她针锋相对,我开头得说几句检讨自己的话,后面再有理有据地一一指出她的错误之处,这样既显出了我的大度,还让李莉蒙羞,让她自己承认不管在生命进入上,还是在业务上都自愧不如!……”这样想着,林杰心里美滋滋的,他觉得自己这个办法太好了,真是两全其美。

墙上的时钟“嘀嗒嘀嗒”地响着,林杰抬头看看时钟,快到休息时间了,于是他赶紧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给李莉写回信。他打打停停,绞尽脑汁地琢磨有些话应该怎么说能让李莉心服口服,还找不到纰漏,没有一点反驳的余地。因着林杰回复这份信件,比平时更用心、更认真,所以耗时也比较长,配搭弟兄和林杰打了招呼先休息了,剩下林杰一个人还在挑灯夜战。回信终于写完了,可想到李莉以前尽过文字本分,如果自己在业务上不能高她一筹,还是不能打消她的狂气,于是林杰把信件又重新检查了一遍,发现里面有些话还是没有表达具体、到位,他又再三琢磨,反复修改,直到确定了所写的每一句话表达的都比较完善为止。

弟兄晚上在写作

林杰满意地看着自己精心写的回信,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准备休息了。可就在这时,林杰突然想到李莉信中还要求把她这篇讲道稿转交上层文稿组审阅,那还要不要转交呢?林杰犹豫了,他心想:“李莉这不是明摆着信不过我们吗?她是怕我们看得不准确才要求转交上层文稿组的,好,那我就给你转,到时你看到上层文稿组的意见和我给你指点的是一致的,那你就服气了!”

为了确保回信万无一失,林杰把李莉的讲道稿又看了一遍,这一看不要紧,林杰的心立马收紧了,他瞪大眼睛小声嘟囔着:“怎么会这样呢?我明明看到稿子中没有交通神的话见证神的部分,怎么这会儿看又有了呢?”林杰心里嘀咕着,责怪自己不够仔细,同时庆幸信件还没发出去,这问题要看得不准确,若让李莉抓住了,不更得不服、小瞧我们啊!到时她还不知得狂成什么样呢!

林杰看看时钟,虽然已经很晚了,但他还是决定重新给李莉写回信,可到底怎么回复呢?林杰有些摸不着头绪了,无奈,他只得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祷告:“神啊!这件事临到,你的心意是什么,我该学什么功课呢?愿神开启带领我……”

祷告后,林杰想到神的话说:“要想进入真理实际,首先得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做起,从身边的人事物开始做起。你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你身边的人对待你怎么样,或者你每天临到什么事,临到什么样的环境,你都能从中学到功课,你就长大了,就进入正轨了。有些人常常在外面找原因,说这事有这个原因,那事有那个理由、这个借口……这就太麻烦,没有顺服的态度,没有寻求真理的态度。这样的人一方面愚昧,另一方面顽固,再一个就是身量太小了……所以这样的人长进就很慢。为什么长进慢呢?他不会寻求真理,他也不寻求真理,他凡事就是在别人身上找原因,找理由,找茬。”(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就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从神的话语中林杰明白了,进入真理实际的表现是在临到的环境人事物中寻求真理,学自己的功课,而不是在外面找原因,用人的办法来解决处理。想想自己今天的表现,从听到负责人说李莉的讲道稿这事后,就开始在琢磨怎么给李莉回复建议,一直在为这事伤脑筋,想怎么才能把李莉的狂气打下去,让她服气,根本没想到要在这件事上寻求神的心意,自己该学哪些功课,该实行进入哪方面真理。林杰看到自己心里没有神的地位,临到事就论事讲理,活在事里把眼光盯在别人身上,不寻求自身的进入,真是缺少太多了,没有一点儿真理实际。

林杰想到神的话说:“你做错了,有一个姊妹揭露你,对付你,这个时候该怎么顺服神哪?该怎么寻求真理呀?有功课可学了吧?你琢磨:‘她平时就看不上我,这可让她找着茬了,我稍不留神就让她钻了空子,她针对我了。哼,我也不客气,你针对我,我也会针对人,我是那么好惹的吗?我得让你看看我马王爷三只眼,别想在我太岁头上动土,我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是什么呀?(恶毒。)恶毒叫什么呢?这是不是血气呀?……当有人做事说话损害到一个人的利益、颜面的时候,他如果不明白真理,没有真理,他的表现流露出来的就是血气。血气这东西好不好?这是正面事物还是反面事物?(反面事物。)很明显,这是反面事物。那人凭血气活着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坏事。)那临到一个事,人暴露血气、天然,这是不是顺服神、寻求真理的人呢?很显然,在这个事上他如果暴露了血气,那肯定对神就没有顺服。”(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顺服神才能解决败坏性情》)在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中,林杰羞愧地低下了头,他看到自己所流露的这一切都是血气,都是反面事物。当听到李莉不服两个弟兄回复的建议时,林杰不由得就想到以前听说李莉狂妄的一些表现,对李莉就没有好印象,还没看她写的内容,就已经对她有了看法,并猜测李莉那么狂妄,应该不只是不服两个弟兄,对以前他给回复的建议可能也有不服的地方,当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后,林杰更是看李莉不顺眼了,就想借着这个机会治治她,灭灭她的狂气,使她不再小瞧别人,让她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林杰看到自己完全是凭“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撒但毒素活着,你不服气我,我就要针对你,就得想方设法把你治服,让你知道我比你强、比你高,使你俯首帖耳,甘拜下风,不得再有这样那样的看法。林杰看到自己所表现流露的没有一点是正面的,全是狂妄、恶毒、卑鄙、邪恶的撒但性情:李莉触及到我的利益、尊严,我就利用职务之便,凭借自己掌握的业务知识与其争斗、较量,达到把其治服的卑鄙目的,我这哪是在尽本分?分明是在彰显撒但,凭败坏性情活着,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妄想让人都认可自己所做的,让人提不出任何问题,没有任何异议……反省到这儿,林杰不禁对自己这样的表现流露感到恐惧、害怕,自己竟然狂妄到了如此没有理智的地步,却毫无一点觉察,还打着尽本分的幌子为达到自己的野心目的做事,这不是作恶抵挡神吗?

弟兄晚上在看神话

林杰从神的话中认识到自己凭撒但败坏性情,带着天然血气尽本分给李莉写回复建议,不但不能见证神,反而是羞辱神,自己所思所想的都是黑暗邪恶的,根本不是为整理好讲道稿见证神,使更多的人来认识神的作工,得着神末世的救恩,也不是在本分上精益求精,借着弟兄姊妹提点缺少寻求真理原则,力求达到更好的果效。此时,他心里倍受谴责,起身来到窗前,望着浩瀚的夜空,悬挂着一轮明月,周围布满了小星星,它们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尽自己的所能彰显神的荣耀。林杰再看看自己的所做所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回到电脑桌前,看到神的话说:“你在神家信神,你是神家中的一员,你做事凭血气,总暴露天然,总流露败坏性情,凭人的办法、凭着撒但败坏性情做事,处理事,最终给你自己带来的恶果是什么?神厌憎,神厌弃,不喜欢你这个人。给别人带来的麻烦是什么?给别人带来痛苦,甚至有时会让人消极,让人软弱,给人带来很大麻烦。”(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顺服神才能解决败坏性情》)

林杰认识到凭血气做事,不但让神厌弃,也容易伤害人,给别人带来痛苦,使别人消极软弱,而且遇到不合自己观念的事,如果总是不能从神领受,常常流露血气,在外面找原因,就是否认神主宰万有的事实,不是顺服神,这样的人性情太狂妄,不可理喻,如果不悔改,神一旦放弃对这样的人的拯救,这是很可怕的事。林杰想到自己每当临到弟兄姊妹提意见的事,他多数都是用人的办法来处理解决,假装谦卑说几句认识自己的话,然后找出相关原则有理有据地将其驳倒,达到让对方认可自己的观点看法。虽然表面上维护住自己的地位、尊严了,但自己的内心却没有真正的平安喜乐,也没有从中明白哪方面真理,有什么真实收获。林杰看到自己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其实就是凭血气在变相地打压、整治别人,自己流露的这些恶毒、奸诈、邪恶的表现,怎能不让神厌憎呢?再想想李莉一直在写文稿方面比较积极,虽然写的还有些缺欠,但确实一次比一次有进步,看到她也是在本分上付了代价,下了功夫的。而林杰在回复的建议中,没有一点肯定、鼓励的话,只是一味地指点问题,总以自己的观点、看法为标准来过高地要求李莉,使得她因没有实行路途而产生了反感、抵触的情绪。当李莉提出看法时,林杰不反省查找自己的原因,还把眼光盯在李莉身上,带着血气、败坏性情说话做事,强行压制姊妹,给她造成了伤害,致使她说出“你们看有可取之处就用,不能用就作废吧,我也不知怎么修改了”这话。在神的审判显明中,林杰看到自己是在打击李莉尽本分的积极性,给李莉带来的是消极、痛苦,这无形中也是在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是作恶抵挡神啊!

林杰回想信神这些年来,多少时候临到事,他都像处理李莉这事的方式一样,不是先顺服下来寻求真理,而是凭着天然和血气去做,虽然也在点灯熬油、绞尽脑汁地做,可因不是凭神话语活着,不是根据真理原则尽本分,源头、目标错了,不管下多少功夫,也是在悖逆神、抵挡神,与神的心意要求是背道而驰的。所以一直到现在,他还受着这方面败坏性情的辖制,没有活出真理实际,也没有一点真实的见证可言,如今神还给自己悔改的机会,若再不醒悟回转,背叛天然血气,寻求真理、实行真理,那定规就是被神厌弃的对象了。

此时,林杰心里充满了内疚与感激,感谢神及时的审判和显明,制止了他作恶的脚步,才没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带来更大的麻烦,这是神对他的拯救与保守啊!林杰想想自己这一天的流露,越发看到自己的丑陋不堪,有了一些厌憎、恨恶自己的心,下定决心要实行真理,不再凭败坏性情活着。借着反省,林杰从神的话中也认识到自己之所以临到事就爆发血气,凭天然血气尽本分,这都是撒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毒素深种在他里面导致的后果,那到底该怎样解决这方面败坏性情呢?

林杰想到神的话说:“他有恨这个思想、这个恶念,但是不做事。因为惧怕神,不愿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有敬畏神的心,一句过格的话都不说,心里跟他合不来,对他有想法,有点看法,但是从来不做事,不在这事上得罪神。这是什么表现?为人处事有原则,公事公办,‘我虽然跟他这个人人性合不来,性格合不来,但是在一起做事公事公办,不拿本分出气,不牺牲本分,不拿神家的利益出气。’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是能按原则办事,这就有基本的敬畏神之心了。再好一点就能帮助他,看他有什么毛病,有什么弱点,虽然他得罪过你,他触犯过你,或者他伤害过你的利益,但是你还能帮助他,这就更好了,这就是有人性、有真理实际、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林杰有了实行的路途,在解决血气的问题上,除了要学会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凡事寻求真理学功课,还得有敬畏神的心,当有恶毒的意念和恨人的想法时,能不抱私人成见打击报复人,不做伤害人的事,而是按原则办事,公事公办,能维护教会利益,不耽误、影响教会工作,而且能帮助的尽量地帮助,让别人得些益处,这才是有人性的人,是有真理实际的表现。林杰想到李莉姊妹虽然性情有些狂妄,但她是个真心信神、愿意维护教会工作、积极尽本分的人,她在写讲道稿上有缺少,理应正确对待,尽力帮助扶持,不能因为她说句有损自己脸面的话,就凭血气对待她,这是没有敬畏神之心的表现,是得罪神、遭报应的事。

想到这儿,林杰把李莉的文稿又重新看了一遍,这次再看时,林杰看到李莉写的这篇讲道稿虽有不足,但确实有些亮光,能给人带来一些帮助和造就。林杰一方面凭着爱心给李莉指出缺少之处,并为前几次回复建议中给李莉带来的辖制、伤害,真诚地和李莉说了一声“对不起!”同时他把李莉的这篇文稿也转交给了上层文稿组。这次转交,林杰抱的心态不是等着看李莉的笑话,等着上层文稿组给自己撑腰、出气,而是希望通过上层弟兄姊妹的指导,使他和李莉能更好地掌握原则、进入原则,写出好的讲道稿来见证神。当林杰这么实行时,他心里踏实,良心平安,这都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他体尝到了神话语的权柄威力,看到神的话就是解决人血气的良药。

弟兄晚上在祷告

当一切都整理就绪时,夜已经很深了,但林杰一点睡意都没有,他来到院子里,看着满天的星星,感触到神的胸襟就像这星空一样,太博大、太宽广了,正是因为神博大的胸怀,使他有了悔改的机会,也因着神话语的审判使他认识了自己的败坏丑相,而他仅仅是按着真理实行了一点儿,就感受到胸怀坦荡,释放了很多,看到真理的权柄和威力,更看到实行真理的价值和意义。林杰在心里默默向神献上感谢与赞美,他下定决心以后要在尽本分中,好好追求真理满足神!

林杰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感到惬意、舒畅……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