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2014年8月21日,中共在山东烟台高调公审“5·28招远杀人案”,在庭审现场,借着几名案犯的陈述,人们不禁发现,几名案犯竟是一群精神病患者!这不得不引发国人的疑问:中共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大脑进水了?怎么高调公审一伙精神病?这可是中国史上的一大创举啊!一种不祥之兆涌上人的心头:中共又要实施什么阴谋?

1、中共亲手炮制的山东招远杀人案包藏祸心。

细心人不难发现,在招远案杀人现场的监控录像中可以看到,录像中自始至终有一个绿衣男子在现场悠闲地走来走去,而且在警方严密控制现场期间,绿衣男子也是自由出入现场,这不难断定,他是便衣警察,是这起案件的指挥者!这是中共利用一伙精神病患者制造的杀人案件!是为打击异己、栽赃陷害全能神教会而埋下的伏笔。对于这一点,我们从中共接下来的案件处理中完全可以得到证实。招远杀人案发生后,中共在案情还没有通过司法审理的情况下就迫不及待地指证几名案犯为全能神教会成员,随即在全国开展镇压全能神教会的专项行动,这一明目张胆地违背法律程序开展打压行动足以让人看清中共制造假案、栽赃陷害的阴谋诡计;尽管案犯的口供已经表明他们与中共打击的全能神教会毫无关系,但中共仍将罪名强加于全能神教会,这就充分证明“5·28招远凶杀案”是中共的一个巨大阴谋,是为大规模镇压全能神教会及所有地下教会造舆论、找借口制造的假案!这也是中共打击异己的一贯手段:制造假案、栽赃陷害、舆论导向、残酷镇压。就像在六·四屠杀案之前,中共先指使地痞流氓混入学生中间打、砸、抢,攻击军人,随后就栽赃陷害无辜的学生,继而对几千名学生进行机枪扫射、坦克碾压……可见,中共阴险残暴、设罪杀人的恶魔嘴脸。

2、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人自取其辱

中共自作聪明,本想利用一伙精神病患者制造假案,借着高调公审来标榜自己“依法治国”,同时进一步栽赃攻击全能神教会,但令它始料不及的是,案犯的口供让中共自打嘴巴、自取其辱,着实给自己脸上抹了重重一彩。请看腾讯网在《招远血案被告人法庭自白:我就是神》的报道中案犯的供词:

吕迎春:“我认识全能神,是1998年12月。我从小就知道我是神自己……”她一会儿说认识全能神,一会儿自称是神自己,一听便知神经错乱,是精神病人,根本不是全能神教会成员,因为全能神教会有明文规定,绝不接纳疯子、傻子、精神病患者。

吕迎春:我和张帆是唯一的真正的全能神的代言人,国家打击处理的是赵维山的全能神,而不是我们这个全能神,他们是假的全能神,我们才是真正的“全能神。”

张帆:“在全能神组织里,我和吕迎春职务最高,我们都是‘神自己’,我父亲、妹妹、弟弟、张巧联都属于‘祭司长’。我目前认为,只有我跟我父亲、弟弟、妹妹、吕迎春、张巧联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

从以上的供词中可见,案犯吕迎春等人根本不是全能神教会成员,她们与全能神教会毫无关系!至此,案犯的陈述将招远杀人案的真相完全暴露于天下,让公众都看清了中共制造假案、栽赃陷害、血腥屠杀的恶魔嘴脸!按理说,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中共如果有一丝人性,即使不能认错,也会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夹起尾巴躲到一边沉默不语。但它却厚颜无耻,又指使其喉舌媒体掐头去尾,改编案犯的供词,继续将罪名扣到全能神教会的头上,采用暴力手段在全国范围内大肆镇压全能神教会,疯狂抓捕信神之人,致使中国大陆一片腥风血雨,全能神教会至少千余人被抓捕入狱惨遭酷刑折磨,而且不计其数的人为躲避牢狱、酷刑之灾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足见中共的疯狂嚣张、无法无天!中共以为用媒体狂轰滥炸,就可以为它做成一块大大的遮羞布,将它的罪恶遮盖起来,没承想与它合作的伙伴却是一伙“另类”,竟在关键时刻将它的老底揭穿,结果中共越遮越露,越遮越丑,到最后只能是自取其辱罢了。

3、从中共杀人历史看中共杀人魔性。

从招远杀人案看,这是中共为杀更多的人而制造的一起假案,在这一名受害者之后,继而是千千万万的无辜人士被镇压、屠杀,这就是中共的杀人手段,是中共的一贯作风。招远这一杀人案,的确能引发每个国人反思中共的杀人魔性:中共自1949年执政以来,一直运用它所谓的软硬两手对中国人进行精神钳制和肉体摧残,把中国人都当作任其宰割的奴隶。在五十年代一系列的镇压行动中,死亡人数不计其数。据当时任公安部长的罗瑞卿透露,仅1949至1955年间,就有四百万人被中共处死。1959年到1961年,因中共搞的大跃进运动失败,造成三千多万人死在人为的饥荒之中。1966年6月,因为“文革”运动发起,武斗之风盛行,北京新市委书记李雪峰传达了毛泽东的《关于发生打死人事件的指示》:“打就打嘛,好人打好人误会,不打不相识;好人打坏人,活该;好人打坏人光荣。”于是,举国上下打杀狂潮开始爆发,直至1976年,死于这场浩劫的国人高达三千万之多!八十年代初期的严打运动,不计其数的无辜青年被囚禁、屠杀,有统计数字显示,仅1983年的严打行动就镇压了一百多万人。1989年的“六·四屠杀事件”中,中共调遣坦克部队,用机枪扫射、坦克碾压手无寸铁的学生,造成三千多无辜学子惨遭杀戮。这的确是中共恐怖主义的一次充分表现,它的残暴再次展示在世人面前。另外,中共执政以来长期镇压异议人士、宗教人士,至少有数百万人坐监,数十万人被残害。据国际人权组织粗略估计,不包括中共发动的内战死亡人数,中共执政以来非正常死亡人数高达八千万人,这个相当于近4个台湾的人口,11个香港的人口;是二次世界大战丧生人数的两倍半!

在中共执政的六十余年间,中共为达到独裁执政的目的一直都在杀人,可以说,在中共魔掌的黑暗统治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都会成为它的牺牲品!不管生活在哪个阶层、哪个人群的人,即使中央高官也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它的刀下鬼,就像文革运动中被迫害致死的中央主席刘少奇,还有一些中央要员四人帮、彭德怀等都毫无例外地被中共残害致死,甚至就连还未出母腹的婴儿也随时成为中共杀戮的对象,就像中共执政以来搞得计划生育,千千万万的孕妇被强行抓捕堕胎,尤其在八十年代初期,被强行堕胎的婴儿在医院堆积如山,而且野外的死婴随处可见,惨状不堪目睹,这一暴政造成无数的家庭家破人亡,死亡数字更是无法计算!生活在中共黑暗统治下的中国人,我们所有的权利都被中共给共产了、剥夺了,就连我们的生命都被共产了,现在我们还剩下什么呢?恐惧!不寒而栗!尤其在中共政权岌岌可危的非常时期,下一个亡灵有可能就是自己。因为中共曾经叫嚣:我们掌握政权的时候,是用三千万颗人头换来的,要想夺权,那你得拿三千万人头来换!因此它绝不甘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也就是说,在它的末日来临之际,它必会越来越疯狂,最后来个鱼死网破,把人斩尽杀绝,所以,每一个中国人随时都是中共的牺牲品、替罪羊,这是不争的事实。

4、民众的呼声

由几个精神病患者杀死一人的“山东招远案”,中共能大张旗鼓地高调公审,那么, 2014年3月1日的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由武警装扮新疆人在火车站行凶杀人,造成近二百个家庭的悲剧,中共为何不高调公审?为何不将真正的罪犯公布于众、绳之以法来告慰死者、安慰生者?难道就因为这起案件是由中共高层内部权力争斗造成就不了了之?甚至可以移花接木,将罪责嫁祸于无辜的新疆人,继而成为血腥镇压新疆民族的理由?1989年的六•四惨案造成几千名无辜学生惨死在机关枪、坦克的扫射、碾压之下,中共为什么不高调公审那些指令杀人的党魁及军人?难道公审这起造成成千上万家庭悲剧的惨案不能体现中共“依法治国”的策略方针?对于该审的大案惨案中共为什么避而不审,杀死几千人、几万人的案件中共为什么都低调处理、不闻不问?难道这就是中国法律的公正吗?这就是中共“依法治国”的体现吗?而对于几个精神病杀死一人的普通案件,中共却兴师动众、高调公审,并明目张胆地嫁祸于全能神教会,继而对其血腥镇压,中共的这一卑劣行为完全暴露了它的蛮横、霸道!看到中共的确杀人成性,中国所有的法律都是为中共的独裁统治、阴谋诡计服务的,都是为了让它的杀人运动合法化、公正化。也就是说,中共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为达到它铲除异己、血腥杀人的险恶目的,即使它外表伪装得“正义凛然”,但随后的屠杀运动就将它的阴谋全部暴露于天下。中共的暴虐杀人简直罄竹难书、天怒人怨,被它统治的中国到处民不聊生、生灵涂炭,但中共从来没有负罪感,从来不向人民谢罪,反而变本加厉,以假相来迷惑、欺骗民众,变本加厉地栽赃、陷害,疯狂镇压全能神教会和所有地下教会,残酷迫害信神之人,中共邪恶歹毒、卑鄙无耻的恶魔本性已是大白于天下了。“上帝让它亡,必先让它狂”,中共的滔天罪行早已人神共愤,接连不断的灾难已让所有的人看到,中共的末日即将来到,这个杀人成性、凶狠残暴的恶党马上就要灭亡了,这是众人期待已久的。

韩无明

8月29日

發表評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