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围攻,步步得胜(下)

张 辉

一天,我来到儿子的电焊店,见儿子大白天躺在床上没干活,便不解地问他怎么回事。儿子一脸忧愁,低沉地说:“爸,我对象打来电话,说你要是铁了心信‘东方闪电,她就不和我结婚了。”儿子的话让我很震惊,也很气愤,心想:李扬他们仇恨我信全能神,攻击我个人也就罢了,怎么能拿儿子的婚姻大事来威胁我呢?看着儿子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心里很难受,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儿子又对我说:“爸,我对象说了,如果你不回咱们教会,我要想结婚的话,就要答应她三条要求:第一,断绝父子关系;第二,不养老;第三,断绝一切亲属关系。爸,为了我们,你就回教会吧。”听到儿子说这些话,我心如刀绞,心想:就因为我信真道,他们就逼着儿子跟我断绝父子关系,信真道咋这么难呢?我强忍着眼泪对儿子说:“儿子,全能神我是信定了,我答应你对象提出的要求,以后我不会连累你们的,你们好好过日子吧。”说完,我就转身离开了电焊店,一路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回到家后我跪在水泥地上大声哭诉:“全能神啊!我现在心里太苦了!神啊,我知道这是真道,是你来了,我不能不跟随,但自从我接受了你的末世作工,总有人来搅扰我,今天儿子也要与我断绝父子关系。神啊!我身量太小,凭我自己实在胜不过去,求你带领我,加给我信心,使我能站立得住……”祷告后,我打开诗歌本看到一首神话语诗歌:“……你虽给我许多试炼,但我知道我身量小,求你时时引导我,按我身量供应我。让我无论经历什么痛苦都能明白你的心意,不背叛你,不发怨言,能完全顺服达到你满意。无论是重的痛苦还是轻的痛苦,只要是你的安排我愿顺服,没有一点怨言,我愿永远称颂你。”(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在痛苦熬炼中看见了神的手》)读着神的话,我感受到神在安慰我、鼓励我,加给我信心,也让我明白神的心意:神期盼我不管临到什么环境试炼都能依靠神,持守住对神的信,不背叛神。回想这段时间原宗派同工一次次加重对我的搅扰、逼迫,但每次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只要我真心祷告神、依靠神,神的话就开启引导我,加给我力量,给我指出实行的路。原来我并不孤单,神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我。此时我心里又有了力量,愿忍痛割爱满足神,绝不背叛神走回头路。

第二天,全能神教会的高姊妹和赵姊妹来到我家,我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跟她们说了。高姊妹问我:“弟兄,你对临到的这些事是怎么看的?”我想了想,说:“刚开始我觉得李扬他们是为我好,毕竟他们没考察全能神的作工,不明白,但我真没想到他们能用儿子的婚姻大事来威胁我,真让我难以理解。”赵姊妹说:“弟兄,咱们来看一段神的话吧。全能神说:‘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与人接触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搅扰但是背后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赌都需要人为神站住见证。就像约伯受试炼的时候背后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而临到约伯的是人的作为是人的搅扰。在你们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后都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背后都有争战。……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付出一定的心血代价没有实际的受苦达不到满足神根本谈不到满足神只不过是空喊口号!’(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神的话说出了灵界争战的实情,咱们临到这些事,外表看是宗教首领在搅扰,实际上是一场灵界的争战,是撒但在与神争夺人。其实,很多宗派首领心里都承认全能神发表的话是真理,但因着神末世作的话语的审判工作太不合他们的观念想象,打破了他们只想得福上天堂的美梦,所以他们顽固地对抗、拒绝接受神的新工作。另外,他们还因为害怕更多的人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他们会失去地位和饭碗,才不择手段地逼迫、拦阻人跟随全能神,让人放弃真道、背叛神。事实上,他们就是灵界撒但的化身,他们搅扰人归向神实际上就是撒但在吞吃人。咱们只要分辨他们所作所为的存心动机,就能看透他们的实质了。约伯受试探时,人凭肉眼看是强盗把约伯的家产夺走了,但在灵界是撒但与神在打赌。约伯当时虽然不知道这是灵界的争战,但他宁可受尽一切痛苦,甚至咒诅自己的生日也不埋怨神,依然称颂耶和华的名,为神站住了见证,最后神加倍地祝福他。咱今天在撒但围攻时,虽然遭受了些逼迫、弃绝之苦,也失去了肉体暂时的享受,但是咱持守住了真道,为神站住了见证,获得了神的称许,这苦受得太值了!”听了全能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心里亮堂了,我说:“是啊,以往我愚昧,没看透原宗派同工的实质,还以为他们是为我好,今天才明白,他们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撒但。借着这些事,我对灵界争战的实情才有了一些看见,同时也亲身经历了神对我的带领、保守,这都是神对我的祝福啊。”两个姊妹高兴地说:“真是感谢神哪,如果他们下次再来搅扰,咱们多多祷告,依靠神得胜撒但。”我满有信心地说:“嗯。”

一天上午,原宗派的几个同工又来了,我赶紧在心里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智慧和胆量。李扬张口就威胁我说:“张弟兄,如果你不离开‘东方闪电’,教会就弃绝你,不允许你再接触弟兄姊妹。”我说:“你弃绝我可以,但我希望你们能为教会一千多名弟兄姊妹的生命负责,你们不接受主的再来也别拦阻弟兄姊妹接受啊。看看咱们教会现在的光景,弟兄姊妹软弱消极,有的打工,有的退去不信了,还经常发生被鬼附的事,明显已经失去了主的看顾和保守;再看看我们讲道人的光景,聚会讲道没有一点新的亮光,总讲那些老旧的东西,弟兄姊妹根本就得不到供应。难道这些不值得我们深思吗?不值得我们寻求吗?”说到这里,我心里受了感动,真诚地对他们说:“在座的都是教会的主要同工,大家可以想想:我们口口声声喊着要牧养好主的羊,可主再来作了新工作,发表了新话语,我们却丝毫不寻求考察,不带领弟兄姊妹接受神话语的浇灌喂养,还千方百计拦阻弟兄姊妹考察,这不是让弟兄姊妹渴死、困死在宗教吗?能这样做的人究竟是善仆还是恶仆呢?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你们想过吗?……”这时,李扬气急败坏地大声说:“我们今天来你家说这些都是为你好,你倒教训起我们来了。”我义正词严地说:“你们一次次来搅扰我,派人监视我,明知全能神教会有真理却不让我接受,不让我得生命,这是为我好吗?你们给我造谣,还挑拨我和儿女之间的关系,叫我儿子与我断绝父子关系,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爱吗?你们这么处心积虑真是为我好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啊?”听我这么说,李扬的脸立马就变了,怒气冲冲地对我喊道:“你可真是不知好歹!”我大声说:“你不要再派人来监视我了,以后咱各走各的路,我的生命有神负责,不用你们管!”李扬他们听我这么说,一个个灰溜溜地走了。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来搅扰我了。

经历这一场属灵争战,我对撒但诡计有了分辨,也看透了宗教界首领抵挡神的实质,再也不受宗教邪恶势力的辖制,终于能自由释放地跟随全能神了!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