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2014821日,“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由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到庭。我和很多人一样很关注对这群暴徒的公审,期待着对这群暴徒予以严惩。看了庭审,我不禁惊呼:原来这帮人是精神病啊!中国法院居然公审一群精神病人,这不让人笑掉大牙吗?这么多所谓的办案“高手”“法官”“专家”居然连精神病人、正常人都分不清楚,还搞了这么一个高调、隆重、严肃的公开审理,这一定会为中国司法史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必将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我们来看看庭审的情况:

下面是吕迎春说的话

我认识全能神,是199812月……我从小就知道我是神自己

大家听听这话不是前后矛盾、语无伦次吗?这哪像有正常思维的人说的话啊!

她说:“如果给了我们电话号码,以后他就有蒙(得到)拯救的机会。”

这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话嘛!

接着她又说:“当时我反应过来,原来一直有‘恶灵”在攻击我们、吸我们,使我们感觉软弱无力。”

这不是胡思乱想,精神不正常吗?

她还说:“我和张帆是唯一的真正的‘全能神”的代言人,国家打击处理的是赵维山的‘全能神”,而不是我们这个‘全能神”,他们是假的‘全能神”,我们才是真正的‘全能神”。”

大家看看,他们其实根本就不是全能神教会的人。中共妄想利用这群精神病人来打击全能神教会,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接下来,我们来听听张帆是怎么说的,

张帆说:“在全能神组织里,我和吕迎春职务最高,我们都是‘神自己”,我父亲、妹妹、弟弟、张巧联都属于‘祭司长”。”

现在怎么又出来两个神了,这不是精神病在游戏吗?

她还说:“我妈是‘邪灵”……我见面之后就会杀了我妈……我会当面揭露她,但不会用武力对抗她。”

这纯粹是疯子的胡言乱语,说话自相矛盾!

她又说:“2010年时,我是全能神的‘长子”。今年5月,因为我获得从天而来的‘权柄”以杀灭邪灵,成为‘神自己”。”

大家听听,这是不是胡说八道、痴心妄想啊?

接着她又说:“我就是‘神自己”,也就是‘二见证人”……我更确定我跟吕迎春就是‘神自己”。”

这些话思维混乱,毫无逻辑,哪里像正常人说的话?

我们再来看看张立冬怎么说的,

张立冬说:“张帆和吕迎春多次说起过她们要离地(神的本体回到天上)了,叫我们大胆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有感觉的人,等她们离地后,由我们带领这些人接受神灵的引导。”

这些话真是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理解。

他还说:“神的本体、我的女儿张帆说那名妇女‘是邪灵、是恶魔”,所以我才要打死她。”

这么残暴,这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吗?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看看这些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的话,一会儿说自己就是神,一会儿说是长子,一会儿又说是两个神,说来说去,就他们这几个人是信全能神的,有的当神,有的当长子,有的当祭司,还有的当跟随者。这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玩的游戏:一群几岁的小孩玩过家家,有人当玉皇大帝,有人当王母娘娘,有人当仙女……现在看到法庭上一群几十岁的人也正在表演着一我们小时候玩过家家一样的闹剧,真让人啼笑皆非,明人一看这群人就是精神病、妄想症患者,可是中国法院还煞有介事地开庭进行公审,这不是愚弄大众嘛!

我查阅相关资料,看到医学上是这么定义的:妄想症又称妄想性障碍,是一种精神病诊断,指“抱有一个或多个非怪诞性的妄想,同时不存在任何其他精神病症状”。对于妄想症的概念,曾使用偏執狂一词。其症状有:患者强烈而持久地表达一种念头或者想法;这种想法过度地影响了其日常生活,生活方式也经常歪曲到令人费解的程度;最主要的一点是:不管那些奇怪的事多么不可能发生,患者还是会不加质疑地统统接受;企图否定这些想法,会引起患者过激的情绪反应,通常带有愤怒和敌意等等。对照这些症状,我们不难看出张立冬等人患有妄想症精神病。现在司法部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对这伙精神病人进行刑事责任能力鉴定,再根据评定结果来追究其刑事责任。可是,中国司法部门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中共政府在案发之后迅速地发出了镇压全能神教会的“格杀令”,此举让人看到中共政府跟这些精神病人一样荒唐可笑。从中共执政几十年中,我们看到中共一贯这样荒诞不经,愚弄民众,如:“大跃进”时期提出“三年时间超英赶美”,老百姓把家里的铁锅、铁器都拿去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发动红卫兵保卫毛泽东,造成全民疯狂,十年浩劫;改革开放时期,提出“不管白猫黑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几乎所有人都下海经商。等等这些事让全世界都看到在中共统治之下,常常能使全国人民集体疯狂。今天又出公审精神病人的闹剧,由此还延伸到号召全国人民起来敌视、仇恨全能神教会,营造对全能神教会“人人喊打”的局面,妄想使全民跟着中共一起疯狂。

有几个精神病人杀了人,说自己就是全能神,就能说明全能神教会有问题吗?其实,我们常常看到或听到精神病人杀人的事,其中不乏共产党员,我还亲眼看见过几个光着屁股的精神病人高唱《东方红》,高喊毛泽东的语录追着人打,按照中共的逻辑推理,是不是该重拳打击共产党,号召全民仇恨共产党呢?有的精神病人杀了人说自己是玉皇大帝,是不是中共该派人上天打击玉皇大帝呢?还有的人被邪灵附体说自己是毛泽东转世,是朱德转世,是周恩来转世,是不是这样的疯子中共应该把他们当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供奉起来呢?我们都常听到民间的一些传说,有的人被邪灵附体,说自己是观世音菩萨来了;有的人被邪灵附体,说自己是关公,是岳飞,到处打人、骂人,这样的事在民间屡见不鲜,但是,民间却没有任何人把这些人抓起来扭送公安机关,让法院进行公审,追究其责任。因为老百姓都知道这些人是精神病人,是疯子,说的话不算数,这样的人应该送到精神病院治疗。而如今,中共法庭却把一群精神病人当犯人进行公审,并且大做文章,诬蔑、栽赃、陷害全能神教会,这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历代官府衙门从来没有公审精神病人的;任何国家、任何执政党没有公审精神病人的,没有拿精神病人的话当回事的。在西方国家凡是像这样说话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的精神病人犯法,首先会找精神病专家进行医学鉴定,法院不会进行公审。为什么在共产党执政的中国就能开这个先例呢?就能公审精神病人呢?中国的法院就能与精神病人较真呢?只有一个解释:中国共产党也是一伙精神病患者,就是真正的恶魔转世投胎,这正应验了西方的一句名言“上帝让其亡,必先让其狂”!当中共疯狂到极点时,它灭亡的日子也就到了。

 中国 陈真

2014-8-24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